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孩(英国)

童话故事网友2016-02-26 00:19:55

  从前有一天晚上两个穷樵夫正穿过一个大松林走回家去。这是冬天,又是一个非常寒冷的夜晚。地上雪铺得很厚,树枝上也是一样地积了雪。他们走过的时候,两旁的小树枝接连地被霜折断;他们走到瀑布跟前,她也静静地悬在空中,因为她已经被冰王吻过了。
  这个夜晚真冷得厉害,连鸟兽也不知道该怎样保护自己。
  狼夹着尾巴从矮林中一颠一跛地走出来,嗥道:“唔!真是很怪的天气。
  为什么政府不想个办法?”
  “啾!啾!啾!”绿梅花雀叫道,“衰老的大地死了,人们用白寿衣把她收殓了。”
  “大地要出嫁了,这是她的结婚礼服,”斑鸠在悄悄地说。他们的小红脚冻伤得厉害,可是他们觉得对这个情景应当取一种带浪漫性的看法。
  “胡说!”狼咆哮道,“我告诉你们,这全是政府的错,要是你们不相信我的话,我就要吃掉你们。”狼有着非常实际的头脑,他永远不愁没有个好的理由。
  “啊,至于我呢,”啄木鸟是一个天生的哲学家,他插嘴道:“我不喜欢这种原子论的解释。一件事要是怎样的,它便是怎样的,现在天气太冷了。”
  天气的确太冷。住在高高的杉树上的小松鼠们接连擦着彼此的子取暖,兔子们在他们洞里缩着身子,不敢朝门外看一!唯一似乎喜欢这种天气的就是大角鸱。他们的羽毛让白霜冻得很硬,可是他们并不介意,他们骨轳轳地转动他们又黄又大的眼睛,隔着树互相呼唤着:“吐毁特!吐伙!吐毁特!吐伙!天气多好啊!”
  两个樵夫只顾向前走着,一路上起劲地向他们的手指头吹气,用他们笨重的有钉的靴子在雪块上乱踏。有一回他们陷进一个雪坑里去,爬起来的时候,他们一身白得就像正在磨的磨面师;又有一回他们在坚硬光滑的冰(沼地上的冻成了冰)上失了脚,他们的柴捆跌散了,他们不得不拾起来绑在一块儿;还有一回他们觉得已经迷了路,害怕得不得了,因为他们知道雪对待那些睡在她怀里的人素来是很残忍的。不过他们信任那位守护着一切出门人的好圣马丁①便顺着原路退回去;他们小心地下着脚步。后来终于走到了树林口,看见下面山谷里远远地闪着他们村子的灯光。
  ①司旅行之神。
  他们看见自己出了险,高兴得不得了,便大声笑起来,在他们眼里大地仿佛是一朵银花,月亮就像一朵金花。
  然而他们笑过以后,就忧愁起来了,他们想起了自己的贫穷,一个樵夫便对他的伙伴说:“我们为什么还要高兴呢,既然生活偏向有钱人,不是向着像我们这样的穷人?我们还不如冻死在林子里,或者让野兽抓住我们来弄死。”
  “真的,”他的伙伴答道,“有的人享受得很多,有的人享受得很少。
  不平已经把世界分掉了,可是除了忧愁以外,没有一件东西是分配得平均的。”
  可是他们正在互相悲叹他们的贫苦的时候,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从天上掉下一颗很亮、很美的星来。它从别的星星旁边经过,溜下了天边,他们惊奇地望着它,他们觉得它好像落在小羊圈旁边大约有一箭之远的一丛柳树后面。
  “呀!哪个找到它就可以得到一坛金子!”他们叫道,便跑起来,因为他们太想金子了。
  一个樵夫比他的伙伴跑得快,他追过了那个人,从柳树丛中穿出去,到了柳树外面,看呀!白雪上面的确有一个金的东西。他连忙跑过来,到它跟前,弯下身子,用两只手去摸它,这是一件精致地绣着许多星星的金线斗篷,叠成了许多折子。他大声对他的伙伴说他已经找到天上掉下来的宝物了,等他的伙伴走近,他们就在雪中下来,打开斗篷的折子,准备把金子拿来平分。可是啊哟!那里面没有金,也没有银,的确,连任何宝物都没有,只有一个睡着的婴孩。
  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便说:“我们的希望就只得着这个痛苦的收场,我们的运气实在不好,一个小孩对男人有什么好处呢?我们还是把他丢在这儿,走我们的路吧。你我都是穷人,又还有我们自己的孩子,我们不应当把我们孩子的饮食分给别人。”
  可是另一个人却回答道:“不,把这个小孩丢在这儿,让他冻死在雪里,会是一件坏事情,虽然我跟你一样穷,还要养活好几口人,锅子里的东西又很少,可是我要把他带回家去,我的妻子会照应他的。”
  他很慈爱地抱起小孩来,用斗篷裹住小孩的身子,免得小孩受寒,随后便走下山回到村子里去,他的傻气和他的软心肠叫他的伙伴非常惊奇。
  他们到了村子里,他伙伴对他说:“你得了小孩,那么把斗篷给我吧,我们应当平分的。”
  可是,他回答:“不,因为斗篷既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它是小孩一个人的。”他便跟他的朋友告了别,走到自己家里去了。他敲着门。
  他的妻子开了门,看见丈夫平安回来了,她搂住他的颈项接了吻,又把他背上的柴捆放下来,还刷去他靴子上的雪,然后要他进屋去。
  可是他对她说:“我在林子里找到一个东西,我把它带了回来要你照应。”
  他站在门外不进来。
  “是什么呢?”她大声问。“快拿给我看,我们家里空空的,我们正需要很多的东西。”
  他拉开斗篷,把睡着的小孩给她看了。
  “啊哟,丈夫啊!”她喃喃地说,“难道我们自己的小孩不够多,你还得带一个换来的孩子到我们家里来吗?①谁知道他不会给我们招来厄运呢?我们又用什么来养他呢?”她对他生气了。 “可是这是一个星孩啊,”他答道,他便把他怎样奇怪地找到那个小孩的经过情形对她讲了。 可是她还不肯息怒,她却挖苦他,生气地讲话,并且嚷着:“我们自己的小孩都吃不饱,难道还要养别人的小孩吗?谁来照应我们呢?谁又来给我们饮食吃呢?”
  ①传说有仙女拿一个奇丑的小孩换了别人的美丽的孩子去,所以“换来的孩子”不受人欢迎。
  “不要这样,上帝连麻雀也要照应的,上帝连它们也养。”他答道。 “麻雀在冬天不是也常常饿死吗?”她问道,“现在不就是冬天?” 她丈夫并不回答,却站在门外不进来。 一股冷风从树林里吹进门内,她打了一个寒栗颤抖起来。她就对他说:“你不把门关上吗?一股冷风吹进屋里来了,我冷啊。”“吹进硬心肠人家里来的风不总是冷风吗?”他反问道。妻子并不回答,却更靠近炉火了。 过了一忽儿,她掉过头去看他,她眼里充满了泪水。他连忙走进来,把孩子放在她的怀里。她吻着孩子,把他放到一张小床上去,他们自己最小的孩子就睡在那儿。第二天樵夫拿开那件珍奇的金斗篷,放进一个大柜子去,他妻子也取下孩子颈项上戴的琥珀项链放进柜子里。
  星该便跟樵夫的孩子们一块儿养育起来,在同一张食桌上吃,和他们在一处玩。他一年比一年地长得更好看,村子里所有的人都非常惊奇:怎么大家都是黑色皮肤,黑头发,单单他一个人又白又娇嫩,像上等的象一样,他的卷发又像黄水仙的花环。他的嘴唇像红色花瓣,他的眼睛像清水河畔的紫罗兰,他的身体像还没有人来割过的田地上的水仙。
  可是他的美貌给他带来了祸害。因为他长成骄傲,残酷而自私了。他看不起樵夫的儿女,也看不起村子里别的小孩,说他们出身微贱,而他自己却是很高贵的,从一颗星生出来的,他自命为他们的主子,称他们做他的用人。
  他毫不怜惜穷人,对瞎子或别的有残疾的,有任何病苦的人,他没有丝毫的同情心,他反而向他们丢石头,把他们赶到大路上去,吩咐他们到别处去讨饭。因此在他那个村子里除了无赖汉外,就再没有人第二次来求周济的。的确他迷恋美,瞧不起孱弱和丑陋的人,拿他们开玩笑;他爱他自己,在夏天风静的时候,他会躺在牧师的果园内水井旁边,望着水上映出的他自己的漂亮脸孔,并且因为他的美貌高兴得笑起来。
  樵夫夫妇两人常常责备他,说:“我们并没有像你对待孤苦无助的人那样地对待过你。为什么你对一切需要怜悯的人总是这么残酷呢?”
  老牧师常常找他去,想教会他爱一切生物,对他说:“苍蝇是你的弟兄。
  你不要害它。那些在林子里飞来飞去的野鸟有它们的自由。不要图你高兴就把它们捉来。蛇蜥和鼹鼠都是上帝造的,各有各的地位。你是谁,怎么可以给上帝的世界带来痛苦呢?就连耕田的马、牛也知道赞美上帝的。”
  可是星孩并不注意他们的话,却做出不高兴和藐视的样子,走开去找他那些同伴,又去领导他们。他的同伴都服从他,因为他长得很美,而且脚步轻快,会跳舞,会吹笛,会弄音乐。不管星孩引他们到什么地方,他们都跟他去;不管星孩吩咐他们做什么事,他们都做。他用一根尖的芦苇刺进鼹鼠的朦胧眼睛里的时候,他们都笑了;他拿石子去打大麻疯病人的时候,他们也笑了。在无论什么事情上面他都支配他们,他们的心肠也变硬了,就跟他的完全一样。
  有一天一个穷苦的讨饭女人走进村子里来。她一身衣服破烂不堪,她的脚让崎岖不平的道路弄得血淋淋的,她的情形十分悲惨,她走乏了,坐在一棵栗子树下休息。
  可是星孩看见她,便对他的同伴们说:“看啊!一个肮脏的讨饭女人坐在那棵好看的绿叶子树下面。来,我们把她赶走,她太丑、太难看了。”
  他便走近她,朝着她丢石子,嘲笑她,她带着惊恐的眼光看他,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樵夫正在近旁一个草料场里砍木头,看见了星孩的行为,便跑过去责备他,对他说:“你实在残忍,没有一点慈悲心,这个可怜的女人对你做了什么坏事情,你要这样待她呢?”
  星孩气得一张脸通红,顿着脚说:“你是什么人,敢来管我的行动?我不是你的儿子,不要听你的吩咐。”
  “你说的是真话,”樵夫答道,“不过我在林子里找到你的时候,我对你也动过怜悯心的。”
  女人听见这句话,大叫一声,就晕倒了。樵夫把她抱进他家里去,让他的妻子看护她,等她清醒过来了,他们又拿食物和饮料款待她。
  可是她不肯吃,也不肯喝,却只顾问樵夫:“你不是说这个孩子是在林子里找到的吗?是不是在十年前的今天?”
  樵夫答道:“是,我是在林子里找到他的,就是在十年前的今天。”
  “你找到他的时候,他带得有什么信物吗?”她叫道,“颈项上不是有一串琥珀项链吗?他身上不是包着一件绣着星星的金线斗篷吗?”
  “不错,”樵夫答道,“恰恰跟你所说的一样。”他从柜子里拿出斗篷和琥珀项链来,给她看。
  她看见它们,高兴得哭起来,她说:“他正是我在林子里丢失的小儿子。
  我求你快快叫他来。我为了找寻他,已经走遍了全世界。”
  樵夫和他妻子便走出去,唤了星孩来,对他说:“快进屋去,你会在那儿见到你的母亲,她正在等你。”
  星孩充满了惊奇和狂喜地跑进屋去。可是他看见她在那儿等他,便轻蔑地笑起来,说:“喂,我母亲在哪儿?这儿就只有这个下贱的讨饭女人。”
  女人回答他说:“我就是你的母亲。”
  “你明明疯了才说这种话,”星孩恼怒地嚷道,“我不是你的儿子,因为你是个讨饭女人,又丑,又穿一身破衣服。你还是滚开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讨厌的脏脸。”
  “不,你的确是我的小儿子,我在林子里生的,”她大声说,她跪在地上,伸出两只胳膊向着他。“强盗们把你从我身边偷走,丢在林子里让你死去,”她喃喃地说,“可是我一看见你,我就认得你,我也认得那些信物:
  金线斗篷和琥珀项链。我求你跟我来,我为了找寻你,已经走遍全世界了。
  我的儿,你跟我来,因为我需要你的爱啊。”
  可是星孩连动也不动一下,她的话一点儿也打动不了他的心,在这屋子里除了那个女人的痛苦的哭声外再听不见别的声音。
  最后他对她说话了,他的声音是残酷无情的:“倘使你真的是我母亲,那么你还是走得远远的,不到这儿来让我丢脸,倒好得多。因为我始终以为我是某一个星的孩子,没有想到我是像你刚才告诉我的那样,一个讨饭女人的小孩。所以你还是走开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啊哟!我的儿,”她叫道,“那么我走以前你不肯亲我吗?我为了找寻你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啊。”
  “不,”星孩说,“你太难看了,我宁肯亲毒蛇、亲蟾蜍,也不要亲你。”
  那个女人站起来,伤心地哭着走进树林里去了。星孩看见她走了,他非常高兴,就跑回他游伴那儿去,还想同他们一块儿玩。
  可是他们看见他来了,大家都挖苦他,说:“看啊,你跟蟾蜍一样地难看,跟毒蛇一样地可恶。你滚开,我们不许你跟我们一块儿玩。”他们把他赶出了花园。
  星孩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他们对我讲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我要到水井旁边去看看,水井会告诉我,我多漂亮。”
  他便走到水井旁边,往井里看去,啊!他的脸就跟蟾蜍的脸一样,他的身子就像毒蛇那样地长了鳞。他扑倒在草上哭起来,他对自己说:“这一定是我的罪过给我招来的。因为我不认我的母亲,赶走了她,对她又傲慢又残忍。所以我要去,要走遍全世界去找她,不把她找到,我就不休息。”
  樵夫的小女儿走到他身边来,她把她的手放在他的肩上,对他说:“你失掉了你的美貌,那有什么关系?请你留在我们这儿,我不会挖苦你。”
  他对她说:“不,我待我母亲太残忍了,这个灾难就是给我的惩罚。所以我应当走开,我应当走遍全世界,一直到我找着她,得到她饶恕的时候。”
  他便跑进树林里去,一路上唤着他的母亲,请她到他身边来,可是他听不见一声回应。他唤了她一个整天,到太阳下山的时候,他便躺下来,睡在树叶铺成的床上,鸟和兽看见他都逃开了,因为他们还不曾忘记他的残忍,除了蟾蜍和毒蛇,他身边没有别的生物,蟾蜍守望着他,迟钝的毒蛇在他面前爬过。
  早晨他起身来,从树上摘下几个苦果吃了,又伤心地哭着,穿过大树林往前走去。不管他遇到什么东西,他都向他们探问,有没有看见他的母亲。
  他对鼹鼠说:“你能够在地底下走路。告诉我,我母亲在那儿吗?”
  鼹鼠答道:“我的眼睛已经给你弄瞎了。我怎么会知道呢?”
  他对花雀说:“你能够飞过高树顶上,能够看见全世界。告诉我,你能够看见我母亲吗?”
  梅花雀答道:“我的翅膀已经给你在取乐的时候剪掉了。我怎么会飞呢?”
  他又问那只住在杉树上过着寂寞日子的小松鼠:“我母亲在哪儿?”
  松鼠回答:“你已经杀了我的母亲。难道你还想杀死你的母亲吗?”
  星孩哭了,他垂着头,恳求上帝创造的生物们宽恕他,又继续穿过林子走去,找寻那个讨饭女人。到第三天他走完了树林,又到平原上去。
  他走过村子的时候,小孩们都嘲笑他,丢石子打他,乡下人连谷仓也不让他睡,他们看他那样脏,怕他会使贮藏的麦子发霉,他们的长工也赶走他,没有一个人怜悯他。他始终得不到一点儿关于那个生他的讨饭女人的消息。
  虽然三年来他走遍了全世界找寻她,他常常觉得她就在他前面走着,他唤她,追她,一直到他的脚给又尖又硬的石头弄出血来。可是他永远追不上她,那些住在路旁的人都说没有看见过她或跟她相像的女人,他们都拿他的悲痛来开玩笑。
  三年来他走遍了全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他得不着爱,得不着亲切,也得不着仁慈,然而这正是他从前得意的时候为他自己创造的世界啊。
  有天晚上他走到一个城门口,这座城建筑在河边,四周围着坚固的城墙,他虽然很疲倦,而且脚又痛,可是他还准备进城去。然而守城的兵士们横着戟把城门拦住,粗暴地对他说:“你进城有什么事?”
  他答道:“我找寻我的母亲,我求你们准许我进去,因为她可能就在这个城里。”
  可是他们挖苦他,一个兵摆动他那部黑胡须,放下他的盾牌,大声说:
  “你母亲一定不高兴看见你,因为你比沼地上的蟾蜍和泽地上爬行的毒蛇还要难看。滚汗。滚开。你母亲不住在这座城里。”
  另一个手里拿黄旗的兵问他道:“谁是你的母亲,你为什么要找她?”
  他答道:“我的母亲就跟我一样也是个讨饭的,我以前待她很坏,我求你们准许我进去,让我求到她的饶恕,说不定她会在这座城里。”他们仍然不让他进去,他们还拿长矛戳他。
  星孩哭着转身走了,可是有一个人走了过来,这个人穿一件嵌金花的铠甲,他的盔上蹲着一头有翅膀的雄狮,他向守兵询问什么人要进城。守兵回答道:“那是一个讨饭的,又是一个讨饭女人的小孩,我们已经把他赶走了。”
  “不必,”那个人笑着大声说,“我们可以把这个丑东西当奴隶卖出去,会卖到一碗甜酒的价钱。”
  旁边正走过一个脸貌凶恶的老人,他大声说:“我愿意出那个价钱买他,”
  便付了钱,拉着星孩的手带他进城去了。
  他们走了好几条街,来到一个人家,墙头露出一棵石榴树,就在树荫下墙上开了一道小门。老人用一只雕花的碧玉戒指在门上挨了一下,门开了。
  他们走下五级阶,进到一个长满了黑色罂粟花的花园,园里还放了不少绿色瓦罐。老人便从他的缠头布上拿下一块花绸巾缚在星孩的眼睛上,赶着星孩在前面走。等到他把绸巾给星孩取开的时候,星孩才看见自己在一个地牢里,那儿燃着一盏牛角灯。
  老人用一个木盘盛着发霉的面包放到星孩面前说一句:“吃吧。”又用一个杯子盛着带味的水递给他,说一句:“喝吧。”等他吃了喝了以后,老人便走出去,锁上了门,又用一根铁链把门拴牢。
  第二天老人到地牢里来。这个老人其实是里比亚①魔术家中最能干的,他的本领还是从一个住在尼罗河坟墓中的魔术家那儿学来的。他带着凶恶的样子看星孩,吩咐道:“在这儿邪教徒城的城门附近一个树林里,有三块金钱。
  ①北非洲古国名。
  一块是白金,另一块是黄金,第三块金钱却是红的。今天你把白金给我拿回来,要是你不拿回来的话,我就要打你100下。你快点去,在太阳下去的时候,我在花园门口等你。当心你要把白金拿回来,否则会对你不利,因为你是我的奴隶,我花了一碗甜酒的价钱买了你的。”他又用那块花绸巾绑住星孩的眼睛引着星孩走出房屋,穿过那个种罂粟花的园子,走上了那五级铜阶。
  他又用那个戒指开了门,把星孩放到街上去了。 星孩走出了城门,走到魔术家所说的树林前面。 从外面看来,林子是十分美观的,好像里面充满了鸟语花香似的,星孩快乐地进去了。可是树林的美对他并没有好处,因为不管他走到哪里,地上到处都有又尖又粗的荆刺,拦住他的路,凶恶的荨麻刺痛他,蓟也拿它的刺来戳他,弄得他痛苦不堪。他从早到午,又从午到晚在林子里到处找遍了,始终找不着魔术家所说的那块白金。到了日落时候他伤心地哭着转身回去,因为他知道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他。
  可是他刚走出了林子,忽然听见树丛中一声哀叫,好像是什么人在痛苦中发出来的叫声。他忘记了自己的烦恼,又跑回到那个地方,他看见一只小兔掉在猎人设下的陷阱里给捉住了。
  星孩可怜它,把它放了,对它说:“我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奴隶,可是我还可以给你自由吧。”
  兔子回答他:“你的确给了我自由,我拿什么来报答你呢?”
  星孩对它说:“我在寻找一块白金,可是我到处都找它不到,要是我不把它给我主人带回去,他就要打我。”
  “你跟我来吧,”兔子说,“我带你到它那儿,因为我知道它藏在什么地方,而且为什么要藏着。”
  星孩便跟着兔子走了,看啊!在一棵老橡树的裂缝中现出他正在寻找的那块白金。他十分高兴,抓起它来,对兔子说:“我不过给你做了一点儿小事,你已经加上许多倍地偿还我了,我对你不过施了一点儿恩惠,你已经加上100倍地报答我了。”
  “不是这样,”兔子答道,“这不过是你怎样待我,我也怎样待你罢了。”
  它说完便连忙跑开了,星孩也就走回城去。
  城门口坐着一个大麻疯病人。脸上罩着一块绿麻布的头巾,一对眼睛像烧红的炭似地从麻布小孔里射出光来。他看见星孩走近了,便敲着一个木碗,摇着他的铃,唤着星孩道:“给我一块钱,不然我就要饿死了。他们把我从城里赶了出来,没有一个人可怜我。”
  “唉!”星孩叹息说,“我袋子里就只有一块钱,要是我不把它带给我的主人,他会打我,因为我是他的奴隶啊。”
  可是大麻疯病人不停地向星孩哀求,后来星孩动了怜悯心,便把白金给了他。
  星孩回到魔术家那儿,魔术家给他开了门,带他进去,问他:“你拿到那块白金吗?”星孩答道:“我没有。”魔术家便扑到他身上去,打了他一顿,随后放了一个空木盘在他面前,说一句:“吃吧。”又给了他一个空杯子,说一句:“喝吧。”最后又把他推到地牢里去了。
  第二天魔术家又来对他说:“要是你今天不把那块黄金拿来,我一定要把你当作我的奴隶,给你300下鞭子。”
  星孩便动身到树林去,他在林子里寻找黄金找了一整天,却始终找不着。
  到了日落时候他便坐下来,开始哭着,他哭得正伤心,他救过的那只小兔子又跑来了。
  兔子对他说:“你为什么哭?你在林子里寻找什么东西?”
  星孩答道:“我在寻找这儿藏的一块黄金,要是我找不着它,我的主人就要打我,拿我当奴隶。”
  “你跟我来,”兔子大声说,它带了他在林子里跑着,一直跑到一个池子旁边。那块黄金就在池子  “我要怎样谢你呢?”星孩说,“你看,这是你第二次救我了。”
  “不啊,还是你先对我起怜悯心的,”兔子说完,连忙跑开了。
  星孩拿了黄金,把它放进他的袋子,急急走回城里去。可是那个大麻疯病人看见他走来,便跑过去迎着他,跪在地上,嚷着:“给我一块钱,不然我就要饿死了。”
  星孩回答他:“我袋子里就只有一块黄金,要是我不把它带给我的主人,他就要打我,把我当奴隶看待。”
  可是大麻疯病人再三要求,星孩又动了怜悯心,把黄金给了他。
  星孩回到魔术家那儿,魔术家给他开了门,带他进去,问他:“你拿到那块黄金吗?”星孩回答:“我没有。”魔术家便扑到他身上去,打了他一顿,给他戴上链子,又把他丢进地牢里去。
  第二天魔术家又来对他说:“要是你今天把那块红金给我拿了来,我就放你走,不过你要是不带它回来,我一定要杀死你。”
  星孩便动身到树林去,他在林子里寻找红金找了一整天,却始终找不着。
  到了傍晚,他坐下,哭起来,他哭得伤心的时候,小兔子又跑来了。
  兔子对他说:“你寻找的那块红金就在你背后那个洞里面。所以你不要再哭,你要高兴啊。”
  “我怎样报答你呢?”星孩叫道,“你看,这是你第三次救了我了。”
  “不啊,还是你先对我起怜悯心的,”兔子说完,连忙跑开了。
  星孩进了洞,在洞中最远的角落里找到了红金。他把它放在他的袋子里,急急走回城去。那个大麻疯病人看见他走来,便站到路中间唤他,对他说:
  “给我那块红的钱,不然我就得死了。”星孩又动了怜悯心,给了他那块红金,一面说:“你的需要比我的更大。”然而他的心却是很沉重的,因为他知道什么样的厄运在等待他。
  可是看啊,他走过城门的时候,守兵都躬身,对他行礼,说着:“我们的皇上多漂亮!”一群市民跟在他后面,欢呼:“的确世界上再没有更漂亮的人了!”星孩听见却哭起来,一面对自己说:“他们瞧不起我,拿我的不幸开心。”人越聚越多,他在拥挤中迷了路,后来发觉自己在一个大广场上,前面就是一座王宫。
  宫门大开,僧侣和大臣们一齐跑来迎接他,对他躬身行礼,说道:“您是我们在恭候的皇上,您是我们国王的儿子。”
  星孩回答他们说:“我不是国王的儿子,我是一个穷讨饭女人的儿子。
  你们怎么说我漂亮呢?我知道我很难看。”
  这时候那个甲上嵌着金花、盔上蹲着一头双翼雄狮的人拿起一面盾牌,大声说:“皇上怎么说他不漂亮啊?”
  星孩看那面盾牌,他的脸又是从前那样的了,他的美貌恢复了,并且他还看见他的眼睛里有一种从前不曾有过的东西。
  僧侣和大臣们跪在地上对他说:“从前有人预言过那个应该来统治我们的人要在今天来。所以请我们皇上接受这顶王冠和这根节杖,在公正与仁慈这两点上做统治我们的国王吧。”
  可是他对他们说:“我是不配的,因为我不认我的生母,除非我找着她,得到她的饶恕,我不能够休息。你们还是让我走吧,因为我还得走遍全世界去找她,虽然你们把王冠和节杖拿给我,我也不该在这儿耽搁。”他这样说了,便把脸掉向通往城门的街道,看啊!在兵士们四周拥挤着的一大群人中间,他看见了那个生他的讨饭女人,在她旁边站着的便是那个坐在路旁的大麻疯病人。
  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欢呼,连忙跑过去,跪下来,亲他母亲脚上的伤口,拿他的眼泪去洗它们。他把头俯到尘埃,抽泣着,像一个心碎了的人一样,他对她说:“母亲,我在我得意的时候不认你。现在在我卑屈的时候你收了我吧。母亲,我恨过你。现在请你爱我吧。母亲,我拒绝过你。现在请你收留你这个孩子吧。”可是讨饭女人连一个字也不回答。
  他又伸出手去拖住大麻疯病人的一双没有血色的脚,对那个人说:“我对你动过三次怜悯心。请你叫我母亲对我讲一次话吧。”可是大麻疯病人也不回答他一个字。
  他又哭起来,说:“母亲,我的痛苦大得我实在不能忍受了。饶恕我吧,让我回到林子里去。”讨饭女人把她的手放在他的头上,对他说:“起来。”
  大麻疯病人也把手放在他的头上,说:“起来。”
  他站了起来,望着他们,啊!他们原来是国王和王后。
  王后对他说:“这是你的父亲,你曾经救过的。”
  国王说:“这是你的母亲,你用眼泪洗过她的脚。”
  他们抱住他的颈项,吻他,带他进宫里去,给他穿上华贵的衣服,把王冠戴在他的头上,把节杖放到他的手里,他治理着这个建筑在河边的大城,做它的主人。他对所有的人都表示公正和仁慈,赶走了那个坏魔术家,又送了许多值钱的礼物给樵夫夫妇两人,对他们的儿女也赐了大的恩典。他不许任何人虐待鸟鲁,却拿爱、亲切和仁慈教人,他让穷人吃得饱,对赤身露体的人他给他们衣服穿。在他的国里充满着和平与繁荣的景象。
  然而他治理的期间并不长久,他受的苦太大了,他受的磨炼也太苦了,所以他只活了三年。他死后继承他的却是一个很坏的国王。

穿越后水瓶座最想要变成哪种人物

水瓶座:山人 山人是前期的道家人物,他们跟老子相同,崇尚天然无为的人生心境,挑选避世自修的日子办法。水瓶座的人在现代就呈现过许多哲学家,他们爱考虑,爱研讨一些冷门的事物,在一般人眼里很一般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却有纷歧般的解读。假设能够穿越古代,水瓶座挑选避世,这儿的避世不是说必定要去深山野林里寓居,而是远离尘世找到归于自个的一同日子,寻求诗意的栖居,是一种人道的回归。比方庄子看惯了各种诸侯国离心

教你打败水瓶座狐狸精

假设你遇到的狐狸精是水瓶座: 她为啥得到了你的老公: 水瓶座乖僻精灵的性情会让男子遽然发觉自个原有的日子是那么无趣,她们能带给男子一片簇新的国际,她们对许多事物独特的见地会令男子豁然开畅,她们超乎寻常的才智魅力会引导男子走入推翻现有日子的误区。 她的下风: 尽管开端会被她的反骨招引,但久了就发现她的反骨不过是骨子里不行磨灭的狷介,由于她底子不屑于任何再一般不过的世态炎凉,在她们的脑子里成天都是

日子温暖如花,揭秘水瓶座最想变成的人物

水瓶座:山人   山人是前期的道家人物,他们跟老子相同,崇尚天然无为的人生心境,挑选避世自修的日子方法。水瓶座的人在现代就呈现过许多哲学家,他们爱考虑,爱研讨一些冷门的事物,在普通人眼里很普通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却有纷歧般的解读。假设能够穿越古代,水瓶座挑选避世,这儿的避世不是说必定要去深山野林里寓居,而是远离尘世找到归于自个的一同日子,寻求诗意的栖居,是一种人道的回归。比方庄子看惯了各种诸侯国

水瓶座作死应战吃芥末的下场

水瓶座最毒的本地即是那张一天到晚呼个没完没了的嘴,话多起来停都停不下来,缄默沉静起来谁都不睬。水瓶爱的张狂起来连呼吸都忘了,冷酷起来对方的存在都能够疏忽不计。水瓶单纯起来能够去读幼儿园,深重起来能够比美哲学家。   水瓶张狂起来能够把天捣塌下来,安静起来能够不见在空气中。水瓶座即是喜爱安闲、不受拘谨,有期间望背起行囊环游国际,期望用手中的相机记载每一个本地,更多的时分,他们更喜爱参与这些相似于

射手座的愤恨青年

射手座:喜爱自在性情张狂的射手座似乎即是愤青性情的一种代表,他们喜爱高度自在的日子方式,所以真实意义上的群众民主肯定是他们所终究寻求的东西。射手座的愤青们嫉恶如仇:有位哲学家说过,日子的最高意图即是惬意。但是实际社会呢?看看吧,有多少丑恶景象的存在!崇洋媚外,收受贿赂,文明黄毒,狭义的民主!射手座的愤青老是喜爱天马行空的打击实际日子中的这全部。 (完)

射手座作业展开方向

射手座: 性情剖析: 你盲目达观,以至于不担任任地大包大揽、夸下海口,这让你许诺得多,完结的少,背负上了不担任任、没有诚信的名声,信赖你的人可就越来越少。你改动无穷、朝三慕四、没有定性,短少耐性和耐久性,你也是山公掰棒子似的,而手中却老是只需一个。严峻的远视眼,你“只见森林,不见树木”,短少关于细节的完美的寻求,马大哈相同的粗鲁,稀里模糊、大大咧咧、落拓不羁,没有精雕细镂和质量保证。你要学会精

射手座爱情的百态千姿

射手座  射手座有一颗不败的童心,谈爱情的时分体现是很热心大方的,并且看起来很专心,当然是看起来算了!所以简略让人失掉戒心,并且他看的很开,寻常不会很严厉的和你谈互相之间的疑问。可是你们间真的有疑问啊,定心他们也是很凶猛的哲学家,某些美丽的道理,完美的事都是他们做出来的,一般让毫无警觉性的另一半觉得射手座怎样就不见了,并且不见的很有理。尽管被甩了,可是实在对他恨不起来,问问身边与射手座早年往来过

天秤座独身合租记

天秤座 合租关键字:购物、公正 天秤对购物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热心,不只喜爱拉着合租方针一到周末就去逛街购物,自个一自个也能大包小包的满载而回,一般室友一进屋就能被客厅沙发上堆满的产品给“惊吓”到。当然天秤必定不会占室友的廉价,水电费用,平时日子品的开支都会算的很明白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