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实的朋友(印度)

童话故事网友2016-02-26 00:19:43

  有天早晨一只老河鼠从他的洞里伸出头来。他有明亮的小睛和坚硬的灰色颊须,他的尾巴好像是一条长长的黑橡皮。小们在他塘里游来游去,看起来真像一群黄色的金丝雀,他们的母亲全身纯白,配上一对真正的红腿,她正在教他们怎样在中倒立。
  “你们要是不会倒立,就永不会有跟上等人来往的机会,”她不断地对他们说,并且她时常做给他们看,怎样才可以倒立起来。可是小鸭们并不注意她。他们太年轻了,完全不知道,跟上等人来往的好处。
  “多么不听话的孩子!”老河鼠嚷道,“他们实在应当淹死。”
  “不是的,”母鸭答道,“开头不容易,对谁都是一样,做父母的要有耐心才好。”
  “啊!我一点也不懂做父母的情感,”河鼠说,我不是个有家室的人。
  其实,我从没有结过婚,也决不想结婚。爱情就它本身来说也很不错,可是友谊却比它高尚得多。老实说,我不知道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忠实的友谊更高贵、更难得的东西。”
  “那么请问,你以为一个忠实的朋友究竟有些什么样的义务?”一只绿色梅花在近旁一棵柳树上,听见他们的谈话便插嘴问道。
  “对啊,我也就是想知道这一点,”母鸭说,她便游到池子的那一头去,倒立起来,给她的孩子们做一个好榜样。
  “你问得多傻!”河鼠大声说,“自然啊,我希望我的忠实的朋友对我忠实。”
  “那么你又怎样报答呢?”小鸟说,他拍起他的小翅膀,跳上了一根银色的桠枝。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河鼠答道。
  “我给你讲一个这方面的故事吧,”花雀说。
  “这是跟我有关的故事吗?”河鼠问道,“要是那样的话,我倒高兴听,因为我很喜欢小说。”
  “这个故事也可以用到你身上,”梅花雀答道,他飞下来,站在河岸上,开始讲着“忠实的朋友”的故事。
  “从前,”梅花雀说道,“有一个非常老实的小家伙名叫汉斯。”
  “他很有名吗?”河鼠问道。
  “不,”梅花雀答道,“我一点儿也不觉得他出名,不过他的心肠好,而且有一张很滑稽的、和善的圆脸,那倒是很多人知道的。他一个人住在一间小茅屋里,每天在他的园子里工作。在他那一带地方没有一个花园像他的那样可爱的。那儿有美洲石竹,有紫罗兰,有荠,有法国的松雪草。有淡红色蔷薇,有黄蔷薇,有番红花,有金色、紫色和白色的堇菜。耧斗菜和碎米荠,牛膝草和野兰香,莲香花和鸢尾,黄水仙和丁香都按照季节依次开花,一种花刚谢了,另一种花又跟着开放,园中永远看得见美丽的东西,永远闻得到好闻的香气。
  “小汉斯有许多朋友,不过里面最忠实的却要算磨面师大修。的确这个有钱的磨面师对小汉斯是极忠实的,他每次走过小汉斯的花园一定要靠在篱笆上折一大束花,或者拔一把香草,要是在有果子的季节,他一定要拿梅子和樱桃装满他的衣袋。
  “磨面师常常对小汉斯说:‘真朋友应当共享一切。’小汉斯听着,点头微笑,他觉得自己有一个思想这么高超的朋友,是很可骄傲的事。
  “的确,有时候邻居们也觉得奇怪:那个有钱的磨面师不管他有100袋面存在他的磨坊里,又有六头奶牛和一大群绵羊,他却从没有给过小汉斯一点东西;不过小汉斯始终没有想过那些,而且磨面师常常对他讲些关于真正友谊的不自私的事情,在他,再没有什么比听他朋友讲那些奇妙事情更使他高兴的了。
  “小汉斯就这样一直在他的园子里劳动着。在春、夏、秋三季里他很快乐,可是冬天一来,他没有果子或者鲜花带到市场去卖,他就得大大地挨饿受冻,常常连晚也吃不上,只吃一两个干或者硬核桃就上床睡觉了。在冬天他还很寂寞,因为磨面师在那些时候从没有来看过他。
  “磨面师常常对他妻子说:‘雪还没有化的时候,我去看小汉斯,是没有好处的,因为人在困难时候,应该让他安静,不应当有客人去打扰他。这至少是我对于友谊的看法,我相信我是对的。所以我要等倒春天来,才去探望他,那时他便可以送我一大篮樱草,这会使他非常高兴。’  “他的妻子正坐在壁炉旁一把舒适的圈手椅上,对着一炉旺柴火,便答道:‘你为着别人想得很周到,的确很周到。听你谈起友谊,真叫人满意。
  我相信连牧师本人也讲不出这样美丽的事,哪怕他住在一所三层的楼房里,小手指上还戴了一个金戒指。’  “这时磨面师的最小的儿子在旁边插嘴说:‘可是我们不能请小汉斯到这儿来吗?要是可怜的汉斯有困难的话,我愿意把我的分一半给他,我还要给他看我的小白兔。’  “磨面师听见这话便嚷起来:‘你这孩子多傻!我真不明白送你上学念书有什么用。你好像什么都没有学到。你听我说,要是小汉斯到了我们这儿,看见我们的一炉旺火,看见我们的好的饮食、和大桶的红酒,他说不定会妒忌的,妒忌是件最可怕的事,它会损害人的天性。我决不愿意叫汉斯的天性给损害了。我是他最好的朋友,我要永远照管他,并且留心他不要受到任何的诱惑。而且,要是汉斯到了这儿,他也许会要求我赊欠点面粉给他,这是我办不到的事。面粉是一件事,友谊又是一件事,不能够混在一块儿。你看,这两个词儿念起来声音差得很远,意思也完全不同。每个人都看得出来。’  “磨面师的妻子给自己斟了一大杯温热的麦酒,一面称赞道:‘你说得多好!真的我在打瞌睡了。真正像在礼拜堂里听讲一样。’  “磨面师答道:‘做得好的人多,可是说得好的人却很少,可见两者之中还是说话更难,而且也更漂亮。’他用严厉的眼光望着坐在桌子那面的小儿子,那个孩子十分不好意思,低下头,满脸通红,眼泪偷偷地掉到他的杯里去了。然而,他年纪还这么小,你们得原谅他啊。”
  “这是故事的收场吗?”河鼠问道。
  “当然不是,”梅花雀答道,“这是开头啊。”
  “那么你太落伍了,”河鼠说,“现在会讲故事的人都是从收场讲起,然后讲到开头,最后才是中段,这是新方法。前些时候我听见一个批评家讲起这些话,那天他正同一个年轻人在池塘边散步。他谈起这个问题发了长篇大论,我相信他说得不错,因为他头顶全秃了,梁上架着一副蓝眼镜,并且只要年轻人一讲话,他就回答一声,‘呸!’不过请你还是把你的故事讲下去吧。我很喜欢那个磨面师。我自己也有一大堆美丽的情感,所以我非常同情他。”
  “好的,”梅花雀说,他时而用这只腿跳,时而又用那只腿跳,“等到冬天一过去,樱草开出浅黄色的星花来的时候,磨面师马上对他妻子说,他想下山去探望小汉斯。
  “他的妻子大声称赞道:‘啊,你心肠多好啊!你总是想着别人。你千万不要忘记把大篮子带去装花回来。’  “磨面师便用一根结实的链把风车的翅子缚在一块儿,又将篮子挂在他的胳膊上走下山去。
  “磨面师见着小汉斯便招呼道:‘早安,小汉斯。’  “汉斯把身子支在他的铁铲上,满面笑容地回答:‘早安。’  “磨面师问道:‘这一个冬天你过得怎样?’  “汉斯大声说:‘啊,承你问起这个,你实在太好了,你真是太好了。
  过去我倒有过一点儿困难,可是春天已经来了,我真快乐,我所有的花全开得很好。’  “磨面师说:‘这个冬天我们常常讲起你,我们常常担心你怎样地在过日子。’  “汉斯说:‘你太厚道了,我倒有点害怕你已经把我忘记了。’  “磨面师说:‘汉斯,你这个想法真叫人惊奇,友谊绝不会使人忘记。
  这就是友谊的了不起的地方,不过我想你也许不懂生活的诗意。还有,啊,你的樱草多好看!’  “汉斯答道:‘它们的确很好看,并且我今年运气真好,会有这么多的樱草,我要把它们带到市上去,卖给市长小姐,得到钱来赎回我的小车。’  “磨面师说:‘赎回你的小车?你是说你已经把小车卖掉了吗?这多傻啊!’  “汉斯说:‘啊,我不得不这样做。你知道冬天对我是个很艰难的时期,我真的没有一个钱买面包。所以我最初卖掉我礼拜天穿的衣服上的银钮扣,随后卖掉我的银链子,后来又卖掉我的大烟斗,最后卖掉我的小车。可是我现在就要把它们全赎回来。’  “磨面师说:‘汉斯,我愿意把我的小车给你。它不算十分完好,的确,它有一边是落了,轮条也有点毛病;可是不管这个,我还是要把它送给你。
  我知道,我是非常慷慨的,并且很多人都会认为我送掉它是件很傻的举动,可是我跟一般人不同。我以为慷慨就是友谊的精华,并且我还给自己留着一辆新的小车。不错,你大可以放心,我会把我的小车给你。’  “小汉斯那张滑稽有趣的圆脸上充满了喜色,他说:‘阿,你真慷慨。
  我可以毫不费力地把它修好,因为我屋里有一块木板。’  “磨面师说:‘一块木板!啊,我正想找块木板来补我的仓顶。我仓顶上有个大洞,要是我不塞住它,谷子都会受潮的。幸好你提起了它!一件好事常常引起另一件来,这句话真不错。我已经把我的小车给了你,现在你要把你的木板给我了。不用说,小车比木板贵得多,可是真正的友谊从来不留心这样的事情。请你马上把木板拿来,我今天就要动手修我的仓。’  “小汉斯大声说:‘我马上去。’他跑进他的小茅屋,把木板拖了出来。
  “磨面师望着木板,一面说:‘这块木板并不很大,我担心我用来补了我的仓顶以后就没有留给你补小车的了;不过,这当然不是我的错。并且我既然把我的小车给了你,我相信你一定高兴给我一些花作报答。篮子在这儿,请你给我装得满满的。’  “小汉斯接着篮子,带点烦恼地说:‘装得满满的吗?’因为这个篮子实在很大,他知道要是他把它装满,就没有花留下来拿到市上去卖了,可是他很想把他的银钮扣赎回来。
  “磨面师答道:‘当然啊,我既然把我的小车给了你,我觉得向你讨一点花,也不为过。我也许错了,可是我总以为友谊,真正的友谊是不带一点儿私心的。’  “小汉斯大声嚷起来:‘我亲爱的朋友,我最好的朋友,所有我园子里的花全听你自由使用。我宁愿早得到你的看重,至于我那银钮扣随便哪天都成。’他便跑去,把他园里所有的美丽的樱草全摘下来,装满了磨面师的篮子。
  “磨面师说:‘小汉斯,再见。’他把木板扛在肩头,大篮子拿在手里上山去了。
  “小汉斯说:‘再见。”他又很高兴地继续挖起土来,那辆小车太使他满意了。
  “第二天,他正把耐冬钉在门廊上的时候,听见磨面师的声音在大路上唤他。他便从梯子上跳下来,跑到花园里去,向墙外张望。
  “磨面师站在那儿,背上扛着一大袋面粉。
  “磨面师说:‘亲爱的小汉斯,你肯替我把这袋面粉扛到市上去吗?’“汉斯说:‘啊,真对不起,不过我今天实在很忙。我得把我那些藤子全钉起来,我那些花全浇了水,我那些草全剪平。’  “磨面师说:‘好,你说得不错,不过我就要把我的小车送给你了,你还拒绝我,我觉得你未免不讲交情。’  “小汉斯大声说:‘啊,你不要这样说,我无论如何,不会不讲交情。’他便跑进屋去拿了帽子,然后出去接过了那一大袋面粉,扛在他的肩头,动身往市上去了。
  “这是一个大热天,路上尘土多得可怕,汉斯还不曾走到第六个里程石,他就累得没有办法,不得不坐下来休息了。可是他又勇敢地继续向前走去,后来他到了市场。他在市上等了一忽儿,便把那袋面粉卖出去了,卖价很高,他得到钱立刻回家去,因为他害怕,要是他在市场上耽搁久了,说不定会在路上遇见强盗的。
  “晚上小汉斯上床睡觉的时候,他对自己说:‘今天实在是很吃力,不过我倒高兴我并没有拒绝磨面师,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并且他就要把他的小车送给我。’  “第二天大清早磨面师就下山来拿卖面粉的钱,可是小汉斯太疲倦了,他还睡在床上。
  “磨面师说:‘说老实话,你太懒了。我就要把我的小车给你,你应当更勤快点才像话,懒惰是一件大罪,我当然不喜欢我有个偷懒朋友。你一定不会怪我跟你很坦白地直说。自然啊,我要不是你的朋友,我决不会这样做的。可是如果一个人不能把自己的意思直说出来,那么还用得着友谊干吗?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说漂亮话,讨好人,巴结人,可是一个真心朋友却总是说些不中听的话,并且不惜给人苦吃。的确,一个真正的真心朋友是高兴这样做的,因为他知道他是在做好事。’  “小汉斯揉着他的眼睛,脱下他的睡帽来,一面说:‘请你原谅,我实在太累了,我还想在床上躺一会儿,听听小鸟儿唱歌。你知道我听过小鸟儿唱歌以后做事情总是更有精神吗?’  “磨面师拍着小汉斯的背说:‘好,我听见很高兴,因为我要你穿好衣服马上就到我磨坊来,给我补谷仓顶。’  “可怜的小汉斯很想就到他自己的园子里去工作,因为他的花已经有两天没有浇水了,可是磨面师是他一个极好的朋友,他不愿意拒绝他。
  “他便用一种半羞惭半害怕的声调问道:‘如果我说我很忙,你会以为我不讲交情吗?’  “磨面师答道:‘是啊,我并不觉得我对你要求得太多,既然我要把我的小车送给你;不过要是你不肯,我就自己动手做。’  “小汉斯连忙叫起来:‘啊,绝不可以。’他从床上跳下来,穿好衣服,走到谷仓那儿去了。
  “他在那儿做了一整天,一直做到黄昏,黄昏时分磨面师来看他究竟做得怎样了。
  “磨面师快乐地叫起来:‘小汉斯,你把屋顶上的洞补好了吗?’  “小汉斯从梯子上爬下来,答道:‘完全补好了。’  “磨面师说:‘啊,世界上再没有比替别人做事情更快乐的了。’  “小汉斯坐下来,揩着额上的汗答道:‘听你谈话,的确是大的光荣,极大的光荣,可是我害怕我永远不会有你这样的美丽的思想。’  “磨面师说,“啊,你慢慢儿就会有的,不过你得再努力些。现在你才只做到友谊的实行;将来有一天你也会有理论的。’  “小汉斯便问:‘你真的以为我会吗?’  “磨面师答道:‘我一点儿也不怀疑,不过现在你既然补好了屋顶,你最好就回家去休息,因为我明天还要你把我的羊赶到山上去。’  “可怜的小汉斯对这件事情连一句话也害怕说,第二天大清早磨面师便把他的羊赶到茅屋外面来了,汉斯只好带它们上山去。这样的来回一趟就花了他整天的功夫;他回到家的时候,人疲倦得要命,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一直睡到大天亮。
  “他对自己说:‘我今天在园子里一定多快活啊。’他马上就去工作了。
  “然而他还是永远不能够照料他的花,因为他的朋友磨面师仍旧常常跑来麻烦他,派他去出长差,不然就叫他到磨坊里去帮忙。小汉斯有时也很痛苦,他害怕他的花会以为他已经忘记了它们,不过他还用这样的一个想法来安慰自己,就是,磨面师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常常对自己说:‘况且他就要把他的小 车给我,那完全是一种慷慨的行为。’  “小汉斯就这样不断地替磨面师做事,磨面师也不断地对他讲起种种关于友谊的美丽事情,汉斯把那些话全记在一本笔记本上,晚上常常拿出来读,因为他是一个非常好学的人。
  “有一天晚上小汉斯正坐在家里烤火,忽然听见响亮的敲门声。这个夜里天气很坏,风一直在房屋四周怒吼,狂吹,他起初还以为这只是风暴声。
  可是第二下敲门声又响起来了,随后又是第三下,比前两下声音更大。
  “小汉斯对自己说:‘这是一个穷苦的出门人。’他便跑去开门。
  “门前站着磨面师,一只手提一个灯笼,另一只手拿一根手杖。
  “磨面师看见他,便叫起来:‘亲爱的小汉斯,我碰到很不幸的事情了。
  我的小儿子从梯子上跌下来受了伤,我现在去请医生。可是医生住在很远的地方,今晚上天气又是这么坏,我刚才忽然想起,要是你替我跑一趟,那倒好得多。你知道我就要把我的小车给你,所以你应该替我做点事情来报答,这是很公平的。’  “小汉斯大声说:‘当然啊,你跑来找我,我觉得非常荣幸,我马上就动身。不过你得把你的灯笼借给我,因为夜里黑得很,我害怕我会跌到沟里去。’  “磨面师却答道:‘对不起,这是我的新灯笼,要是它出了毛病,对我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小汉斯大声说:‘好,不要紧,我不用它了。’他把他那件宽大的皮衣和那顶暖和的红色便帽取下来穿戴好,又缠了一根围巾在颈项上,便动身了。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夜!天很黑,小汉斯伸手看不见自己的指头,风刮得很厉害,他几乎站不稳了。可是他非常勇敢,他大约走了三个钟头以后,居然走到了医生的家,他敲着门。
  “‘谁呀?’医生从他寝室的窗里伸出头来,大声问道。
  “他说:‘医生,我是小汉斯。’  “医生又问:‘小汉斯,你来做什么?’  “他答道:‘磨面师的儿子从梯子上跌下来受了伤,磨面师要你马上就去。’  “医生说:‘很好。’他便叫人备马,又穿好靴子,拿了灯笼,走下楼来,骑着马,朝着磨面师家的方向走去,小汉斯吃力地跟在马后。
  “可是风暴越来越厉害,雨下得像河流一样,小汉斯看不清路,也赶不上马了。后来他迷了道,就在一片沼地上面转来转去,那是一块很危险的地方,因为到处都是很深的洞穴,可怜的小汉斯就淹死在这儿了。第二天他的尸首被几个牧羊人找到了,正浮在一个大池塘的水面上,他们把他抬回他的茅屋里去。
  “小汉斯下葬的时候,大家都去参加,因为他平日很得人心,丧主便是磨面师。
  “磨面师说:‘我既然是他最好的朋友,那么理应由我占最好的地位。’所以他便走在行列的最前头,穿一件黑色长袍,时时用一块大的手帕揩眼睛。
  “葬礼完毕,送葬的人都舒舒服服地坐在客栈里面,喝香料酒,吃甜点心,铁匠忽然说:‘小汉斯的死对每个人的确都是一个大损失。’  “磨面师答道:‘无论如何对我是个大损失,我差不多已经把我的小车给他了,我现在真不知道拿它来做什么好。它放在我家里对我很不方便,它破烂得没有办法,我又不能拿它卖钱。我以后一定要当心不再把任何东西送人。人常常吃慷慨的亏。’  “又怎样呢?”过了好一忽儿河鼠说。
  “怎样,我的故事讲完啦,”梅花雀说。
  “可是磨面师的结果怎样呢?”河鼠问道。
  “啊!老实说我并不知道,”梅花雀答道,“我相信我不会关心这个。”
  “显然你天性里面并没有同情,”河鼠说。
  “我害怕你还不大明白这个故事里面含的教训,”梅花雀说。
  “你说什么?”河鼠嚷道。
  “教训。”
  “你是说这个故事里面有一种教训吗?”
  “当然啊,”梅花雀说。
  “好吧,”河鼠很生气地说,“我觉得你讲故事以前,就应当先告诉我那个。要是你那样做了,我一定不会听你的;说实在话,我应当像批评家那样说一声‘呸’。不过我现在还可以说。”所以他拚命地叫出了一声“呸”,又拿尾巴扫了一下,便回到他的洞里去了。
  “你喜不喜欢河鼠?”过了几分钟母鸭用脚拍着水浮上水面来了,她向梅花雀问道,“他有很多的优点,不过拿我来说,我有一般的母亲的情感,看见决心不结婚的人,总要掉眼泪的。”
  “我害怕我把他得罪了,”梅花雀说,“因为我对他讲了一个带教训的故事。”
  “阿哟!这倒常常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母鸭说。
  我完全同意她的话。

摩羯座干过最羞耻的事是什么

摩羯座的人是一个比较内敛的人,平时就不怎么爱和人沟通,是一个比较老实、踏实的人,挺内向的。但是摩羯们的内心里也是小闷骚的,特别的喜欢看言请小说。有一次不知道是摩羯们睡觉前喝太多水了,还是做了什么梦了,竟然尿床了、尿床了、尿床了!天啊,当同宿舍的人听到了有滴水声,以为是水龙头没有关紧,原来是尿床滴水到地板……这是摩羯们这一辈子干过的最羞耻的事情,想忘都难呀,摩羯宝宝们估计一辈子都不想都提起这样难为

天秤座必过的门槛

天秤座真爱的门槛:魅力无边天秤座不会狂热地追求你,他会把你写进小说里。他不会恶意的挑逗你,他会说乐意为您效劳。他表现的不是非常的 积极,除非你对他很确定。他的爱情稳扎稳打,稳定平衡,是他的原则,他会因为觉得麻烦而不愿意去换一个爱人。不是每个天秤座的男人都爱猫,不是每个天秤座 的女人都热衷动漫,但是他们大多数人都有着艺术天赋,并且愿意无偿的对你提供帮助,只要你对他们是真诚的好。人家说借人钱,不借道

水瓶座本周爱情好日子吉时(4.21-4.27)

水瓶座 本周水瓶座的爱情开展真是顺风顺水,夸姣到爆。独身者,遇到有缘人的地址或许是兄弟的婚礼上,或许是集会活动上,或许是经过亲朋介绍,但不管哪一种,你都能领会到缘分的夸姣。有伴者这周的爱情日子有些像浪漫爱情小说,既传奇又唯美,首要是你不必花任何心思,对方就能读懂你的心思,带给你无尽的惊喜! 约会好日子:4月26日 约会吉时:10:00(完)

水瓶座的性情是本啥书

水瓶座(荒谬小说)   水瓶座的性情就像一本荒谬小说,之所以成为荒谬,其体如今他们比双子座还来得改动多端难以揣摩,有时分瓶子满怀决心的做一件事,但是过后却又不知道意图安在,有时分觉得自个的日子过火单调,大举改动自个的日子节奏,却又俄然觉悟无聊完全。有时分,瓶子情不自禁的幻想,却又不知道幻想的含义在哪里。水瓶座耐久无法单纯的做一件作业,耐久期望每件事做的都有含义,但是正本他们做的每一个件事都有或

水瓶座是哪种盛行体

水瓶座凡客体   造句:“爱听歌,爱小说;爱洒脱,不爱纠结;爱自个,也爱我所爱。不是王子,不是公主,我是喜爱发现夸姣的水瓶。” 梦想力满意丰盛的水瓶,如何会走他人的路,还让他人说?满意分外的凡客体,几乎即是为他们量身发明的,能毫不含糊的发明出归于他们自个的特征。

水瓶座最巴望的爱情办法

水瓶座——过把瘾办法充溢奇思怪想的瓶子必定不会把一场爱情搞得浪漫,相反,王朔小说过把瘾的吵架办法很或许在瓶子的情感国际里轰轰烈烈的扮演。正本瓶子也不是没事找事,只不过心中总占据着太多的主意需求沟通和发泄,只怅惘动身点和效果不是一回事。海衣苍朵十的BLOG里有一句经典名言,不把你折腾地差不多了,你怎样能铭肌镂骨?这即是瓶子巴望的爱吧。

水瓶座每周游览出行运1013-1019

水瓶座 游览出行: ★☆☆☆☆ 游览类型:近郊游览 游览同伴:街坊 游览必备: 润肤露走运日: 星期五开运物: 腕表开运服饰: 修身小西装开运食物: 菠萝走运数字: 0吉运方位: 正南边向运势内容: 运势较弱,不宜出外游览,易发特性险状况,呆在家里看电视、小说一样能够放松心境,也能够趁此刻间拾掇一下杂物。(完)

水瓶座的性情是啥书

水瓶座 — 荒谬小说有时分,瓶子满怀意图的做一件作业,可是过后却又不知道意图安在;有时分,瓶子情不自禁的愿望,却又不知道愿望的含义在哪。水瓶座永久无法单纯的做一件作业,永久期望做得每件事都有含义,可是正本做的每件作业都很单纯,每件作业都很有或许成为荒谬的化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