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孩子马秋沙(俄罗斯)

童话故事网友2016-02-26 00:12:49

  在某个朝代,有一个国家,土地平坦得像耙过的田地。大路旁边住着一个老头儿和他的老伴,他们有一个儿子叫马秋沙。
  小伙子仿佛是发酵的面团,不是一天天在长大,而是每小时每小时地长高起来。他的聪明才智,发展得尤其迅速,简直是突飞猛进。
  在他将近十五岁时,他请求父母:
  “放我走吧,我要去碰碰运气,寻找自己的幸福。”
  父母虽然非常难过,但也没法子,只得给他烤一些干粮,然后互相告别。
于是,马秋沙出门去了。
  他走了不知有多久,也不知有多远,来到一个荒无人烟、暗无天日的森林里。而在这时,忽然下起瓢泼大雨来了。雨下得极大,还夹杂着雹子。马秋沙爬到一棵枝叶茂盛的橡树上,想避避暴风雨。在一个树权上有一个鸟窝,里几只小鸟正吱吱乱叫。它们冷极了,雹子正打着它们,大雨把它们浇湿了。马秋沙十分可怜小鸟,脱下自己身上的长衫,用衣服盖住鸟窝,自己也躲在下面。他还把自己准备路上吃的食物取出一些喂饱了这些小鸟。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暴风雨终于停息了。太阳露出来了。可是突然间,周围一切又黑下来,喧嚣声大起,飞下一只大鸟,它叫玛盖。它开始来啄马秋沙。这时小鸟们说话了:
  “妈妈,你别碰这个人!是他用自己的长衫把我们盖住,还喂饱了我们,救了我们的命。”
  “要是这样的话,”大鸟玛盖说,“善良的小伙子,请原谅我,我把你当成坏人了。由于你喂饱了我的孩子,又替它们遮避了暴风雨,我要好好报答你。橡树跟前埋了一个罐子,只要你把罐子里的喝下三口,你就会看见,将会发生什么事。”
  马秋沙滑到地上,从地底下挖出罐子,把里面的水整整喝了三口。这时大鸟玛盖问他:
  “喂,怎么样?你感到身体有什么变化吗?”
  “我觉得有一股力量,好像能把冲天的大柱埋在地里,抓住这根柱子,就能把大地翻转过来。”
  “行了,现在你去吧!但是要记住:不要空口夸耀自己的力量,无论什么活儿都别躲着。假如发生了什么不幸,你就到老地方来找盛着神药水的罐子。”
  这时周围的一切又黑了,因为大鸟展开双翅,飞向树林上空,飞走了。
  马秋沙走出森林,在路上很快发现一座城市。刚走过岗亭,迎面来了国王的管家。
  “喂,你这个乡巴佬!让开!”
  马秋沙让开了。国王的管家停住马,对他说:
  “小伙子,你是来找事的,还是来躲事的呀?要是来找事的,咱们一块儿走,我给你派个活儿——给宫里运水去。”
  马秋沙当了王宫里的水夫。他从天亮到天黑,整天运水,可是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到处都住满了仆人。他在后院结自己找了个睡觉的地方:那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垃圾和炉灰,于是在宫里大伙儿都管他叫灰孩子马秋沙。
  国王还没有结婚,一直在物色未婚妻:可是,不是这个性格不好,就是那个不漂亮。于是一直打着光棍。就在这时,传来一个消息:在很远的地方,在一个遥远的国家,国王瓦赫拉有个力大无比的女儿,她是那样的美丽,在全世界再也找不到比她更美的了。
  前往瓦赫拉梅国家去求婚的王子和国王,简直不计其数,但没有一个能够生还,全都死在那里了。
  马秋沙的国王听到这个海外公主的消息后,心想:“假如我向这个公主求婚成功,所有的王子和国王都会羡慕我的。我的荣耀将传遍全世界,传遍各个城市: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我的皇后更漂亮的了。”
  于是他立即下令备船,他自己把所有的公爵和贵族召集到一起,问他们:
  “有没有人愿意陪我去遥远的地方,到遥远的国家向娜斯塔西娅·瓦赫拉梅耶芙娜求婚?”
  这时,最有钱的大贵族躲到了中等贵族的后面,中等贵族又躲到小贵族后面,而小贵族却一声不吭。
  第二天,国工又把贵族的儿子和有名望的商人召集到一起,问道:
  “你们愿不愿意陪我去遥远的地方,到遥远的国家向娜斯塔西娅·瓦赫梅那芙娜求婚呢?”
  这一回仍然是最有钱的躲到中等的财主后面,中等的躲到小贵族、小商人后面。小的呢,一声不吭。
  第三天,国王把关厢住的人都叫到宫廷大院来了。国王走到红色的高台阶上说:
  “孩子们,你们有谁愿意去遥远的地方,到遥远的国家替我向女勇士娜斯塔西娅求婚?”
  这些人当中虽然有愿意去海外的,不过为数极少。正在这时,马秋沙运着水打这里经过。国王喊道:
  “喂,灰孩子马秋沙,和我们一起到海外去向女勇士娜斯塔西娅求婚吧!”
  马秋沙回答道:
  “陛下,想去伐树,您还不是个儿,以后可别后悔啊。”
  国王大怒:
  “轮不着你来教训我!你奴才的本分就是服从我。”
  马秋沙二话没说,就跟着上船了。
  不一会儿,其他志愿者也都来了。船立即启锚,离开了码头。
  晴空万里,风和日暖。他们航行了一天又一天国王很满意,高兴地步上甲板,说:
  “啊!多么美妙啊!要是有匹骏马让我骑上该多好呀!要是有张弓让我来射就好了!要是有把剑让我来舞就好了!要是有个美女让我亲吻该多好呀!”
  马秋沙这时却对他说:
  “陛下,弓是会有一张的,但却不是你的手能拉的;剑是会有一把的,但也不是让你舞的;会有一匹好马,但不是给你骑的;美女也会有的,但她却不属于你。”
  这些话真是火上加。国王下令将马秋沙的手脚戴上镣铐,捆到桅杆上。
  “等我们回国举行完婚礼后,我就下令砍掉你的脑袋。”
  又过了六个星期,船终于到达瓦赫拉梅的王国。船驶入港口。第二天,国王立即出发去瓦赫拉梅的王宫。
  “陛下,我是一个荣耀国家的君主,为向娜斯塔西娅·瓦赫拉梅耶芙娜求婚这件大事而来。”
  “唔,好啊。”瓦赫拉梅国王低声闷气地说,“我们这里已经很久没有求婚者登门了,我们的娜斯塔西娅不免有点寂寞。不过,你可要注意:条约重于一切。我的女儿是个女勇士,如果你是勇士,力气比她大,那么你必须先完成三件事才能领公主去举行婚礼。假如完不成,对不起,你可别生气,那就是我的剑举起,你的头落地。现在休息去吧,明天一大早你把你的侍从们一起带来,那时我给你第一个任务:我的花园里有棵长了三百年的橡树。
我将给你一把一百普特重的仙剑,如果你能用我这把剑一下砍断这棵橡树的话,我们就承认你是女婿了。”
  求婚的国王愁眉苦脸地回到船上。
  侍从们都来问他:
  “国王陛下,为什么闷闷不乐?为什么低下了您勇敢的头?”
  “孩子们,我怎能不发愁!瓦赫拉梅国王命我明天用一百普特重的剑把一棵世界上头号大橡树一剑砍断。唉,来这么远的地方真是徒劳无益哟!在近处找个未婚妻难道不比这里的强!咱们还是赶紧启锚,趁夜晚赶紧走吧。”
  “不,”马秋沙说,“咱们不能像作贼似的夜里逃走,不能给自己丢脸。
我还在海上就讲过:‘会有一把剑的,但不是你舞的。’现在果真像我说的这样了。一日之计在于晨。这样吧,陛下,你先去睡觉吧。明天咱们到瓦赫拉梅那里后你说:‘这种剑是孩子们的玩意儿,就让我的随便哪个仆人去玩玩吧,用不着我动手。’”
  “好,马秋沙,假如你把我从困境中救出,我永世不会忘记你的好处!……喂,侍从们,快把马秋沙的镣铐解开,摘下链,给他斟上一大杯酒。”
  他自己却洋洋得意地说:
  “嗯,这个王国不错,瓦赫拉梅虽然不中我的意,但是叫他老丈人还是可以的。”
  第二天,求婚的人到瓦赫拉梅国王那儿去了。那里已经聚了许多人。娜斯塔西姬也在阳台上。马秋沙一就看见了她,立刻心花怒放,仿佛夏日的骄阳温暖了他的全身。
  他们被领到高大的橡树旁。那里有三个勇士抬着宝剑。
  求婚的国王瞥了一眼剑,冷笑一声说:
  “在我国,这类剑只是小孩子拿来玩玩取乐的。让我的随便哪一个仆人来玩玩吧!要我动手也太不像话了。”
  马秋沙立刻走出来,一手接过剑。
  “对,这可不是国王手中的玩意儿。”
  他刚一挥剑,橡树立刻被劈成了许多碎片,而剑只剩下了一个柄。
  公主瞧了马秋沙一眼,脸上马上泛起红晕,宛如一朵罂粟花。
  这时,求婚的国王胆子更大了:
  “要不是到这儿来娶亲,我简直会认为舞这种孩子玩的剑是开玩笑。”
  “看得出来,看得出来。”瓦赫拉梅国王连连说,“您已完成了第一项任务。明天咱们再瞧瞧,未来的女婿会不会射箭。我有一张三百普特重的弓,箭都是五普特重的。你必须用这张弓把我内弟别杰伊王国中古楼上的一个圆罂粟头射下来。今天我派急使先去那里,明天晚上他们将返回来禀报,看你是否射中目标。”
  求婚的国王沉默不语,闷闷不乐。回到船上,惘然若失。
  “说实话,我要是知道回家的路又会开船的话,我一刻也不呆在这里了,赶紧启锚吧!这儿没有咱们可干的了。国家既不可爱,媳妇也没有什么可羡慕之处。咱们走吧!”
  “不行,陛下。”马秋沙说,“这样咱们太不光彩,偷偷溜走,这是耻辱。”
  “那你打算怎么办?你不是听见了吗?瓦赫拉梅国王又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任务?让他的弓和未婚妻一起见鬼去吧!”
  “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弓是会有的,但不是你的手能拉。’果然如此。你别砍树不量力呀。当时你不听我的,现在无处可躲了吧……不过,你也别为这张大力士弓发愁。明天咱们去了你就说:‘我看你们的这张大力士弓只不过是老太太解闷儿的玩意儿。如果我的仆人中有谁不嫌弃的话,可以让他试试。我来玩就没多大意思了。’”“啊,亲爱的马秋沙,莫非你能对付得了这张弓?”
  “我总能想法对付它的。”
  国王高兴起来:“快给全船每人一大杯葡萄酒,让我亲自给马秋少斟上两杯。”
  他高兴得也大喝起来,喝得酩酊大醉:“啊!姑娘简直是太漂亮了!真是十全十美呀:个儿又高,又勇敢,又迷人。等我把她娶来,全世界再也不会有比我的娜斯塔西娅更美的王后了。马秋沙,那时我一定赐给你一座城堡,连同四郊一起由你管辖。”
  马秋沙听着他大夸海口,不觉暗自好笑。
  天亮后,大伙儿出发去瓦赫拉梅王宫。宫中已挤得人山人海。在红色的高高台阶上坐着瓦赫拉梅国王和娜斯塔西娅公主,在他们下边的台阶上坐着公爵和贵族们。
  九个勇士抬来弓,三个勇士拿来插着箭的箭壶。
  瓦赫拉梅接见了求婚者,说:
  “好,择定的女婿,开始吧!”
  求婚的国王瞧了一眼弓,说:
  “你们干吗嘲弄我呀!昨天拿一把孩子玩的剑,今天又拿来一张什么破弓——老太太解闷的玩意儿。这根本不是勇士射箭的弓。让我的仆人中随便哪个力气小的来射吧。我嘛,不屑一顾。马秋沙,你来吧,给大家解个闷儿。”
  马秋沙拉紧了弦,瞄了瞄,射出了箭。弓鸣,箭啸,仿佛雷鸣电闪,唿地一下消失了。
  “把这张弓捡走吧!这玩意儿不是我们国王使的。”
  他把弓一下子扔到石头地上,弓立刻摔成无数碎块,向四面飞去。
  娜斯塔西娅猛地举手鼓掌,失声惊叹。
  人们喧哗起来:
  “这真是好样的!这么棒的求婚者咱们这儿还从没见过哩。”
  这时,求婚国王捋着胡须,慢条斯理地来回溜达着,傲慢地瞧着大家说:
  “嗨,这张孩子玩的弓,不是什么怪物,一点儿也不稀奇!你们的国家虽然很快乐,可是却小得可怜。看来人民也不错,有礼貌,可是比起我们国家的人民来就差了点儿。”
  这时,瓦赫拉梅国王把所有的求婚人召进宫里说:
  “各位求婚者,请进里面来,吃点儿东西,也许那时急使将从别林杰伊的王国返回来了。”
  还没吃完,急使已骑马飞驰而来,禀报道:
  “箭正中古楼,射掉了整个楼顶,没伤着人。”
  瓦赫拉梅国王说:
  “嗯,现在我看我们的娜斯塔西娅·瓦赫拉梅耶芙娜有了般配的郎君了:
既会舞勇士剑,又擅长射击。感谢诸位,这使我的公主、我这老头、我国全体人民得到莫大安慰。亲爱的贵宾们,招待不周,请勿见怪。这不是结婚酒宴,而是小宴。婚礼酒宴将在以后正式举办。今天请先去休息吧。择定的女婿,你准备完成最后一项任务:我有一匹马,关在一间有十二道门、挂着十二把锁的马厩中。至今还没有能驯服它的骑手。凡骑过它的人,没有一人能免于一死。得有个人去驯服这匹马,那时,新郎将骑着它去举行婚礼。”
  求婚国王听完瓦赫拉梅的这番话后,马上不吭声了,并起身告辞:
  “陛下,感谢您的款待,我们必须趁天黑前赶回船上。”
  “休息去吧!休息去吧!养精蓄锐,明天还得制服这匹鬼东西哩!”瓦赫拉梅国王说道。
  客人们来到港口,刚一离岸,求婚国王就说:
  “孩子们,赶快走吧!必须尽快赶上船,好好荡桨!趁夜里离开这里。
瓦赫拉梅嘴甜心狠:每天都要想出一个新招数。他居然想出要驯服一匹疯马!”
  马秋沙却对他说:
  “陛下,您还记得我对您说过的话吗?——‘会有一匹马的,不过它不是让您骑的。’果然又和我说的一样。不过,用不着躲避。明天您去说:‘马秋沙,骑上吧,试试这匹马,看它能不能驮得起大力士!’——等我骑过之后,你就可以放心地骑上去。”
  “哎呀,它是那样野,要是摔死你怎么办呢?到那时我也免不了一死呀。”
  “啥也别怕,我一定能驯服这匹马。”
  “好,马秋沙·别别利诺伊,我将永世不忘你的报效。你过去只当了个水夫,现在我封你为元帅,赐你三座城堡,外加三座商业村。”
  于是,他又在甲板上来回迈着方步,赫赫显威,高声嚷道:
  “侍从们,怎么不吭气了?我赏你们每人三杯酒。”
  他自己喝了一杯又一杯,海阔天空,大吹特吹:
  “许多求婚者都来过瓦赫拉梅这里,但是谁也不曾受到像我所受到的这样尊敬。俗话说:‘有勇有胆者,事竟成也。’难怪娜斯塔西娅目不转睛地老盯着我。只要我愿意,瓦赫拉梅国王会乐意把整个国家都奉献给我的。”
  这时他已喝得酩酊大醉,倒下就睡着了。
  清晨,马秋沙起得格外地早,把脸洗得白白净净的,然后叫醒国王:
  “陛下,起床吧!驯马的时候到了。”
  他们急速来到王宫。
  在红色台阶上坐着瓦赫拉梅国王和娜斯塔西娅公主,下面的台阶上是皇亲国戚。
  “亲爱的客人们,请吧,我们已准备就绪。现在马立刻就牵来。”
  二十四个大力士牵着马,不是用僵绳,而是用十二根粗粗的铁链拴着的。
大力士一个个都累得筋疲力尽。
  求婚的国王瞧了一下马,叫道:
  “喂,马秋沙·别别利诺伊,你来试试,大力士能不能骑?”
  马秋沙·别别利诺伊巧妙应付,一跃上马。二十四个大力士刚一跑开,马就腾空而起,蹦得比宫殿还高。勇敢的小伙子已经飞马出了宫门。他来到海边,把马放入流沙,而他自己用铁链不断猛抽马的两侧胯股,直打得皮开肉绽,露出骨头,直打得马乖乖跪下。
  “怎么样,鬼东西,草包,还要反抗吗?”
  马连连哀求道:
  “啊,善良的好汉呀,别打了,别把我打成残废了!我再也不敢违抗你的意愿了。”
  马秋沙拨转马头说:
  “咱们回到王宫,我给你备上鞍,当年轻国王一骑上,你就把蹄子陷进地里;等他抽你一鞭子,你就立刻跪下,要跪得像驮着三百普特的东西一样,你要是敢再放肆,我就打死你,扔去喂乌鸦。”
  “我全照你说的办。”
  马秋沙·别别利诺伊返回王宫,求婚的国王问道:
  “这匹马驮得起大力士吗?”
  “我骑还凑合,你骑会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好吧,快备鞍,让我亲自试试。”
  给马备好了鞍。求婚的国王刚一跃上马鞍,马的蹄子就陷入地里。
  “虽然不太有劲,我骑还凑合。”
  他轻轻一扬鞭,马立刻跪了下去。瓦赫拉梅国王和娜斯塔西娅,以及公爵、贵族们都惊叹不已:
  “这么大的力气,还没见过呢!”
  年轻国王从马背上纵身跃下,说:
  “马秋沙·别别利诺伊,不成,这类劣马不是大力士骑的,这种驽马只能去驮水,快牵走吧,别让它在我跟前,要不,我把它扔到野外喂喜鹊和乌鸦去。”
  瓦赫拉梅国王让人牵马走了,并起身告辞。
  这时求婚的国王立刻问道:
  “喂,陛下,我们已完成了你所有的任务,这场戏该收场了吧。”
  “我说的话决不反悔。”瓦赫拉梅国王答道。
  于是,他命令女儿准备举行婚礼。
  在宫廷里不是什么啤酒葡萄酒的事——瓦赫拉梅国王的宫中样样齐全,应有尽有。
  为婚礼准备了欢快的酒宴。
  给年轻的国王和娜斯塔西娅·瓦赫拉梅耶芙娜举行了婚礼仪式,大摆筵席,尽情宴饮。
  娜斯塔西娅坐在婚礼席上独自思量:“我要再试试我这个丈夫的力气。”
  她轻轻握了一下他的手,刚用了一半力气,国王就受不住了,热血立即涌到脸上,眼珠直往上翻。公主想:“原来你是这么个‘有力气’的勇士!
让你耍花招蒙骗了我这个姑娘,也蒙骗了我的父亲。”
  她暂且不露声色,满满斟上一杯酒,敬道:
  “国王陛下,我亲爱的丈夫,请喝吧。”
  而心中却暗自思忖:“夫君,等着瞧吧,决不会白饶你搞的这场骗局。”
  他们在这里尽情欢宴了两三天,年轻国王起身告辞:
  “岳父大人,感谢您用面包盛情款待,我们该回家了。”
  他们把嫁妆搬上船,——告别,船启锚出海了。
  也不知航行了多久。一天,国王来到甲板上,看见马秋沙像勇士一样熟睡,鼾声如雷。这时,国王想起了马秋沙说过的话:“会有一把剑的,但不是让你舞的;会有一张弓的,但不是你的手所能拉的;会有一匹好马,可也不是让你骑的;也会有一位美女,但她却不属于你。”他勃然大怒:
  “奴才竟敢对国王如此说话,这哪儿听说过!”
  突然,他心生毒计,拔出了剑,齐膝盖处砍断了正在鼾睡的仆人的双腿,并将他一把推入海中。
  马秋沙双手托着自己的两只断腿游着,必须想方设法靠近岸边。
  他游呀,游呀,也不知游了多久,游了多远。已经精疲力竭。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浪把他高高抛起,扔到岸上。
  他歇了一会儿,想起了大鸟玛盖:“嗯,不能老躺在这儿,哪怕连滚带爬,也要找到埋藏仙水罐子的地方。”
  忽然,他看见有一个人朝岸边走来,每走一步,踉跄一下,磕磕绊绊。
马秋沙叫喊起来:
  “你往哪儿走呀?难道你没瞧见前面是水吗?”
  “是喽,是喽,我是瞎子,看不见路呀。”
  “噢,那你朝我的声音走来吧。”
  “你是谁?在这儿干吗?”
  “我在躺着,不能走,因为我的双腿齐膝盖给砍断了。”
  瞎子走到他跟前说:
  “如果你能看见,坐到我的背囊上来吧,我背着你,你给我指路。”
  瞎子把马秋沙安顿在背囊上,让他坐好。
  “我听老人们说过,有个地方有仙水,要是我和你能找到就好了!你可以用仙水装上腿,我可以用仙水抹好眼睛,重见光明。”
  “我知道仙药水在哪儿。你背我走吧,我给你指路。”
  他们走呀,走呀,不停地走着。故事讲起来快,事情做起来可不那么快。
瞎子和断腿的人慢慢地往前挪动着。走累了,歇一会儿,吃点野果、蘑菇,有时还打点野味充饥,然后又上路了。
  他们就这样走过了无数宽阔无际的田野,穿过了无数暗无天日的森林,爬过了许多苔藓丛生的沼泽,终于来到了马秋沙那次大雷雨天温暖过小鸟的地方。他们走到标有记号的大橡树跟前,瞎子从肩上解下背囊,马秋沙·别别利诺伊滚到树旁,迅速挖出一个罐子。他先用仙水给结拜兄弟抹了眼睛——瞎子立刻重见光明。他高兴得又哭又笑:
  “善良的人啊,感谢你呀!永世都记住你的恩德。”
  “现在你帮助我把腿接上吧。”
  他们把腿照原样接好,喷了一遍仙水——脚长上了。
  “这会儿好了,咱们俩都恢复了健康。”马秋沙 说,“现在咱们该去打听打听,在我们国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国王对我的忠实效劳给予了慷慨的赏赐,在我睡着的时候,他把我的双腿齐膝盖砍断,并把我推到海里。必须见见他,如数报答他的全部恩典。”
  他们每人又喝了一口仙水,一切疲劳顿时消散,感到力气倍增。
  他们走出森林,眼前立刻出现一座城市。城外的草地上,有一大群牛在吃草。他们靠近时,马秋沙认出了放牛的人就是他从前的国王。马秋沙问他:
  “现在是谁在统治着国家?”
  “唉,好心的人哪!你们还不知道我的痛苦哇!从前这里是我的王国,我是国王,而现在却落到了放牛的地步。过去我很长时间未结婚,治理着这个国家。后来去到一个遥远的地方、遥远的国家,娶来瓦赫拉梅国王的大力士女儿娜斯塔西娅。当她发现我没有勇士的大力气之后,就命我来放牛,她自己却接任了国王,每天我把牛赶回家,她就骂我,恶狠狠地骂,不给我吃饱饭。”
  “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会有一位美女的,但她却不属于你!’瞧,一切果然又像我说的一样。”
  这时,放牛的国王认出了马秋沙·别别利诺伊,哭得比刚才更伤心了。
  “唉!马特维尤什卡·别别利诺伊,帮帮我的忙吧!把我的国家还给我吧!我一定封你当一名大臣,赐给你拜把兄弟一个省长的职务。”
  “哼,你真会甜言蜜语,慷慨许诺,可是一旦你的灾祸过去,你就忘了。
你对我从前的忠实效劳是怎样奖赏的?本该杀死你,但我不想弄脏了手。快滚出这个国家吧!快滚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你如果再在这儿露面,那就自食其果吧!”
  放牛的国王听完这番话,早已吓得魂不附体,拔腿就跑,转眼间已逃得无影无踪了。
  马秋沙·别别利诺伊和结拜兄弟进了城,要求看守后宫的老大娘留他们住一宿。
  老大娘目不转睛地看着马秋沙说: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小伙子!从前在宫中运水的是不是你呀?”
  马秋沙承认道:
  “是我,大娘。”
  “哎呀,是你呀,亲爱的孩子,你可活着结结实实的回来了!这儿谣传说,好像你已经死了。新来的水夫谁也不肯给一勺水。你从前却总是给所有的穷人和残废人送水啊,要多少,给多少。这不,大伙儿可舍不得你啦,老想着你哩。”
  后宫大娘忙活起来,给两个年轻人吃得饱饱的,喝得足足的,烧热了浴室。
  客人们美美地洗了个蒸汽浴,洗掉路上的尘土,倒下就睡着了。后宫大娘这时赶快跑到王宫报信去了。
  “马秋沙·别别利诺伊回城里来了。”
  这消息一下子便传到了内廷。一清早,女王叫来一个皮肤黝黑的姑娘,对她说:
  “快去把马秋沙·别别利诺伊叫来。”
  马秋沙来到宫中。娜斯塔西娅·瓦赫拉梅那英娜一看见他,立刻从高高的台阶上飞奔下来,抓住他白皙的双手:
  “你不是我那个放牛的未婚夫,你才是向我求婚得到许诺的真正的未婚夫。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可恶的国王说,‘好像你在船上喝醉了,掉入海中。’我为你哭泣,想念你,我把那可恶的国王赶去放牛了。”
  马秋沙·别别利诺伊告诉了她一切真情:国王怎样在他睡着时砍断他的双腿,又把他推入海里;他和结拜兄弟又怎样找到了仙水,等等。
  “咱们再也不提这个放牛的了。现在他已逃得无影无踪,永远不敢再露面了。”
  女王把马秋沙领到房中,桌上早已摆满丰盛的佳肴美酒。她敬客人道:
  “吃吧,亲爱的朋友,我的心上人!”
  马秋沙吃饱喝足了,起身告辞:
  “我要暂时离开你,回去探望我的双亲。”
  娜斯塔西娅吩咐套好一辆马车。
  “你去吧,快把爸爸。妈妈接来,让他们和咱们一起过吧。”
  马秋沙·别别利诺伊接来了双亲,立刻举行婚礼。摆宴欢饮,庆贺一番。
  马秋沙·别别利诺伊接任了国王,结拜兄弟任命为大臣。他们积德行善,除恶消灾,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

土豆营养价值丰富 不可当零食

土豆既是蔬菜,又是粮食,它不仅富含蛋白质,而且维生素含量是所有的粮食作物里面最全的,人体必需但自身不能合成的8种必须氨基酸它都有。

水瓶座风险恋人指数

  水瓶座风险恋人指数:两颗星   水瓶座是个洒脱的人,固执,偏执啥的,对他们来说几乎不或许存在。他们老是能让自个的心结翻开,往前看,还有更多别致风趣的事儿等着自个呢,犯得上为一件事而错失了整片森林么?   水瓶座的人很聪明,他们最大的特征是立异,寻求绝无仅有的日子,自个主义颜色很浓重的星座。   水瓶座即是如此爽性,要么就来,不要就走,拖拖拉拉的羁绊反而伤豪情呢。可贵的大气与想得开,许多星座

阐明水瓶座代表的国家

  水瓶座:以色列  一想到这些国家,就难免让人提心吊胆,在那总会时不时的发作战乱,让日子在那里的咱们很是不得安定,比起狮子座的美国,水瓶座的以色列便是截然相反了,一个有着王者的风仪,一个则有些孤立,仅仅寻求自个的性情,不在乎世人的眼光,他们有着超高的智商,种族之间也很简略发作对立和纷争。(完)

水瓶座的志向侨居国家

水瓶座:德国德国人谨慎而寻求细节精确的性情,总会让宝瓶宝宝有种得遇知音的感触,假设要他们挑选侨居的国家,那么宝瓶宝宝必定很情愿和一群德国人做街坊。这个工业化高度发达的国家有太多东西值得他们去学习和打听了。假设他们想要在周末尽情狂欢一下,将状况切换到宝瓶座“落拓不羁”的另一面,德国的啤酒必定能让他们喝个不亦乐乎!(完)

水瓶座的接吻办法

水瓶座的吻 在那森林浴中,阳光透过枝叶洒了满地的树下,他躺在你的腿上,然后....(完)

水瓶座怎么激起正能量

水瓶座:心倦了无妨来场说走就走的游览当安闲不羁的魂灵被红世俗世牢牢紧缚,当抱负的饱满遭受实习的骨感,当期望中的夸姣全都化作了破碎的空想……抱负化倾向的水瓶,必会感到悲痛与无法!修正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势在必行!无妨给自个的心灵放个小长假,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游览吧,到远离钢筋森林的大天然中去,呼吸新鲜的空气,感触安闲的温度!(完)

找水瓶座当恋人的风险等级

水瓶座:两颗星 水瓶座是个洒脱的人,固执,偏执啥的,对他们来说几乎不或许存在。他们老是能让自个的心结翻开,往前看,还有更多别致风趣的事儿等着自个呢,犯得上为一件事而错过了整片森林么? 水瓶座的人很聪明,他们最大的特点是立异,寻求绝无仅有的日子,本位主义颜色很浓重的星座。 水瓶座即是如此爽性,要么就来,不要就走,拖拖拉拉的羁绊反而伤豪情呢。可贵的大气与想得开,许多星座底子无法做到。 所以,综上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