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士的故事(非洲)

童话故事网友2016-02-26 00:17:22

  从前,有个人自以为力大无穷,比天下任何人都强。不错,他的力气确实很大,到森林里砍柴,往往比最有力气的人砍的还要多十倍。有时,他看见路上倒下一棵枯树,可以把整棵树一下举到头顶扛回家。不过,他太自以为是了。每当回到家里,总是洋洋得意地撞进院子,把东西往地上一扔,朝妻子大喊:“来呀,看看你的大力士带回来了什么!”
  他妻子低头走出茅屋,直起腰,笑了。
  “大力士?”她会取笑说,“还是别提大力士吧。你要真见了大力士,一定会吓得乱跑。你也许有力气,可绝不是大力士!”
  于是这人生气了,在屋外肉桂树下,不满意地嘀咕说,“你骗人,我就是大力士!你要能指出还有谁的力气比我大,我就相信你。”
  他妻子叫席图。这天席图去打,她头顶大葫芦,沿着弯弯曲曲的林间小路来到一口井边。这井原本是口魔井。席图把汲水桶扔进水中后,却怎么也提不上来。她拉呀、拽呀、扯呀,身体朝后倒,脚跟往前顶,把全身力气都使出来了,甚至还祈祷真主帮忙,可还是白搭。
  “唉,”她叹口气,一下坐在井边泥地上,用裙据揩着额头的汗水。“今儿个,得要十个男子汉才能把桶提上来。只好空手回去罗。”
  她闷闷不乐地站起来,打算沿那条在林间出没的土路往回走。
  就在这时,只见又走来一个女人,两人停下互相打了个招呼。
  “你为啥空着葫芦走开了?”陌生女人问,“莫非井干啦?”
  “啊,没有,”席图叫道,“我折腾了老半天也没法把桶提上来,它太沉了。我力气不够,起码得要十个男子汉呢!”
  那女人笑了笑,说,“别泄气!来,跟我到井边去吧。我包你能打到水。”
  席图断定她是帮不了什么忙的,不过为了证实她的话,还是决定跟着去了。当那个女人在前朝井边走的时候,席图发现她背上还背着一个挺可爱的孩子。孩子转过头,一对明亮的睛盯着她,一眨都不眨,只看得席图微微有些紧张。
  她们终于来到井边。席图指给那女人看搁在井台上的长绳,绳子另一头吊着那只桶子,沉在井下。
  “瞧,”席图说,“我把桶扔了下去,却打不上来,我怕你也无能为力呀。”
  那个女人笑了笑,松开背上的孩子,叫他去提井下的桶!孩子毫不迟疑地用小胖手抓住井绳,一下就将水桶提上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倒好像井绳上吊的只是一根羽毛!
  席图惊得捂住嘴巴,半晌说不出话。而那个女人却没事儿一样,叫孩子再打。孩子一次又一次地打水,毫无吃力的样子。
  两个女人用水先洗了澡,再洗好衣服,拿到烈日下晒干,然后将葫芦罐里装满水,朝家走去。她们不久来到岔路口,背孩子的女人便拐上朝东去的小路。
  “你去哪儿?”席图问。
  “当然是回家呀,”另一个回答。
  “你家在那条路上吗?”席图说,“我还不知道这条路那头有村子呢。
  你丈夫姓啥?”
  “我丈夫叫大力士,”陌生女人说完便匆匆忙忙走上那条窄路,很快消失在树林深处。
  席图又吃了一惊,一到家便把当天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丈夫。丈夫起初不信,后来相信了她的话,气打心头起,就像开锅的汤在沸腾似的。
  “嗐!”他叫道,“竟然还有人自称大力士,是吗?待我见识见识就清楚了!我要叫他瞧瞧方圆这一带到底谁是大力士!”
  “啊,不!”妻子央求说,“看在真主份上,别去碰他吧,他肯定会打死你的,那我可怎么办呀!你只要看看他孩子的力气,就会明白那父亲一定力大五十倍哩!”
  可无论她说什么也无法使固执的丈夫回心转意,放弃那愚蠢的念头。
  “明儿一早,”他坚决地说,“你带我去那条路,上那人家去。”
  第二天拂晓,丈夫起了床。他把握十足地从储藏室取出猎具,背箭袋,拿弯弓,如意宝剑挎上肩,准备妥了,便对惶惶不安的妻子喝道,“快呀,懒骨头!出去带路,上那个冒牌货家去!不!等一等!还是先去怪井那儿,让我亲眼看看那只桶。”
  女人拿起葫芦罐,顶在头上,前面走了。她只顾担心,竟没想到既然他俩谁也打不上来水,带葫芦罐去井边该多笨啊。她急匆匆地走着,落在后面的丈夫还在大喊小叫。她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有个人影,等赶到井边,发现那个背孩子的女人也已经来了。
  席图向她俩问好,而丈夫却睬也不睬,只顾瞪眼往井里看,打量着水面。
  “拿桶来!”他吼道,一把从井台边抓住桶,使劲扔进黑洞洞的井口里,只听“哗啦”一声,桶溅进水中。
  “我要叫那句瞎话永远见鬼去,”他夸口说着,试了试井绳,“不错,是得要十条汉子,那就瞧我的吧!”
  他开始猛拉,呼哧呼哧,哼哟哼哟,骂骂咧咧,汗水淋淋,可是桶没拉上来。他气衰力弱,身子越来越探进井口,骂桶、骂井绳、骂井水。他正骂得欢,忘了在井台上站稳脚,整个身子一下随桶摔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还捆在妈妈背上的小男孩从背包布里伸出手,一把抓住井绳,不露声色地立即连人带桶拉了上来。
  这男子坐在地上,惊得晕头转向,抓抓脑袋,又看看孩子。孩子已从妈妈背上爬下来,正在一桶一桶的打水呢!那清澈的冷水被妈妈灌进了水罐里,席图获胜似的转向丈夫说,“瞧见大力士的孩子干活了吧?去见真正的大力士本人,你不怕吗?”
  本来,大夫正暗自盘算如何溜之大吉不去真大力士家了,可现在妻子说他胆怯,羞辱了他,那他一定得摆出一副英雄好汉的面孔。于是他一面仍然抓着脑袋,一面硬着头皮说:“我的决心更大了,一定要亲眼见见这个号称大力士的家伙。”
  “那好,你一人去吧,”席图说着,抓住被孩子灌满水的葫芦,放在头顶,离开井边,快步回家去。
  另一个女人满腹狐疑地转向这男子。“那么,你是想去见见我丈夫罗,嗯?”她问。“我看你还是回家去的好。”
  可他不听。于是女人又把孩子捆在背上,打头朝树林深处走去。
  他们终于来到女人家的院子。这院子与普通人家的一样,丝毫看不出住着一个大力士。这男子又恢复了勇气。
  “我丈夫,大力士,到森林里打猎去了,”女人解释说,“您可以藏在某处等他回。你只可躲在一边看,千万别让他瞧见你,他要吃你这样的人的。”
  “呸!”男子说,“我才不怕呢,用不着躲躲藏藏。”
  “那我就告诉你罢,我丈夫今天早餐吃的是一整头象,而且以一口气吞掉十头象而出了名。怎么样?”女人问道,“你还不害怕吗?傻瓜!”
  这男子只好让女人把他带到院边的粮食垛旁。这个粮食垛四周糊着泥巴,很像只特大的水罐。男子从顶上钻进去,发现要踮脚才能从顶沿往外看。
  “现在,你要命的话,就别出声,”女人离去时警告说,“我该去给丈夫做了。”
  临近黄昏,男子在粮食垛里听到一种声音像风挟雷雨似的滚滚而来。整个森林开始摇撼,邻近的茅棚顶被掀翻。接着院外空地上出现了主人,他一张嘴,空气随着他的嗓音而震动;他一跺脚,大地像发生地震一样地颤粟。
  “孩子他娘,”他吼道,“给我煮象肉了吗?”
  “煮啦,”女人应道,“你瞧这些当晚饭够不够?”
  粮食垛里的这男子吓得哆嗦起来。这下千真万确了,到底还有一个人够得上大力士这个称号。他真希望那女人煮的象肉足够大力士吃饱了。他战战兢兢地站着,听大力士“嘎嘣、嘎嘣”吃象骨头,就像吃甘蔗似的。
  “真主保佑,那是头大象!”他齿打战,一遍又一遍地小声祝愿。
  时间过去了,天黑下来,已经到了晚上,大力士突然嚷道:“孩子他娘,我闻见有生人味儿,他在哪儿?我要吃掉他。”
  “好丈夫,您闻到的就是我呀,”女人回答,“这儿除了我,没有别人。”
  可她觉得要丈夫相信院子里没藏人很困难。大力士踱来踱去,叫声与沉重的脚步声震撼着院子,把粮食垛里的那男子吓得半死。最后,大力士出去到附近林中去搜,一面震天价喊:“我闻到了生人味儿!”
  他刚离开,女人就赶紧偷偷爬到粮食垛上,小声对里面吓坏了的男子说:
  “唉,当初你为啥不相信我呢?那样,咱俩该省去了多少麻烦!”
  “啊,我真抱歉,”傻男子说,“不过,不亲眼见到,我怎么会相信这些呢?好了,现在我如何能跑出去?”
  “听着,”女人悄声说,“一会儿我丈夫会回来睡觉。等他一睡熟,我会在门外挂上一盏小灯,你看见了,立刻就跑吧,千万别再来了。”
  “谢谢,谢谢,”男子说着,又哆嗦起来,因为他听见一阵风刮进院子,表示大力士要回来了。
  时间过得真慢!可男子还不敢打盹。终于,在拂晓前,他看到屋门外闪出了一星亮光,像荧火虫似的。他小心翼翼地沿着粮食垛跳到地上,没出一点声响,然后撒腿就跑。他跑得快极了!两腿从未迈过这样大的步子,心脏也从未跳得这样激烈!
  正当他觉得已经脱险的时候,却远远传来大力士的咆哮,他心里一沉,害怕得简直要昏过去。
  “我闻到了生人味儿!”他害怕的那个声音在吼道。
  可怜的人越跑越快,一直跑到一片刚开出的荒地里。有人正在挖树刨根,整理土地。他们停下手中的活,站在那儿问道:“喂,你去哪儿?跑得这样快,有谁在追你吗?”
  “有个自称大力士的人在追我,”男子气喘吁吁他说。“能救救我吗?”
  “我们有好几个人,”他们说,“呆在我们身边等那个所谓的大力士来吧,我们来对付他。”
  那男子蹲下来,直喘粗气。这时一阵狂风骤起,把干活的人都卷离地面,甩了好几码远。
  “哎,”他们吓得直叫,“怎么回事?”
  “就是那个大力士,”惶惶不安的逃命者大声说,“他呼出的气刮起了这阵大风。”
  “要是这样,我们可敌不过他,”人们这会也害怕起来,说,“你还是继续逃命吧。”
  男子又慌张地跳起来就跑。不一会儿,遇上另一群人,他们正在锄地准备下种。他们抬起身,惊讶地望着他。
  “喂,你去哪儿?跑得这样快,有谁在追你吗?”他们高声说。
  “有个自称大力士的人在追我,”男子呼哧呼哧地说,“能救救我吗?”
  人们笑起来。“我们有十个人,”他们说,“对付一个所谓的大力士毫无问题。来,呆在我们身边等他吧。”
  男子谢天谢地地倒在土堆上,想缓口气。这时锄地的人感到被一阵劲风抬了起来,吹得他们东倒西歪到处乱跑。
  “哎,”他们说,“怎么回事?”
  “就是那个大力士,”男子沮丧地说,“他呼出的气刮起了这阵大风。”
  “要是这样,我们可敌不过他,”锄地的这群人说。“你还是继续逃命吧。”他们也一个个脸朝下趴到地上,希望大力士经过时看不见他们。
  可怜的男子这时几乎要累死了,他吃力地爬起来,挣扎着,甚至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跑下去。
  不久,他再次遇到一群人,他们正在一块土地上种高粱
  “喂,你去哪儿?”他们惊奇地问,“跑得这样快,有谁在追你吗?”
  “有个自称大力士的人在追我,”可怜人声音微弱地说,“能救救我吗?”
  “瞧,我们有十多个人,”有人答道,“我想大力士也不会找这么多人的麻烦的。来,呆在我们身边等他吧。”
  男子摇摇晃晃一头栽倒在地,累得不吭气了。然而过了一会儿,一阵强风袭来,卷起这些播种的人,在半空翻了几翻,又摔到地上滚作一团。
  “哎,”他们喘息着说,“怎么回事?”
  “就是那个大力士,”男子绝望地说,心里很明白结果会如何。
  “那么,你还是继续逃命吧,”吓慌了的人们说着,也纷纷扔下长锄头和一把把种子,手忙脚乱地跑进树林里藏起来。
  男子感觉自己要完了,他最后一次挣扎着站起来,往前跑。他沿路拐了个弯,猛然发现前面猴面包树下好像坐着一个巨人般的身影,那一双巨腿横搁在道上。
  “刚逃出虎口,又撞进狼窝,”男子想,准备躲进一簇灌木林中。“不,不能停下来!再没有比坐等死亡更糟的了。”
  他斗胆继续跑过去,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
  到了猴面包树下,他才看清那儿坐着一个巨人,四周全是烤熟的象肉,那巨人一面贪婪地吃,一面把大骨头扔进背后的树林里。
  “站住!”巨人打雷似地说,“跑得这样快,有谁在追你吗?”
  精疲力竭的男子瘫倒在巨人脚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有个自称大力士的人在追我,能救救我吗?”
  “当然能,”巨人轰轰地说。“我是森林巨人,来,呆在我这儿等他来吧。”
  大力士呼出的气形成一阵旋风,一下将可怜的人吹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几转,落到离巨人稍远的地方。
  “过来,”森林巨人叫道,“你不想叫我救你吗?”
  “我停不住啊,”男子解释说,“这是大力士给吹的。”
  巨人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和善地一笑,说,“把手伸过来,我给你压着,这个自吹自擂的大力士就不会把你吹走了。”
  她们就这样坐着——男子的手几乎要被巨人压碎了——一直坐到大力士冲过来。大力士正在火头上呢!
  “把这人交给我,”他对巨人咆哮道,“他是我的!我要吃掉他!”
  “过来拿吧,”巨人说,咧嘴可怕地笑了笑。
  大力士扑向巨人,巨人起身还击。他们跳上跳下,扭作一团,踢打着,角斗着,腿缠在一起,都想把对方摔到地上。后来,他们为了挣脱对方,都用力一跳,一起跳到空中,消失在远方。
  男子开始还不相信突如其来的好运,等明白过来,马上悄悄溜进森林,开始朝家里跑。他回到家,席图见了喜出望外,因为她已不指望能再见着他了。他把自己惊人的历险都讲给了她听,极力把自己说得像一条好汉。可席图压根儿不信。
  “这对你是一次教训,”她严峻地说,“再也不要自吹自擂了。不管你多聪明强壮,多有钱有势,总还有人会超过你的!”
  丈夫不得不承认妻子的话说得对。
  至于真正的大力士与森林巨人呢,他们还在天上一直格斗到现在。他们打累了,就坐在云头上休息,恢复了体力再站起来接着打。你要是注意听的话,有时还会听到他们格斗的声音。人们会对你说那是雷声,但你心里很明白,那是真正的大力士与森林巨人在高高的云端里格斗哩!

水瓶座男煮夫观念大PK

 水瓶男   寻求自在而且极富开拓精力的水瓶男,是不管怎样也没办法承受,宅在家里当煮夫这么既单调又单调的日子的!在水瓶男看来,由本该在外打拼工作的老爷们儿回归家庭做起“煮夫”,不免有吃软饭的嫌疑,更有或许会被讪笑为自个是女性的傀儡,这么的话,自个作为男子汉的面子还安在?所以,水瓶男拒当煮夫!

射手座男煮夫观念大PK

射手男   射手男的独立精力很强,喜爱依然故我,寻求无尚安闲,厌烦遭到任何方式的捆绑。若把他们“软禁”在“巴掌大”的家里,请求他们洗衣煮饭带孩子,射手男一定会抓狂到溃散!射手男以为若自个成天呆在家里也不出外作业赚钱,担负起男子汉应有的职责,不只会引起周围人的谴责,恐怕也会被自个的孩子瞧不起吧。

特殊男闺蜜性情怎么,天蝎座找到专属你的暖男

天蝎男:逼你直面自个的心里   坚定不移的天蝎座男子,他有无限的热量。假如你走运,他会操控热量。不然他会突然发热把你烧焦,你要时间预备避开他,逃离风险。他们要么使你感到男子汉气魄,并且笑得很甜美;要么你会觉得他们很凶恶,极好色,并且豪情游移不定。   尽管内敛的天蝎男不大会自动与人往来,可外冷内热的他们一旦变成男闺蜜,会依靠你,对你坦诚相待,并运用本身敏锐的第六感以及丰厚的幻想力,把握住你的心

天秤座是牢靠男?

天秤男 牢靠指数:★☆☆☆☆ 气质典雅的天秤男对心爱之人关怀备至、关怀入微,情感上他是个极好的至交和伴侣。可当遇到日子中各种敌对、艰难和烦恼,他便有多远躲多远,毫无男子汉气魄。面临这种只能在晴天谈情说爱,不能在雨天共负祸患的男子,你可得衡量了解(完)

巨蟹座恶感男友啥

巨蟹座:性情孤僻   巨蟹女喜爱享用与恋人一同同享的私密韶光,也十分介意自个的居家日子,但这并不代表她们也喜爱恋人把自个的心里国际定位在“家”的小小天空中。巨蟹女觉得,恋人和自个两情相悦固然是好,但假设男子的国际中只剩两自个,关于男子汉的胸怀来说,也未免太狭窄。男子应当有自个的交际圈,有解闷作业压力的别的途径,这么才或许为女性分管得更多。因而假设你是一特性情孤僻,罕见兄弟的人,要留神巨蟹女在心

巨蟹座男生婚后为啥抓狂

巨蟹座男生:常被抱怨没男子气魄  温情的巨蟹男喜爱将家庭环境安置得温馨而舒服,竭力给老婆孩子营建一个调和温暖的空气,因而,他们并不排挤一个男子比女性还要拿手做家务这回事。可偏偏女性并不这么以为,在他们看来,男子当“煮夫”是没有男子汉气魄的体现,乃至能够说是没有作业心的弱男,这么的中伤真实是委屈了巨蟹男!(完)

巨蟹座男生婚后为啥抓狂?

巨蟹座男生:常被抱怨没男子气魄温情的巨蟹男喜爱将家庭环境安置得温馨而舒畅,竭力给老婆孩子营建一个调和温暖的空气,因而,他们并不排挤一个男子比女性还要拿手做家务这回事。可偏偏女性并不这么以为,在他们看来,男子当“煮夫”是没有男子汉气魄的体现,乃至能够说是没有作业心的弱男,这么的中伤实在是委屈了巨蟹男!(完)

巨蟹座男子简略偷腥的五大期间

巨蟹座  期间一:觉得两自个做爱不行调和  孟子老先生说过:食色性也。关于对家庭日子格外注重的巨蟹来说,更是如此。  期间二:作业压力太大的时分  有时分,当巨蟹座男子需求发泄心里压力,而又不期望对方太累时,就会偷腥。  期间三:仅仅由于太孤寂的时分  假设巨蟹座一自个在外面打拼,如此孤寂的人,谁能请求他们守身如玉?  期间四:当夫妻吵架的时分  当巨蟹座发现对方无法给自个想要的安慰和温暖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