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亲多年,他却从来不碰我,是不是他那方面不行?

情感写真作者雯灿2016-04-08 05:22:44

成亲多年,他却从来不碰我,是不是他那方面不行?

儿,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们之间不该这样的!”苏浅溪痛苦地摇头,下巴硌得我颈窝一阵闷痛。

我的双臂被他紧紧地箍在身侧,动弹不得,他大半身子的重量都覆在我身上,压得我几乎直不起来腰。

“他娘的!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越想越火大,憋着一口气,咬切齿地骂,“苏浅溪,从前的一切算我错了成么?是要负荆请罪,还是要磕头赔礼,我黎鱼都认了,拜托您老别缠着我了,成么?”

苏浅溪直起身子,却没松手,愀然一叹,笑得凉薄:“成么?呵呵,自然是不成的。若是能与你了断,我又何至于苦寻两万年?碧落黄泉,花开花落,鱼儿,我找了你整整两万年啊!”

如果我没有带着前世为妖的记忆,我肯定当苏浅溪鬼上身,直接一把火烧他个灰飞烟灭。

我冷笑道:“据我所知,凡间没有两万年修为的妖,你是天上的妖物,还是神仙?”

“你终于肯承认了!”苏浅溪蓦地将我翻转过来,俯首看着我的睛,欣然道,“鱼儿,你根本就没有忘记!”

“不错,我没有忘记,前世我是大悲尊者莲花池里的一条锦鲤,苦苦修行八千年,尊者却说‘鱼儿永远也成不了正果,除非……’,然后他老人家就把我发落到凡间了。”

我嘲讽地看着苏浅溪,接道:“不过很可惜,在我前世八千年的记忆中,并没有苏浅溪这个人,并且,我才活了八千年,你却说找了我两万年,敢问阁下,之前那一万两千年是怎么回事?”

苏浅溪闻言,眉头倏地蹙起,满眼震惊地看着我,良久,才色凝重地问道:“你说,你只有八千年的修为?”

我点头,闲闲地笑答:“你既然都找了我两万年,难道还能查不出我的前世今生么?”

我前世是妖,见惯了神佛仙人,如果苏浅溪也不是人,我虽然意外,却也相信。

“八千年……碧莲池……”苏浅溪喃喃自语,“难怪我一直找不到你!原来你在大悲尊者那儿!”

莲池圣水非比寻常,足以涤净世间一切污秽,自然能掩盖住我的妖气。

话说回来,两千年前,太乙真人前往西天向大悲尊者求了一株莲花给哪吒做真身,那莲花才修行了五百年,如今已经是三坛海会大神了,我修行八千年,现在却成了一介凡人!

当年,随着太乙真人一起来西天的还有青苗,那货是一只黑猫,有两万多年的道行,修成仙身,入了神籍,是四海八荒唯一的猫神仙。青苗觊觎我两千年,但碍于莲池水的威力,他硬是对我流了两千年口水没敢下手。

不过是做了十八年凡人,回忆起前世,突然感到好生久远,十八年竟是如此漫长,长到我都快忘记自己骨子里是妖了。

“鱼儿,你还是不记得我么?”苏浅溪突然低下头,抵着我的额头,语气低沉,满含期待,神色十分哀伤。

我不耐烦地往后撤了撤身子,不让他碰着我,冷声道:“不是不记得,是不认得!苏浅溪,你够了,不论你是仙是妖,也不论前世今生,我黎鱼从来没有认识过你,以往的过节一笔勾销,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咱俩谁也甭招惹谁!”

这话说得很没底气,我估摸着,苏浅溪这货不论是仙是妖,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论从智商上,还是武力值,或者说权势手段,我貌似没有哪一样能碾压他。

但愿这货不是天界那帮孙子之一吧!

“鱼儿,晚了!”苏浅溪低低一笑,略带哀伤,却很坚定,“两万年啊!哪里是你一句一笔勾销,就能当真一笔勾销的?不论你记得,亦或是不记得,我们总是要继续纠缠下去的。”

我……真是日了整个六界所有的畜生了!

肚子适时的咕噜咕噜直响,饥火烧天,饿得我有气无力,栽着脑袋,连跟苏浅溪吵架的力气都没了。

“乖乖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弄些吃的。”苏浅溪柔柔一笑,拍了拍我的后脑勺,“记住了,我叫风华,九重天上的风华上仙。”

“娘哎!还真是天界那帮孙子!”我失声尖叫,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上辈子苦修八千年,就修来这样的后报?我这妖品也未免太那啥了吧!

不过这个风华上仙是个什么玩意儿?八千年来,我可从没听说过有风华上仙这号人物,这货该不会是忽悠我的吧?

苏浅溪回头,皱眉瞪我一眼,没好气道:“什么叫天界那帮孙子?我已经十六万岁了!”

苏浅溪一走,我就自由了,傻子才会乖乖等他,那货神经错乱了,我可还清醒着呢!

我朝着相反的方向快步走去,合计着随便找个地方待上一夜,凑合到天亮再想办法回去。

他娘的,没了法力,没了随从,真是步履维艰啊!

走了没多大会儿,我就走不动了,寻了棵粗壮的大树爬上去,挂在树杈上,瞪大了俩眼发呆。

肚子里一阵一阵地打鼓,又饿又累,苦不堪言,不由得开始埋怨起苏浅溪来。

要不是那货莫名其妙地追了来,我这会儿已经在家吃香的喝辣的,高床软枕梦周公了!

大晚上的,我又没什么护身的本事,尽管饿得半死不活,也不敢下树去寻找吃的,只能强忍着烧心的饥火,闷闷地打盹。

朦朦胧胧的,忽然有一阵浓郁的香气袅袅地萦绕在端,我用力抽了几下鼻子,下意识抬着头往香气传来的方向够。

这么一够,重心不稳,一个倒栽就掉下去了。身子一沉,我彻底清醒过来了,一睁眼,就见自己头下脚上,脑门子直冲着地面往下坠,吓得我魂飞天外,“妈呀”一声就嚎开了。

预想中的头破血流、红的白的流一地并没有发生,我坠入了一个温热厚实的怀抱,一抬眼,正对上苏浅溪含着戏谑笑意的双眸。我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要骂,不料,那厮眼疾手快地往我嘴里塞了一个东西。

我顿时老实了——一条烤得焦黄焦黄、喷香流的兔子腿啊!

啃完兔子腿,将满手油腻尽数恶意地蹭在苏浅溪素白的中衣上,我这才缓过劲来,吃人家的嘴短,骂人的话说不出,只能憋着一肚子闷气,怏怏地靠着树根着发呆。

苏浅溪变戏法似的取出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淡笑道:“你的衣服干了,穿上吧。”

苏浅溪的外袍我穿着实在是太大了,嗖嗖的直灌风,见到自己的衣裳,自然分外亲切。我二话不说连忙接过衣裳,打眼一看,傻眼了——最上面居然是我那大红色的肚兜和亵裤!还被叠得整整齐齐的!

不要脸啊!还风华上仙!果然天界那帮孙子没一个好东西!

我拉长了脸,远远地走开,藏在树干后头将衣衫穿好,刚想将苏浅溪的衣裳还回去,突然想到他坑我掉下树,于是将他的衣裳往树枝上一挂,淡色衣衫被风一刮,悠悠飘荡,像极了吊死鬼。

我抿着嘴偷乐,轻手轻脚地快步走开。这里林深草密,藏身的地方很多,我又换了个方向,爬上树安心睡大头觉。

一觉醒来,天光已亮,我神清气爽,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感慨:“美好的一天啊!唔……如果这时候能有一碗热腾腾的人参汤面,再打两个六分熟的荷包,那就更好了!”

“想吃面么?好,我带你去。”头顶上蓦地传来一个略带慵懒的低沉的声音,很近,惊得我一下就跳了出去。

我这才发觉苏浅溪倚着树根半坐半躺,而我刚才是窝在他怀里睡的!

他娘的!这货真是不要脸到极致了!

苏浅溪冲我扬眉浅笑,晨光熹微,照在他脸上,一层淡淡的金光晕着,显得越发芝兰玉树,俊美非凡。

可是!本佛门高鲤与天界那帮孙子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如今我是公主,他是摄政王,各有身份,想要将他削得稀碎,还得在朝堂上动手脚,眼下荒郊野外的,对我十分不利,我不能与他多加纠缠,还是趁早脱身为妙。

“苏大爷,啊,不是,风华上仙,咱能别这样么?您老人家真的是认错人了!我是妖啊!跟你们神仙不是一家的啊!您老高抬贵手,别缠着我了,成么?”我哭丧着脸,这货属狗皮膏药的么?怎么我走一步,他就能跟一步,简直比我的影子黏得还要紧。

苏浅溪淡淡一笑,风姿绝俗:“你是妖,我是仙,神仙的本职就是收妖,我就更不能放过你了。”

尊者当初下令要我把天界那帮孙子削得稀碎的时候,我还纳闷,这会儿我算是明白了,天界那帮孙子根本就是属土豆的,天生欠削啊!

“收我?凭你?”我挑着眉勾着唇,斜着眼睛上下打量苏浅溪,“即便你是上仙,那也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不过是带着前世的记忆而已,轮回转世过后,你我都是凡人,你凭什么收我?又有什么能耐收我?”

苏浅溪眉眼弯弯,温和地看着我,薄唇轻勾,笑如春风:“我没有转世。”

……

大爷的!这货居然还是神仙啊!有法力的神仙啊!

“轮回转世,忘却前尘,从此便是白纸一张,什么痕迹都留不下。”苏浅溪又说,眸光一瞬间变得无比幽暗深沉,“可是鱼儿,我不要忘记你。”

……

“天界那帮孙子都像你这样,酷爱勾、引凡人女子么?”我不屑地扯唇,笑得凉薄轻蔑,“苏浅溪,即便你是仙,那又如何?这一世我只是凡人,你与我仙凡殊途,你缠着我只会害死我。”

苏浅溪风情无限的花眼倏地眯起,脸色刹那间暗沉如暮,薄唇一动,我抢在他头里,残忍地笑着说:“我是佛门出身的妖,即便是死了,魂魄也是要归于西天佛界,与你们仙家道门半点相干都没有。”

苏浅溪顿时白了脸,润泽的唇瓣翕合几下,渐渐褪去血色,微微颤抖,一副受了巨大打击的样子。

我心里涌起一阵难言的快意,如暖流一般漫过全身,那份舒坦简直非言语所能形容。

佛道之争由来已久,天界与佛界素来是面和心不合的,能够打击到苏浅溪,我自觉为佛界争了光,况且他又是我的宿敌,对于他,我半分愧疚与不忍都没有。

我干脆利落地转身,辨了辨方向,哼着不着调的曲儿,蹦跶着往金麟城走。

腰间蓦地一紧,随之而来的,是苏浅溪隐忍着怒气的声音:“先前为了试探你是否记得我,做了许多令你不悦的事情,对此我表示很抱歉,但是鱼儿,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如今既然什么都说开了,那么以后的日子,我们好好过。”

我呸!

我一把拍开苏浅溪搂着我腰肢的手,嗤笑道:“苏浅溪,别跟我提‘我们’,你不配!”

生平唯一的敌人突然对我说“我找了你两万年,咱俩好好过日子”,我除了呵呵,还能怎么样?

我不认得什么风华上仙,更不知道两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是大悲尊者座下一条修行了八千年的锦鲤妖精,奉尊者之命下界为人,将天界那帮孙子削得稀碎。

我承认曾经我觊觎过苏浅溪的容貌,并且将他强行带回宁王府,可他不愿留在我身边,我就死了这条心,我黎鱼从不勉强任何人。

那时的我,对于美色只停留在欣赏的阶段,我从来没有对苏浅溪动过情,直至他入朝为官之后,我俩就杠上了,当了五年半的死对头。

苏浅溪浑身一颤,瞪大了眼睛,惊愕悲愤地看着我,颤声道:“鱼儿,你……你当真要如此绝情么?”

我无力地翻个白眼,心道:“我对你根本就没有情好吗大哥?咱俩真的不熟啊!”

心知这话说了也是白说,我耸耸肩,自顾自寻路走。

苏浅溪突然大袖一拂,衣袖下的手臂往我腰间一搭,我突然感觉到身子一软,眼前闪过一道白光,脚下一轻,神魂就出了窍。

倏忽之间,神魂归位,身子落到实地上,我看看自己所处的位置,是宁王府后墙,再抬眼看了看日色,与方才别无二致,心知苏浅溪使用了法术。

他果然是天界的孙子!如此快的速度,这货的道行岂止一个“深”字了得!怪不得我看不出他的仙骨,因为我根本就不够档次!

我实在是不想再跟苏浅溪待在一起哪怕一瞬的功夫,连个招呼都懒得打,闷头闷脑地就往后门走。

苏浅溪一把拉住我的手臂,柔声道:“不是饿了么?福来街的邵记鸡汤面做得极好,我带你去。”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冷眉冷眼地说:“看见你,我已经饱了。”

苏浅溪的手僵在半空中,尴尬地抬着,落寞地垂了眼帘,黯然道:“鱼儿,一定要这样么?”

我皱眉想了想,一直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个法子,毕竟同在东黎,他有着十六万年的道行,而我只不过是一个仅仅八千年的小妖,如今还成了在月圆之夜才能使用法力的凡人,在他面前,我连个蚂蚁都不如。

眼下最重要的,是让他不再纠缠我,至于“把天界那帮孙子削得稀碎”,我得找尊者说道说道去,对手这样强大,他老人家怎么着也得给我提升一下装备,再派来一个帮手吧!

“我并不认得你,你的过往我不知道,你的心情我更无法体会。苏浅溪,我只能说,在我心目中,你是我的死对头,没有之一。既然你是神仙,我以后不会再自不量力地跟你斗,可是我也决不会因此而对你有什么别的想法。”

我慢条斯理地说,最后,做了一个总结:“苏浅溪,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嗯,就是这样。”

苏浅溪侧眸看着我,眼神晦暗,如蒙了一层薄尘。

我无视他发白的脸色与颤抖的唇瓣,伸了个懒腰,后退几步,猛的快步往前冲,冲到墙下,脚在地上用力一蹬,借着冲劲蹭蹭蹭地爬上去几步,攀住墙头,将身子撑了起来。

我骑坐在墙头上,冲目瞪口呆,仰着脸看着我的苏浅溪扬眉一笑,朗声道:“谢谢摄政王送本公主回府,本公主乏了,就不招呼王爷进府小坐了。”

说罢,没等苏浅溪答话,我就纵身跳了下去。

回到狗窝,用了膳,睡一觉,我再次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模样。

我离家出走并没有惊动任何人,三不五时消失几天,对我来说是家常便

但是接下来的日子可就没意思了,我懒得上朝,更懒得出门,这几日只要一出门,必定碰见苏浅溪,那厮是神仙,连掐指都不用就知道我在哪儿。

百无聊赖,万分烦躁。

这天晚上,天色刚刚暗下来,我就爬到床上躺着了,实在是太无聊了,我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然而,就在我刚刚酝酿出一点点睡意的时候,窗格子响了。

夜间翻窗进我闺房,不是毛贼就是采花大盗,没跑儿。

能摸进狗窝的,绝对是高手,不过……可惜了,啧啧!

可那人一开口,就把我的睡意全吓没了。

本文书名:妖孽,你可知错(首发若初文学)可以加微信公众号:雯灿,阅读更多更精彩的后续内容。

男朋友比自己胸大——狮子女怎么看?

对于狮子座一个要面子的人来说,连男朋友的胸都比自己的大,简直就是奇耻大辱。狮子座的女生那一刻的内心想法就会是想要分手,毕竟这样的对比下来,自己真的很没有面子。等到和这个对象分手了之后,再找下一个对象的时候,一定要加上一条准则,那就是胸要比自己的小。男生胸小是对一个女生最基本的尊重,狮子座的女生眼睛里通常也容不得沙子,度量也不是特别的大,哪怕只是一点小小的事情,都很可能会让狮子座的女生暴跳如雷。(

面对男票被逼相亲,白羊女是去还是留

白羊座女生的性格由于受到火象星座的掌管,故而大多像火一样的热烈明艳。她们是耀眼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自信的光芒。对于爱情,她们敢爱敢恨,有着一颗可以为爱横冲直撞的心。她们的爱情是热烈的,是界限分明的,她们的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对她们来说,爱情就是两个人的事,有再多难关一起去闯就好了。要是男票被逼着去相亲,不管是因为男票的家里不同意她还是因为男票根本就没和家里说,她们都会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完)

水瓶座开运宠物引荐

水瓶座水瓶喜爱细巧精美的小东西,养只龙猫(多多罗)很适合,尽管龙猫,珍珠熊这类都是“鼠辈”,但那乌溜溜的黑眼睛依然让人爱不释手,聊以解忧。在鼠年养殖还能够提高自个的一年运势。(完)

嫁给天蝎座今后会是如何的日子

天蝎座 爱你爱到骨头里。 除非你婚后改变实在是太大,通常状况下,嫁给天蝎座的男子,你即是他独爱的,他终其余生只爱你,在这全部进程傍边,追你的时分也罢、把你娶进门的时分也罢,你为他生小孩的时分……他即是只爱你一个,有时分你睡到一半睁开眼睛,发现他痴痴的看着你,即是他对你耐久有爱好,你就会是他耐久爱的老婆,并且他必定会不吝惜的表达给你。(完)

嫁给天蝎座以后

天蝎座   爱你爱到骨头里。   除非你婚后改变实在是太大,通常情况下,嫁给天蝎座的男子,你即是他独爱的,他终其余生只爱你,在这悉数进程傍边,追你的时分也罢、把你娶进门的时分也罢,你为他生小孩的时分……他即是只爱你一个,有时分你睡到一半睁开眼睛,发现他痴痴的看着你,即是他对你永久有爱好,你就会是他永久爱的老婆,并且他必定会不吝惜的表达给你。(完)

天秤座本周爱情好日子吉时(9.15-9.21)

*天秤座*   本周天秤座爱情正能量足足的。独身者,结识了一些情投意合的新兄弟,人际圈相应扩展,相应的,可展开的缘分也多起来,睁大眼睛好好选选有没有中意的?有伴者,跟另一半外出一起处理一件事,你们的合作几乎超默契的,而且那件事最终也会证实你们的尽力没有白搭。   约会好日子:9月21日   约会吉时:18:00(完)

天秤座爱情好日子吉时(11.3-11.9)

*天秤座*   本周天秤座的感情世界趣味多多。独身者,结识了跟你布景、履历大不相同的人,你的兄弟圈由此得到拓展,而你的缘分也有也许就在其间!擦亮眼睛好好寻觅吧!有伴者,碰到新鲜好玩的作业,你会调集全身的热心倾泻其间,并能股动另一半,一同high起来。   约会好日子:11月7日   约会吉时:17:00(完)

天秤座怎样秒变安静?

天秤座 要让天秤的心安静下来,最佳的暗示莫过于自我催眠。天秤在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令自个不爽的人,心境欠好时,就闭上眼睛,通知自个,这是错觉。听一听一些轻松愉悦的音乐,多催眠自个几回,是能够逐渐忘掉那些不愉快的回想,心里不愉快的画面少了,心也就安静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