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主动缠上我,竟是因多年前的那一夜

情感写真花生故事2016-04-08 04:44:36

文 纯倪儿

Chapter one.笑话定理

“这位同学,其实我暗恋你很久了。”

座位上正要伸手翻书的某人听到这句话后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又一如常态地继续翻书,似乎没有收到丝毫影响。

顺着陌然的视线看下去,正好能看到他整张侧脸,皮肤白皙,棱角分明,梁上架着一副金丝镜,显得秀气却不失高贵。只是一个男的好看成这样,真的合适吗……

许久不见答复,陌然又张望了眼已经满座的图书馆。唯一的空位就在眼前这枚美男旁边了。咬咬再次开口:“同学,我真的暗恋你很久了!”

他翻书的手顿了顿,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陌然:“你知道我是谁吗?”

“咳咳……”陌然暗叹,美男的思维果然都是异于常人的,于是偷偷瞄了眼放在空座上的笔记本的名字:杜陵。

“杜陵呀,咱们A大谁不知道啊!”

是啊,咱们A大恐怕就是你陌然不知道吧。苏白苦笑着扶了扶眼镜,正打算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杜陵的声音:“又麻烦你给我占座了,苏大美男。”

陌然回头,只见一高挑的长发美人站在自己身后,见她回头,还对她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一股正负离子流瞬间击中了她的天灵盖——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杜陵应该是眼前这位美人,至于美男,似乎姓苏……

似乎是为了验证陌然的想法,苏白微笑着和杜陵打了个招呼:“早上好,杜陵。”

陌然在苏白和杜陵脸上来回看了好几遍后终于反应过来此地不宜久留,尴尬地说了句“不好意思认错人了”便溜了。

于是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清晨,陌然懂得了一个道理:笑话真的只能用来听,实践需谨慎。

而这一切还得从微博上广为流传的一条微博开始说起。

微博的大概意思就是说,假如在图书馆人满了,你可以试着选择一个占着座位的漂亮妹子表白,妹子答应了呢,你就位子妹子双丰收,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妹子吓跑了,你可以得到两个位子勾搭别的妹子。

陌然只是把性别倒换了一下,哪知道就变成了这样,亏得自己顶着众人嫌弃的目光在图书馆大声表白。思及此,掩不住内心的悲哀,陌然决定今天早上要化悲痛为食欲。

Chapter two.冤家路窄

四月的A大樱花开的正旺,校内茂盛的枝叶更是蔓生到了校外。树下是一家摊,简陋的搭了一个小篷,摆置了几张桌子。面的香味混着花香飘入陌然的鼻腔,使她不由自主地揉了揉早已咕咕叫的肚子。

她一大早就跑去图书馆想要占座复习,哪知道座位没找到反倒还丢了人。随便在面摊上找了个位置下,陌然放下课本大手一挥道:“阿姨,一碗牛肉面!”

对于一个常年吃路边摊的姑娘来说,几个陌生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东西是很常见的事,于是当她余光里看到有个人坐到了自己对面时并没有多在意,依旧低着脑袋背古文。

牛肉面一端上来她就清楚地听到自己肚子发出了几声不太入的声音,一时尴尬无比赶紧拿过筷子开始吃面。

吃好后她抬起头想要扯点纸巾擦嘴,目光触及对面那人时终于一口气没喘上来,呛住了。

这这这……这不就是刚刚她的表白对象么!

听到对面传来咳嗽声,原本同样低头吃面的苏白慢慢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陌然:“同学,我还在吃东西。”意思是你咳嗽能不对着我么。

陌然赶紧一只手捂着嘴巴说了句“不好意思”,另一只手把放在桌子上的一杯水端起来一口气喝了下去。放下杯子她发现对面的人还在盯着她看,她就咳嗽了两声,那人不会要她陪他一碗面吧?

开玩笑!

她扯了张纸巾一边擦嘴一边毫不客气地看回去。果然气势压倒是有决定性作用的,不久对面的人就开口了:“同学,你刚刚喝的水是我接的。”

呃……陌然默然,冷静道:“没事,我现在去给你重新打一杯。”说完就起了身。

“我喝过了。”

“哦,那就不用打了?”

“……”

见他又沉默了,陌然也不再多问,赶紧付了钱便抱着书走了。

只是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当她踏进宿舍门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杯水他喝过了!!!

鉴于早晨的丢人,陌然觉得还是呆在宿舍复习比较好。于是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除了上课就全窝在宿舍认真看书,连面条都托室友顺路带回来。只是考试刚结束,室友说什么也不愿意给她带面了。无奈之下陌然同学只有乖乖出门自己觅食。

有句诗怎么念来着?莫愁前路无知己,冤家何处不相逢……真是怕啥来啥。

Chapter three.守株待兔

陌然者,南方人也。及肩短发,五官清秀,作为一个地道的南方人却十分热爱各类面食。在家里的时候因为母上要求营养均衡,也就每天早餐能吃上面条。自从考上大学脱离母上的控制,她总算是翻身农民把歌唱,天天面条吃得让宿舍的几位北方姑娘都望尘莫及。

所以,当陌然再次来到校门口的牛肉面摊时,在这守株待兔多时的某人终于把她逮了个正着。

陌然想起她与苏美男的渊源,不由得心中一紧,镇定地吩咐老板多放几勺辣椒后面不改色地问苏白有何贵干。苏白也不急,跟着点了碗面后坐到她的对面,掏出手机玩了起来,似乎没听到她的问题一样。

陌然顿悟,上帝果然是公平的,给了他帅气的脸就会夺去他的另一些东西。偷偷瞄了眼周围,正值中午,面摊上的座位都坐满了。她悄悄捏了下钱包,琢磨着自己要不要打包带走。不过这样面条的份量会少很多……

只是她这想法还没来得及发芽就被正在玩手机的某人扼杀在摇篮里。苏白说:“你别想着打包带走开溜。”

开玩笑!作为一个有思想有道德有骨气的三有新时代女青年,怎能轻易接受邪恶势力的打击压迫?于是她正襟危坐掏出手机开始玩贪吃蛇……

大约过了五分钟,热气腾腾的牛肉面被端了上来,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而此刻陌然对面的苏白却语出惊人,让陌然正在加的右手一抖,倒多了。

他说:“陌同学,你得对我负责。”

陌然放下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拿起小勺开始加

他继续说:“上个星期你夺走了我的初吻。”虽然是间接的。

陌然痛心地看着眼前的牛肉面,盐也放多了。她试着夹了一根面条放进嘴里,然后淡定地抬起头看向他,说:“同学你说了那么多话肯定饿了,不如我让给你先吃吧?”

“我不饿,你吃吧。”他笑,然后向她伸出手,“把你手机借我一下。”

她疑惑地将口袋里的手机交到对方手中,看到他接过后很自然地开始拨电话便小心翼翼地提醒道:“那个,我手机余额一毛五……”可能不能干打电话这么土豪的行为。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那边苏白的手机就响了,只见他将电话按掉,抬起头笑着看着她:“我只是存个你的号码而已。”

陌然感受到了对方深深地鄙视之意……

她镇定地低下头以最快的速度将那碗味道诡异的牛肉面吃光,留下一脸意味深长的苏美男飞奔回了宿舍。路上她不由开始惋惜,多好的一碗牛肉面啊……

陌然刚走进宿舍手机就响了,打开一看却是一陌生号码,一接通就听到一个粗犷地声音大声吼着:“阿苏快给我们听弟妹声音!”陌然虎躯一震,握着手机刚“喂”了声,就听到“嘟嘟嘟”的声音。被挂断了。

打错电话了吧?

她随手把电话扔在床上去倒水喝,只是一口水还没下去电话又响了。

还是刚刚那个号码。

“你好?”再次接通电话,可对方还是没吭声,陌然又盯着号码想了好久确定她真不认识后,那边出声了。

“到宿舍了?”是温润的男声。

这是哪只?陌然再次看了眼那串完全陌生的号码,开口问道:“请问,您是哪只?”

“……”在沉默中陌然明显听见了那边传来的窸窸窣窣的笑声。

就在陌然怀疑电话已经挂断了的时候,那边才慢慢地回答:“我是苏白。”说完像是怕陌然不知道似的,又加了句:“要你负责的那只。”

“……”这回轮到陌然姑娘沉默了。

Chapter four.旧相识

第二天上午八点陌然有两节选修课,作为一个从不缺课的好孩子,她在教授进教室的前一分钟顺利赶到,苏白坐在最后一排,看到她后微微一笑,挥了挥手示意她坐到他旁边去。陌然不禁纳闷,A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小了?

可当陌然坐到他旁边后她才意识到,她为什么要那么听话?!

“嗖”地一下站起来,恰巧上课的教授正从正门缓缓进来,她瞅了一眼旁边一脸纯良地看着她的苏白,认命地再次坐下。

奇怪的是这节课苏白不仅没调戏她,还很认真的一边听一边做笔记。反观陌然同学,每隔五分钟就扭头看一眼苏白,反倒是苏白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趁教授转身的时候揽过她肩膀趴在她耳边密语:“陌同学,你再这样看我我会以为你对我有某些不正当臆想的。”

陌然脸一红,急忙推开他,端端正正坐好后在本子上记下了这节课的第一句话:不要脸!

苏白看着她写完那句话,不禁失笑。

看来这事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第一节课下课,前排一长发美人拿着笔记坐到苏白旁边讨论什么,陌然戴上耳机打开mp3趴在桌子上装死。迷迷糊糊地竟然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耳机里面还放着音乐,教室却空了。她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嗯,该去吃中了。把手机放进包里正打算收拾东西,才发现身边还有一个人。陌然伸手戳了下正在奋笔疾书的某人:“喂,你怎么还在这里?”

“醒了?”苏白放下笔笑道,“吃饭去?”

“啊?不去了吧,我还有点事……”

“听说南门新开了家面馆,卖地道的重庆酸辣粉。”

酸辣粉啊……“嗯,其实我那事也不着急……”

后来陌然回想起这天,懊悔无限,自己什么好吃的没吃过,怎么就被一碗酸辣粉给收买了呢?最后她得出结论,一定是那天阳光太灿烂了……

不过现在吃着酸辣粉的陌同学还没这觉悟,喝了一大口汤后她放下筷子大手一挥:“老板,结账!”

苏白慢悠悠地看了她一眼,把她看得莫名其妙,还没回过神那厮已经掏出钱包付了钱。

“哎,那个……”她赶紧掏出钱包想表示点啥,苏白立马打断她的话:“吃饱了?”

她点头。

“那走吧。”

“……好。”说完取出纸巾一边擦嘴一边跟着苏白出了店门,没走几步她突然发现面馆隔壁是一家冷饮店,说了句“等我一下。”就转身跑进了冷饮店。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手上端了两杯柠檬汁:“不知道你喜欢吃啥,然后就买了跟我一样的,算是答谢刚刚你请客了。”

苏白接过柠檬汁盯着陌然鼻尖的汗珠,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开口:“阿然,你真的不记得我?”

Chapter five.苏白

阿然,你真不记得我了?

陌姑娘晚上躺在床上脑袋里一直冒这出这句话,难道自己以前认识苏白?可是她把自己从小到大接触过的人都仔细回想了一遍,别说苏白这名字了,连姓苏的都没有一个好吗?再说了,那么出众的相貌她也没道理忘记呀!而且,阿然阿然,叫那么亲密是要闹哪样!

此时宿舍姑娘们正在天南地北地瞎侃,她装作不经意地问道:“那个,你们知道苏白吗?”

之后是长久的沉默……

陌姑娘被这沉默弄得心里发毛,许久,对铺的宋晓菲才开口问她:“姑娘,你这是设问句?”

诚实回答:“疑问句。”

又是长久的沉默……

最后宿舍号称八卦一姐的唐婕打破沉默:“妹子,苏白可是A大的宝,你就是再低调也不能不知道他啊!你没去过校园BBS或者贴吧?你们没进过社团?你没参加过学生会活动?就算都没有学校的新生欢庆典礼你总参加过吧?”

陌然认真地想了想,新生欢庆典礼的时候她似乎低着脑袋玩了两小时贪吃蛇:“那和他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关系可大了!唐婕对着她丢了一个枕头咆哮:“他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大美男兼学生会副主席啊我的亲姐姐!!!”

“……”

鉴于陌姑娘太过“无知”,宿舍其他三位姑娘不约而同地从床上坐起来给她上了严肃的一课。这样的行为导致陌然做梦都梦到了苏白追着她跑,一边追还一边喊“阿然你忘记我了吗”,到最后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变成一群,眼看就快追上她了,手机响了。

陌然迷迷糊糊地接通电话,耳边传来温润的声音:“还在睡?”

这谁呀?陌然看了眼号码,不认识啊。

“我是苏白。”电话那头的人仿佛有读心术一样。

于是陌姑娘无言以对了,她最大的毛病就是懒,懒到手机里的号码都是别人帮存,不然的话全是一串串陌生数字。

听到那边和自己一样玩起了沉默,陌姑娘缓缓开口:“那啥,有事么?”

“我买了早餐。”说完,又加了一句,“下来吧,我在你们楼下。”

挂断电话之后陌姑娘立马趴到窗台上往下看,苏美男果真提着一袋早餐等在下面。陌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还别说,刚做完那样的梦一起来就看到真人还真的是——怪吓人的。

Chapter six.爱心早餐

苏美男穿着一件浅绿色的格子衬衫提着早餐靠在一个树下面玩手机,晨风拂过他的头发,阳光在金丝镜框上泛起金光,见陌然下来,随手将手机放进口袋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陌然冷不防地打了个寒颤,接过早餐很客气地说了一声“谢谢”后就打算上楼,哪料刚想转身手腕就被拉住。陌然偷偷瞄了一眼拉住自己的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手心的温度不断传来,蓦地竟有些心慌意乱起来。

“手机借我一下。”

为了掩饰慌乱陌然赶紧把手机递了过去,苏白笑着松开手接过手机说:“才知道你原来还有个不爱存号码的习惯,我现在帮你存好,下次别再问我是谁了。”

“我没问。”陌然不死心地强调。

苏白也不拆穿她,把手机还给她后顺势揉了揉她的头:“好了,以后每天这个时候我都给你送早餐过来。”说完又露出先前的笑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睡衣很可爱,看得出你想见我的心情很是急迫。”

闻言,她这才发现自己是穿着睡衣跑下来的,看着衣服前面的A梦君,瞬间红了耳朵。

再回过神,哪还见苏美男的影子,陌然愣愣地将手抚上刚刚苏白握过的位置,仿佛还残留有余温,一时再也没法忍受自己这少女怀春的情怀,捂着脸上楼去了。

苏美男的爱心早餐送到第三天的时候宿舍的姑娘发现问题了,集体往窗台上一趴,尖叫声此起彼伏……

楼下的两人同时吓了一跳,随后苏白指了指楼上问陌然:“你室友还好吧?”

陌然抬头,只见三个姑娘对她各种挤眉弄眼,淡定地清了一下咙:“没事,她们在吊嗓子呢。”

“……”

于是,陌然刚进宿舍关上门,“吊嗓子”的三人就把她拉到了阳台上严刑逼供。

“你竟然和苏美男有一腿!”

“竟然还天天给你送爱心早餐!”

“前几天竟然还问我们苏白是谁!”

说完,一个个开始瓜分陌然提上来的包子。陌然伸手想从袋子里拿一个包子,“啪”地一下被唐婕拍回了手:“不交代清楚不许吃。”

陌然惨兮兮地看着她们仨,“我和苏白不熟,他只是顺路带给我而已。”

“那怎么没见他也顺路给我们仨带一份啊?”宋晓菲再次拍掉她想拿包子的手,“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

“……”

自从苏白送早餐被宿舍姑娘们看到之后,陌然每次提上来的早餐都会被宿舍的女汉子们在一分钟之内瓜分完毕,陌姑娘很郁闷却不敢反对强权政治,于是每次都先躲在楼下吃饱了再慢吞吞地爬上楼。而这种行为导致的后果是宿舍的姑娘不止一次抱怨苏美男越来越小气,送来的早餐的份量越来越少了。

当然,这个时候陌姑娘是没胆子为苏白辩白的。

时间在送早餐的日子里悄然流逝,陌然感觉自己还没吃几次免费早餐暑假就已经如期而至。

暑假第一天陌然天没亮就爬了起来开始收拾东西,一直忙活到了七点才算收拾清楚。她买的火车票是上午九点的,于是她留了张字条在宿舍就带着行李风风火火地往火车站赶。

客运高峰期,候车厅里人山人海,陌然刚进去就听到广播提示进站台。一路簇拥着好不容易上了车,结果又被堵在车厢口走不进去。各种烟味汗味夹杂在一起,陌然堵得心烦意乱,不停地喊着“让让”前面的人却始终堵得死死得不肯挪开一步。

忽然一只手被握住,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谁就被带着往后面的车厢走。这回倒是一路畅通无阻。

陌然愣愣地看着前面熟悉的背影,利落的短发,白色T恤衫,仿佛是感觉到了她的注视突然回过头来,金丝镜框下传来的是丝丝温柔。陌然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白带着她找到一个空位置坐下,她这才回过神打量四周:“这里人怎么那么少?”

“这是餐厅。”苏白把她的行李安置好回答,“这里人比普通车厢少,一般只要补票就能进来。”

“哦……”她点点头表示懂了,随后突然想起来似的问,“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白用一种你是白痴吗的眼神打量她许久后,开始闭目养神。

所以——这是个什么意思?她似乎有些习惯了与苏白的相处方式,自觉无趣地掏出手机给自己设了个闹钟,趴在桌子上开始补觉。

Chapter seven.所谓人生

陌然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不禁纳闷,明明自己设置了十二点的闹钟为什么没听到?

“我把你手机的闹钟关掉了。”对面的人再次发挥强大的读心能力。

然后陌姑娘就不能理解了:“你关了我的闹钟干嘛,我十二点要打电话给我妈报平安好吗……”

“我已经打过了。”苏白把面前的饼干递给她,“餐厅发的。”

她接过饼干正要打开,突然想起苏白那句话的重点似乎是前半句:“你给我妈打了电话?”

“对呀,阿姨说她有事不来接你了,让我送你回去。”

“……”谁能告诉她这货到底是谁!

苏白饶有兴致地看着陌然的脸色变了又变,缓缓开口:“不急,等到家了再慢慢想也不迟。反正来日方长。”

只是陌姑娘这次没抓住重点,一个劲地在心里咆哮:

不急不急,不急你妹夫!这么一个大美男坐你面前分明就是与你相识已久可你想破脑袋就是记不起来是何时勾搭了的有多难受你知道吗!?

晚上七点左右火车到站,苏美男很贴心地揽过她的行李跟在后面。直到出了站台陌然才回头看苏白,这一看她就急了:“你的行李呢?”

苏白手上除了她的粉红色旅行箱再无一物:“你不会忘在火车上了吧!”说着她就打算回头去找。

白及时拦住她:“我的行李都托运了。”本来他订的是机票,后来听说陌然是买的火车票这才把机票退了重新买火车票。行李都事先托运了,自然也就没有行李了。

而陌然不知道这茬,不由得感慨这就是土豪与土鳖的区别。

她接过箱子一路跟着人群出了火车站,夏天的七点不算晚,但她实在没精力去挤公交车,于是站在路边打算拦一辆的士回去。

只是出租车没拦到,倒是有一辆白色的奇瑞停到了她面前。车窗摇下,车主冲她眨了眨眼睛:“阿然,上车。”

陌然吃惊:“董阿姨,您怎么来了?”

“来接你们呀。”说完从里面推开了副驾驶的门。

陌然机械式地回头看了一眼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的苏白:“他是?”

“我儿子呀!”

陌然:我……&…%……#¥@…

Chapter eight.宿敌

当陌然还小的时候,便有一个类似于宿敌一样的人物存在。

每次母上训斥她的时候就会说:

“董家哥哥从来不挑食!”

“董家哥哥这次考试考了双百分!”

“董家哥哥考上市一中了,你再看小说就等着去乡下帮你爷爷种田吧!”

于是陌姑娘从小学到高中就一直活在董家哥哥的阴影里,就连大学志愿都是她母上逼着填的董家哥哥所在的C大。说什么有认识的人在能够多照顾她,让她一到校就联系他呀以后回家也会有个伴呀云云。

而她唯一一次有幸见到传说中的董哥哥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陌姑娘下了晚自习回家,老远就看到母上站在自家门口同一个人聊天。看到她回来,赶紧冲她招手:“阿然快来,这是你董哥哥。”

陌然默。盯着门前那个背光的身影看了许久硬是没看清长什么样子。反倒是被自家母上瞪得发毛了才不情愿地喊了声“董哥哥好”。

那人看了她许久才点了点头算是答应,然后又与母上说了几句就走了。

待他走远母上才略有遗憾地说:“要不是那么晚了了我一定让他进门坐坐,以前来过几次你都不在家,不是上课去了就是出去玩了。”

陌然讪讪道:“他来做什么?”

“来给你送复习资料啊!”说完就将手上的一大沓书丢给陌然自己率先回屋了。

陌然翻开最上边一本,字迹清秀地写着:苏白。

似乎为了验证她的记忆,陌然一回到家就率先进了自己屋子找出那几本复习资料。忐忑地翻开,果真是“苏白”二字没错。

一直以为董家哥哥姓董,后来看到这个名字还以为是他同学的书,也就从来没在意。要不是今天遇上董阿姨,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会想起她与苏白还有这等渊源。

念及此,她不禁想要暴走。什么叫“阿然,你真不记得我了”?她压根就没看清这传说中的董哥哥什么样子好吗!

至于母上交给的电话号码,她一进站台就随手丢进了垃圾桶,作为从小活在董家哥哥阴影下的陌然,她并不想认识这么一个宿敌。

可前面不是说了吗,人生就是那么出其不意的。

Chapter nine.蹊跷

陌然回家才一个多星期,母上的态度就开始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刚回家的时候陌然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母上依旧笑嘻嘻的。可是如此过了一星期,母上脸色就开始变了,在某个清晨的七点整,陌然硬生生地被母上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母上说:大扫除。

前一天晚上看小说看到凌晨三点才睡的陌然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和两个黑眼圈蹲在阳台上擦玻璃,上眼皮不停和下眼皮打架,动一下脑袋磕一下。她正思索着自己需要编造个什么理由才好躲回床上继续睡觉,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说完她利索地扶着玻璃站了起来,心想着自己蓬头垢面的,实在不方便接客,到时候开了门正好有理由回房间继续睡觉。

她抱着愉悦地心情拉开门,却被门外的人吓了一跳。

白色短袖T恤下是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金丝镜框下是一双含笑的眼睛。陌然脑袋里的瞌睡虫一下子全被赶跑了,下意识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抹布与自己身上的哆啦A梦睡衣,突然有了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陌然一边吃着牛肉面一边感慨苏美男就是一颗福星。

话说半小时前陌姑娘窘得跑回房间换衣服,整理完毕再出来只见母上笑眯眯地对她说:“阿然啊,小苏找你就快跟人出去吧,别让人久等了。”然后不等陌然回答就推搡着把她推出了门,放心至极。

思及此陌然不禁抽搐,怎么总感觉有种促销大白菜的感觉呢?

苏白见陌然表情不停变化不禁失笑:“你记不记得高中的时候你把校牌弄丢了?”

“啊?”陌然从思绪中回过神。

苏白继续问:“那校牌里面夹的字条你看了么?”

“那字条难道不是我自己放的吗?”陌然疑惑地看着苏白那含笑的脸,突然想起元芳的经典台词。

此事定有蹊跷。

Chapter eleven.少女长发初及肩

回家后陌然第一时间找到了自己压在抽屉底下的高中校牌。

打开发现里面有两张字条。

一张是自己写的: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

她有些心虚地打开第二张,上面是干净的字迹:待你长发及腰,许你十里红妆可好?

署名,苏白。

她红着一张老脸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及肩短发,手机及时响起:“看到了吗?”

陌然默。

“郎情妾意,这就算答应了?”温润的声音仿佛含了无尽笑意。

她偷偷瞄了眼外面灿烂的阳光,伸手抚向自己滚烫的脸颊。

心慌意乱了怎么办?

长期进食鱼和鸡防止身材走样

长期进食鱼和鸡防止身材走样

女人一上年纪,就容易皮肤松弛,身材走样。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何在?又该如何避免呢?近日,美国密苏里州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和英国诺丁汉大学共同揭示了这一现象的真正原因。

射手男无法直视的女生是啥样

穿着保守刻板,面部表情呆若木鸡的女孩,会让射手男觉得不忍直视,射手男,喜欢个性开朗,能和自己聊到一起的女生,如果对方是一个呆若木鸡的女子,不能理解自己,哪怕是讲一个简单的笑话,对方都没有一点幽默感找不到笑点,射手男会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木头,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所以如果想赢得射手男的好感,在衣着方面就不要太刻板了,不需要追逐潮流,但是也要有自己的想法,否则他会觉得看到死板的女生,简直想逃跑。(

水瓶座特性档案

  水瓶座期望自个老是处于团体傍边,和别人一同考虑一同做法。水瓶座对作业做出判别时会受周围的影响。在水瓶座看来,测验了解整自个类的烦恼要比通常的道德观更具社会含义。所以,水瓶座是那种既不情愿变成革新者,也不甘心于变成通常百姓的基地派。   看护星:天王星(标志才智及变数)  看护神:希腊——乌拉诺斯 罗马——乌拉诺斯  走运石:赤色石榴石、祖母绿  走运花:樱花、茶花  走运色:蓝色、黄色  

水瓶座男生不睬人的要素

  水瓶座:眼里无视你   水瓶座的男子十分的傲慢,他们自称观世音菩萨般的仙人,凡世俗世在他们眼里都是一个笑话。   他们的眼里看到的东西老是跟咱们不相同,他们看到的事这个国际多么愚笨多么离谱,处处都是封建礼教留传下的恶习。   自个怎么会误入地球这种本地呢?   所以他们真的不想理任何人。

水瓶座性情笑话 只为博君一乐

水瓶座瓶瓶问母亲: " 问啥称蒋先生为『祖先』? "母亲说: " 由于 ' 祖先 ' 是对死去的人的称号。 "瓶瓶说: " 那逝世的奶奶是不是要叫『鲜奶』? "(天然生成的分外、脑筋考虑耐久和常人纷歧样的水瓶)

水瓶座喜爱啥类型八卦

水瓶座——耸人听闻型  水瓶宝宝的八卦程度必定不亚于他的老友双子座,分外是水瓶宝宝的猎奇心之强,更是十二星座之冠,他必定不会错失任何一个八卦消息,即即是在繁忙的情况下,他很有或许正在做其他作业,耳朵却或许悄悄的摆在你周围,仅仅你没发现吧!而一般通过水瓶座构思处理过的八卦或许会变得非常诙谐,并且会呈现非常夸大的不相同版别,不过最多只能当作笑话听听,真实性应当不高。(完)

让水瓶座女认栽的男子

水瓶座:诙谐阳光男 要和笨拙、无趣的男子在一同关于水瓶来说是件无法忍耐的作业。别看她们往常一副开畅生动的容貌,在对待豪情疑问上就会变得很固执。可要是有个阳光般的男生呈现,再对她们说几句有构思的笑话,当即就能敞开她们紧锁的心门。(完)

水瓶座会决然扔掉哪种爱情

水瓶座:不机伶的我不要水瓶座的人具有发散性思想,对新事物有无与伦比的热心和猎奇心,所以他们一沾上时新的东西(不论是新款笔记本仍是国内外新闻)都分外来精力。假设恋人不情愿协作他们一同在这些范畴探究徜徉,水瓶就会悻悻的提不起精力来,而假设恋人相似的做法多了,水瓶就会因败兴而请求离场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