莉娜姑娘(丹麦)

童话故事网友2016-02-26 00:10:00

  从前有一个农夫,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名叫波得,二儿子名叫保尔,
三儿子名叫艾斯本。彼得和保尔是两个身强力壮、机智聪明的小伙子。他们会说会笑,会玩会闹;耕种收割,田里的活儿样样在行,是他们父亲的好帮手。可是老三艾斯本是个桶,样样事情不会做。这个可怜的家伙从来没什么话讲,他要么像得了夜游症一样,呆头呆脑地四处游荡,要么在火炉旁,拨拨火;因此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拨火的艾斯本”。
  他们那儿的土地非常肥沃,田野里到处是茁壮的庄稼和绿油的牧草。
但是,在肥沃田野的中间有一块不毛之地;那是一片荒野,地上到处是石块瓦片,杂草从石缝中冒了出来。艾斯本喜欢在那儿躺着睡觉、做梦,或者躺在那儿,出神地望着天空。
  可是,彼得和保尔这两个勤快的庄稼人,不忍心让那片土地荒着。得到父亲的同意后,他们兄弟二人准备在那儿开荒种地。的确,当地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说那片土地属于仙女们,凡人不可去耕种。当然啦,他们兄弟二人认为这是无稽之谈。于是,彼得和保尔下了决心,开始干活。他们把所有的石头瓦片挖出来,堆在一旁;他们在这块新开垦的土地上耕种。秋天,
他们撒下小麦种子;整个冬天,小麦的长势很好;到了春天,小麦的长势更加喜人,看来是一个丰收年景。
  论长势,他们种在其他土地上的庄稼还没这儿一半好,可是到夏至时,
突然发生了变故,他们父子的希望破灭了。原来,夏至的前一天晚上,整块地里的小麦全都给毁了。麦秆全部扑倒,麦叶全被踏烂,整个麦田看起来像是被人用脚踏过一遍。倒伏的麦子不可能再站立起来,死去的麦子也不可能复活。唉,一切希望都化成了泡影。
  谁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什么办法呢?他们只好把麦田犁掉,让牧草生长。
  第二年春天,这片牧草长得很旺盛,比任何一块草地上的草长得都好。
可是,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夏至的前一天晚上,这片草地又被踏烂了。原先绿油油的牧草都倒在地上,像是被人用打谷枷打过一遍。他们父子又白辛苦了一年,这块地上一点收成也没有。他们把草地耕掉,整个冬天没再种什么,让这块地闲在那儿。来年春天,他们在这块地里种上了亚麻。亚麻长得很旺,夏至前全都开了花。彼得和保尔站在地头上,望着田野里粗壮的亚麻,
心里甜丝丝、乐滋滋的。可是,他们兄弟并没忘记前两年的凄惨景象,决定在夏至前的那天夜里,留下一个人在那儿看守。彼得是老大,觉得自己应该留在田里,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他带了一根粗木棍,坐在一大堆石头旁守候着;那堆石头是他们开荒时从地里捡出来后堆在那儿的。
  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天上没有云彩,四周一片寂静,风吹到人身上暖洋洋的。彼得打定主意睁大睛守候着。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他困得眼皮直打架,还是睡着了。到半夜他醒来时,咳,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天空刮起可怕的大风,吹得天昏地暗。狂风呼啸着,吹得他脚下的土地也在摇动。他镇定一下,朝四周望去,可是天空和周围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啊,在黑暗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发着红光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条火龙。这块亚麻地像是从一边卷向另一边,他自己也像是在一床毯子上被扔到空中,又摔了下来。他的旁响着巨大的嗡嗡声、呼呼声,像是要使人肝胆破裂。他变得头昏眼花,实在忍受不了。好在,他总算活着逃了出来,平安地回到家。
  第二天一看,亚麻全都倒在地里,被践踏得不成样子,好像被碾过似的。
唉,整块地看上去非常平整、光滑,像是一块杉木板。从此以后,彼得和保尔都不再为这块地费心思了。是啊,连续三年都遭了殃,再在这块地上撒汗还会有什么好结果呢?到了下一年春天,这块地上长满了野花杂草,有白色的剪秋罗花,蓝色的矢车菊花,还有红色的芙蓉花;花丛间、石缝中,杂草丛生,相互攀附。有时候,兄弟俩到这块地里用犁耕一下,用耙拉拉平,
那些杂草只得乖乖地被埋入地下,或被推到角落里。
  现在,没有人再关心那块荒地了。但是,艾斯本却是个例外。这一年,
他比前三年更喜欢这地方,到这儿来的次数比往常更多了。他常常躺在这块荒地上,出神地望着蓝色的天空。
  后来,在夏至的前一天,艾斯本白天睡了大半天,夜里偷偷地溜出了家门。他想看看夏至前的那天夜里到底会发生什么情况;前三年出现的那种情况究竟是仙界神灵搞的呢,还是其他人捣的鬼。所以,他决心在那里守一个通宵。
  那块荒地的边上有一大堆石头,石头附近长着一棵很高的树。那是一棵老呯树,已在那儿生长了几百年。艾斯本爬上树去,稳稳地坐在树杈上,一动不动。他两眼睁得大大的,决心不睡觉。到了半夜,像上一次彼得听见的那样,他也听见可怕的风暴呼啸着刮来,吹得天昏地暗;他也看见天空漆黑一团,像是一张地毯刷地一下摊开来,盖住了天空;他看见,一道红光从漆黑的天空出现了。那道红光朝这儿奔来,越走越近,渐渐变成了一条火龙;那条火龙长着三个脑袋,三个长脖子。火龙越靠近,风暴就变得越大。一股强大的旋风围着这块地旋转着,把每一片草叶都吹下来,把每一根草茎都刮倒,然后碾平压碎,好像人们用脚踏平的那样。老呯树的树枝被刮得摇来摆去,抽打着艾斯本,生长多年的粗树干剧烈地摇晃着。艾斯本紧紧地搂住粗树枝,生怕被旋风刮走。
  过了一会儿,情况突然大变。周围的一切都平静下来,天空变得明亮了,
那条长着三个脑袋的巨龙不见了。这时,艾斯本香到,育三只像大天似的东西队远处飞来。可是,随着它们越飞越近,艾斯本看清了,那根本不是天鹅,而是三个姑娘。她门披着用天鹅羽毛做成的外套,身上扎着白色的大翅膀,头上戴着飘动着的长纱巾。她们慢慢从空中降落下来,正巧落在那棵老呼树下。接着,她们脱下羽毛衣服,放在一边,两根翅膀自动折叠起来。三条像蜘蛛网一样又轻又薄的白色纱中放在树下。这时,三位仙女手拉手跳起舞来。一圈又一圈,她们围着这块荒地边跳边唱。
  啊,艾斯本一辈子没听到过这样美妙的歌声,一辈子没见过这样漂亮的人儿,也没见过她们穿的那样美丽的服装。三位年轻的女郎身上穿着雪白的长裙,头上戴着金色的花冠。很长一段时间,艾斯本不敢动一动,生怕把这三个姑娘吓走。后来,他轻手轻脚地从树上滑下来,拿起那三条白色纱巾,
又悄悄地爬上树去。
  三位天鹅公主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仍然围着那块草地跳舞。她们跳啊跳啊,从半夜开始,一直跳了三个钟头。她们停下来后,走到呯树下,
想戴上自己的头巾,可是头巾不见了。她们到处跑着找啊找啊,怎么也找不到。后来,她们猛地抬头,看见树上的艾斯本,便对他说,肯定是他拿走了头巾,不会是别人。
  “不错,是我拿来了。”艾斯本说。
  她们恳求艾斯本把头巾还回来,不然的话,她们一切都完了。她们边哭边恳求,还说,假如艾斯本肯把头巾还回来,她们愿意给他很多钱,使他成为一个大富翁,比本国的国王还要富。
  艾斯本坐在树杈上,呆呆地望着她们。啊,这三个姑娘是多么美丽呀!
于是,艾斯本向她们提出了条件:假如她们之中有一个人答应做他的妻子,
他就把头巾还给她们。
  “呃,不行!”一个说。
  “当然不行!”第二个大声说。
  但是,第三个,也就是最小的公主说:
  “好吧,但你要把头巾还给我们。”
  艾斯本把另外两位公主的头巾还了回去,但仍拿着三公主的头巾。在这种情况下,三公主伸出手来,让艾斯本吻了一下,把一枚戒指戴在他的手指上,还答应明年夏至时前来跟他结婚,艾斯本才把头巾还给她。
  “我们是三姐妹,”三公主说,“原先,这片荒地上有一座城堡,我们姐妹三人就在这儿长大。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被一个恶毒的女巫拐走,她把我们关在离这儿一万里路的一个地方。只有在夏至的前一天夜间,她才允许我们回家看望。现在,你得在这个地方重新建起一座城堡,我们的婚礼就安排在这儿举行。修建城堡和结婚仪式,一切都按王室的规矩办理。至于邀请多少客人参加婚礼宴会,你看着办好啦。但是有一条,你不准邀请这个国家的国王。你不用担心没钱。你爬上这棵呯树,折下一根树枝,用树枝敲一下树下最大的一块石头,然后说一声‘为了莉娜姑娘’,那块大石头就会移开。
在那块大石头下,你需要什么就有什么。那儿就是你的宝库,你可以随意打开,也可以随意关上,只要你用呯树枝敲一下石头,重复一遍刚才那句话就行。好啦,明年的这个时候再见。”这时,三公主跟她的两个姐姐都戴上了头巾。她们的头巾伸展开来,随风飘荡,像是白色的翅膀。三位公主一起飞走了。
  一开始,她们在空中像是三只白天鹅;她们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渐渐地,她们变成了三个小白点;再过一会儿,她们在天空中消失了。在这同一时刻,阳光开始照在这片荒地上。
  艾斯本久久地凝视着她们。他被自己所听到和看见的情景惊呆了。最后,
他站起身来,折了一根呯树枝,用它敲了一下那石头,嘴里说道:“为了莉娜姑娘!”
  那块石头立即移开了。石头下面是王室宝库的入口处。宝库里装满了银子、金子、珍珠宝石、金杯银盘和豪华的烛台,这一切都是能工巧匠制作的。
一句话,王室里所用的东西,这儿应有尽有。
  艾斯本带了许多金市和银币。自然,他尽力多带一些。然后,他敲了一下石头,重复一遍那句话,就走回村子。他的父亲和两个哥哥看到艾斯本时,
几乎不认识他了,因为他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瞧,他走起路来昂首挺胸,
两眼炯炯有神。他看起来精神焕发,朝气蓬勃,再也不像是从前那个“拨火的艾斯本”了。
  这时,他告诉父亲和哥哥,现在已经弄清楚,在以前的三年中,是谁毁坏了他们的庄稼。当然喽,这块地再也用不着耕种了,因为他打算在那儿修建一座城堡。还有,明年夏至前一天,他要结婚,在那儿举行婚礼!
  他的父亲和哥哥一听,起初以为他发了疯,讲胡话;可是他们看见他带回来的金子和银子以后,就改变了看法。他们心想,他愿意怎么办,就由他吧!
  嗨,从此以后,这块荒地上热闹起来了。斧头和锯子,锤子和刨子,测平绳和泥刀,人们使用这些工具忙活着,到处是一片繁忙景象,一切都在紧张地进行着。到夏至的前一天,城堡建成了,钟楼和角塔也造好了,屋顶和屋脊上的小尖塔都闪着金光。
  事有凑巧,就在夏至的前一天,艾斯本的父母偏偏遇上了国王。这时,
请帖都已发出去了,并没有邀请国王。这一天,国王刚巧到乡下来观观景,
散散心。其实,他早已听说这儿正建造城堡,因此他事先安排了巡游路线,
打定主意要来看看。当然喽,艾斯本的父亲看到国王时,连忙脱帽致礼,国王也很客气,略微抬一下帽子,算作回礼。国王说,他已听说农夫的小儿子快要成亲,正准备着盛大的婚礼;最后他又补了一句:
  “我很想来看看他,也看看他的新娘。”
  唉,在这种情况下,这位农夫怎么办呢?他不好说个“不”字,只得说,
假如国王陛下能来参加婚礼,那是他们全家的无上光荣。
  国王向他们表示感谢,并说他很高兴参加婚礼。接着,他坐着马车走了。
  结婚的日子到了。许多宾客应邀前来参加婚礼。国王也来了。
  艾斯本早已到场,可是新娘却迟迟不见踪影。人们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啊呀,事情很不对头嘛,艾斯本的新娘一定是他梦见的吧!啊哈,梦里来、梦里去的人物!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艾斯本走到城堡前面,站在那儿怔怔地望着天空。
  “喂,”人们议论着,“新娘正在来的路上,对不对?艾斯本一向都是异想天开,这个人古里古怪,咳,什么新娘?怕是他胡思乱想想出来的吧!”
  但是,艾斯本把这些议论只当作耳旁风。他不动声色地站在那儿,充满了信心。他曾亲眼看到那三只天鹅从天空飞来,难道这还有假?他知道,他的新娘快要来临了。
  不多一会儿,一辆大型马车飞驶到城堡门前。这辆马车闪着金光,由六匹白马拉着。
  艾斯本连忙跑到马车门口,看见了坐在车中的新娘。啊,新娘光彩照人,
真是美极了!可是,她劈头就问:
  “国王来了吗?”
  艾斯本只得回答说:“来了。但是我们并没邀请他,是他自己来的。”
  “那也不行,”新娘说,“假如我今天在这儿做新娘的话,新郎就不会是你,而是那个国王,你也会为这件事丧生。有的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不可泄露。假如出现了那样的事情,我就难过死了。我只愿意嫁给你,决不嫁给他人。现在,假如你办得到的话,你就到我那儿去。但是你要在今年年底以前到达,要不就太晚了。我住的城堡离这儿一万里路。那座城堡在太阳的南边,月亮的西边,地球的中心。好啦,你到那儿去找我吧。”
  她说完这些话后,便坐着马车走了。不多一会儿,艾斯本看到一群天鹅飞上天空,渐渐消失在云彩之中。
  于是,艾斯本抛弃了一切,只拿了一根木棍,离开了家。他要走遍天涯海角,去寻找他的新娘。他一直朝南走去。一天又一天,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他走啊走啊。不论走到哪里,他逢人就问是不是知道太阳南面的一座城堡。可是,没有人听说过那样一座城堡,也不知道它在哪儿。
  有一天,他走进一片树林,遇到两个长得很难看的矮人,他们正扭打在一起。艾斯本停下脚步,问他们究竟为什么打架。他们解释说,是为了争夺放在附近地上的那顶旧帽子。原来,他们的父亲死了,兄弟二人想平分遗产,
可是那顶帽子不好分开,两个人都想要,于是就打了起来。“那顶旧帽子值不了多少钱,你们干嘛为这点事打架呀?”艾斯本说。
  可是这两个矮人解释说,这顶帽子跟一般的帽子不同。这是一顶神奇的帽子,不论谁戴上它,就能够隐身。因此,他们二人谁都想要,都不愿让步。
  接着,他们又厮打起来。
  艾斯本偷偷走过去,抓起那顶帽子,戴在自己头上,对他们说:“喂,
你们打吧!不打不相识嘛。再见喽!”他说完就走了。
  他走了不长一段路后,又遇到另外两个矮人,他们在拼命地厮打着。他们也是为了争夺父亲的遗产,不过他们争夺的是一双有魔力的靴子。穿上这双靴子后,一步就可以迈一百里路。当然喽,他们兄弟二人谁都想要这双靴子。
  艾斯本跟他们交谈起来。他听了他们讲的情况以后,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叫他们为了争夺这双靴子,来进行一次赛跑。
  他说:“你们听着,我扔出一块石头,你们就朝那儿跑去,谁先跑到那儿,谁就可以得到这双靴子。”
  他们两个都同意这个办法。于是,艾斯本扔出石头以后,他们就朝那儿跑去了。
  就在这时,艾斯本穿上了那双靴子,一步就迈出了一百里路,两个矮人再也没有办法找到他了。
  他走了一段路后,又遇到两个为了遗产而争吵的矮人。他们争夺的是一把生了锈的旧折刀。这东西不能分开,兄弟俩谁都想要,自然就争吵起来了。
他们兄弟解释说:别小看这东西,它是一把魔刀。你把刀子打开后,刀尖指向谁,谁就会立刻倒下来死掉;假如你把刀子折起来,用它敲敲死去的人,
他就会立即复活。
  “让我看看这把刀子,”艾斯本说,“看过以后,我给你们提出解决办法。我已碰到过为遗产吵架的事,我都帮助他们解决了。”
  他接过刀子后,很想试试它灵不灵,就打开它,刀尖指向两个矮人,他们立即倒在地上,死掉了。
  “嗬,真灵光!”艾斯本说。接着,他折起刀子,用它敲了敲躺在地上的两个矮人,他们立即复活,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艾斯本把刀子装进口袋,戴上魔帽,穿上魔靴,对两个矮人说了声“再见”,眨眼之间跑到一百里以外去了。
  他继续走啊走啊,到了晚上,来到密林中心的一座小房子前。那儿住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她的年纪很大很大,满脸皱纹,动作十分僵滞。
  艾斯本很客气地向她问安,还问她是否听说过这样一座城堡:它在太阳的南面,月亮的西面,地球的中心。
  “不,我不知道,”老婆婆说,“我从来没听说过这样一座城堡。不过我掌管着地上所有的动物,我可把它们召来,问问它们之中有谁知道。”于是,她吹起了哨子,野兽们从四面八方朝这儿奔来。它们都飞速地跑来,只有狐狸慢慢腾腾。它生着气,不慌不忙地走着。原来,它刚刚要去抓一只鹅,
这时突然听到哨声,就不得不丢下那只鹅,朝这儿走来。所以,它不高兴是有道理的呀。可是,狐狸也好,其它野兽也好,谁都不知道有那样一座城堡。
  “这样看来,你得去找我的妹妹,”老婆婆说,“她掌管着天上所有的鸟几。要是她也不能帮助你,那就糟了,其他人更没办法。她住在南方的一座高山上,离这儿三百里路。你可不要走错了路啊。”
  艾斯本告别老婆婆,穿上他的魔靴,不多一会儿就来到了鸟儿山。
  到达以后,他问住在这儿的老婆婆是不是知道这样一座城堡:它在太阳的南面,月亮的西面,地球的中心。老婆婆说,她从没听说过这样一座城堡。
接着,她吹起一个像管子似的哨子。嗨,听到哨声,所有的鸟儿从地球的各个角落成群结队地飞来。老婆婆问它们是否知道这样一座城堡。它们回答说不知道,因为它们从来没有飞到过那么远的地方。
  “哎,老鹰到现在还没来嘛,”老婆婆说。于是她又吹起了哨子。
  老鹰终于慢慢飞来。它拍打着翅膀,飞翔时发出飕飕的声音。兜了个圈于以后,它降落在一棵树上。
  “你从哪儿来呀?”老婆婆问,“你来得太晚了。你犯下这样的过错,
应该处死。”
  “我从一座城堡那儿飞来,它在太阳的南面,月亮的西面,地球的中心,”
老鹰说。“我在那儿有一个窝,现在孩子们还都呆在那儿。我听到了哨声,
可是我要飞那么远的路赶到这儿,在我离开之前,还得照料一下孩子们,所以就来晚了。”
  老婆婆对老鹰说,假如它能把艾斯本带到那座城堡,就可以饶它不死。
  老鹰心想,如果让它停在这儿休息一夜,这件事它是能够做得到的。
  第二天早晨,艾斯本骑到老鹰的背上,老鹰带着他飞上了天空。他们飞得很高很高,从波涛汹涌的海洋上空飞过。
  他们飞了很久很久以后,老鹰问道:
  “你看见远处有什么东西吗?”
  “我看见迎面有什么东西,像是一堵高高的黑墙!”
  “啊,那就是地球,我们得从那儿穿过去。紧紧地抱住我。假如你万一死掉的活,我的命也就保不住了。”
  于是,他们径直飞入一个漆黑的洞穴。艾斯本紧紧地抱住老鹰。不多一会儿,他们又钻了出来,艾斯本看见了日光。
  他们飞了不多会儿,老鹰又问道:
  “你看见远处有什么东西吗?”
  艾斯本回答说:“我看见有种东西,像是一座巨大的玻璃山。”
  “那是水,”老鹰说,“我们得从那儿穿过去。紧紧地抱住我。假如你万一死掉的话,我的命也就保不住了。”
  于是,他们钻进了水里,从中安全地穿过。接着,他们又在空中飞行。
他们飞了一段距离后,老鹰又问道:
  “你看见远处有什么东西吗?”
  “我看见了熊熊的火焰,”艾斯本回答说。
  “我们得从那儿的火中穿过。你爬到我的翅膀下面去,紧紧地抱住我。
假如你万一死掉的话,我的命也就保不住了。”
  他们径直朝火中飞去,但不久就安全地通过了。接着,老鹰慢慢向下降落,最后停落到陆地上。
  “啊,我累坏了,得休息一会儿,”老鹰说。“再飞五百里路,我们就到了。”
  “嘿,现在是在陆地上,我可以背着你走,”艾斯本说。于是,他把老鹰背起来,只迈了五步,就到了那儿。
  “咳,咱们走过头了一点路,”老鹰说,“你能再退回十里路吗?”
  “那不行,我没办法,因为我迈一步就是一百里,”艾斯本说。
  “这样的话,我们只得飞回这十里路了。”老鹰说。
  接着,他们安全地飞了十里路,来到太阳的南面,月亮西面,地球的中心,见到了那座城堡。啊,这样的城堡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它从上到下,像纯金一样闪闪发光。
  艾斯本走到城堡门口,坐了下来。这时,一个女仆从他身边走过,进了城堡。艾斯本抓住机会,对她喊道:
  “向莉娜姑娘问好!一个过路人又累又渴,请她给一杯酒喝!”
  女仆走进城堡,把这件事告诉了公主。公主吩咐用她自己的酒杯斟满酒,
然后叫女仆把酒端到门口。
  艾斯本喝光了酒,把一枚戒指扔到酒杯里,这就是他们二人第一次见面时,公主送给他的那枚戒指。女仆带回酒杯后,公主马上认出了这枚戒指。
于是,她连忙跑出城堡,跟艾斯本拥抱起来。接着,她把艾斯本领进城堡,
对他说道:
  “现在我见到了你,可是我得叫你马上离开这儿。你家离这儿千万里路,
你就穿上我的天鹅衣服飞回去吧。这儿有一个老女巫,她用符咒镇住我们姊妹;假如她发现了你,只要瞪你一眼,就会把你变成石头。”
  “不要紧,我这儿有对付她的办法,”艾斯本说,“走,把我带到她那儿去。”
  于是,艾斯本戴上能使人隐身的帽子,手里握着那把魔刀,到了老女巫那儿。他打开刀子,刀尖直指着女巫,她马上倒下来死掉了。他把女巫的尸体埋在地下很深很深的地方。然后,他跟公主结了婚,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天秤座30岁今后的运势

天秤座男子30岁今后的运势   归纳运:他的烦恼来历豪情的挫折或是多角联系的对立中哦!  作业:外交面广,社会适应能力强,想取得好的成果并不难哦!但越是能人越是事非多多呢!  爱情:牵强在一起仍是不抵挡;寻来第二春或许仍是同床异梦!爱情不是一道简单回答的题唷!  财气:永久爱为体面工程埋单!钱袋要破大洞啊!  健康:立志变成不老传说的男子,假充小伙子也不呕哦! 天秤座女性30岁今后的运势   

星座无爱的回绝-童贞座

星座无爱的回绝-童贞座

星座无爱的回绝-童贞座    童贞座:“回绝”的做法尽管会带来危害,但长痛不如短痛。   童贞女的心里对错常温顺细腻的,她们长于设身处地,所以总能对别人的苦楚感同身受。而在需求回绝别人告白前,她们必定会重复想上好几个来回:对方身上有着XXXX的利益,而咱们两个在一同好像也不是不或许。为啥我必定要回绝他呢?是不是我太决然了?所以有些时分,童贞女真的会献身自个的感触,暂时不作回绝,而是用姑息的心境

胸小对童贞座女性来说是一种啥样的体会

童贞女  童贞女正本就喜爱把自个往简略大方来装扮,往常衬衣配个牛仔裤,假定把头发也剪短了,出去必定会体会到做男孩子的感触,时不时就有阿姨说这个小伙子长得可真秀气,童贞女心里的不爽必定是不秀气的。(完)

巨蟹座参见岳父心经

★巨蟹座★   巨蟹座温文关怀,他们长于给白叟家带去心灵上的宽慰。陪白叟聊聊家常,帮白叟处理一下心里的愁闷,当一个善解人意的知己"女婿"即是他们最大的杀手锏。和大大都白叟相同,他们也有搜集旧东西的喜爱,他们很喜爱听白叟聊起早年的旧事,白叟也会觉得这个小伙子很有心很复古。或许一开端会有些害臊,活络的巨蟹要勇于迈出榜首步。

巨蟹座最想对上一任说些啥,泪水是不是可以使我忘掉过

巨蟹座:谢谢你走进过我的国际,让我懂得很多  在很多人眼里,巨蟹座是出了名的爱家。可是他们只需一爱情就会抱着很多夸姣的希冀,总想愿望着两自个必定会走到终究,可是实习没有愿望中的那样夸姣!没想到两自个一转眼间却成为咱们的上一任,改动之大让人很难承受。可是在分手的前期,巨蟹座必定会睡不到觉,悉数黑夜都会想起对方,会想她为啥要和自个分隔,悉数人都会很仇恨。可是终究自个是爱过对方的,所以巨蟹是不会说些啥

双子座独身狗怎样反击走入婚姻的人?

 双子座:到时分,还怎样卖萌和撒娇?  结了婚了,或许就不是之前的那个小姑娘,小伙子了,有了家,需求承当的东西会更多。 (完)

金牛座最怕他人问的疑问

金牛座之怕问月薪 金牛座的小伙子最怕人问及月薪的状况了。那种感触就如同你悉数的斗争和尽力要用金钱来衡量,你的答复换不来必定也得不到认可。(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