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狗仔为了不坐牢,上了总裁的车!

情感写真简故事2016-04-08 05:37:17

前言回顾:

八卦记者安千夏误入财阀三少厉陌辰房,被一线女星百诺蕊的到来逼进浴室,竟撞破正在沐浴的厉陌辰,还与他在浴室上演了一出限制级。。。

详细剧情回顾点此链接:误入总裁房,我竟与他在浴室上演限制级!

女狗仔为了不坐牢,上了总裁的车!

安千夏感觉到厉陌辰的失神,趁着这个时间,发狠的把相机从厉陌辰的手中给抢了过来,然后猛地朝前奔,打开浴室的门就冲了出去。

她的动作比泥鳅还快,他发愣的瞬间,竟然没来得及抓住!

“安、千、夏!”

厉少脸上阴云密布,怒吼声中,隐忍着某种欲求不满的情绪。

安千夏打开房间的门,觉得安全了,这才回头看了浴室门口的厉陌辰一,笑的甜蜜,“厉天王,青山依旧,绿长流,后会无期!”

厉陌辰怒及反笑,邪魅狷狂,极具侵略性的视线让人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安千夏打了个抖,“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了,该死的禽兽,对她威逼利诱,她才不会那么倒霉,沦落到再遇到他的地步!

——

安千夏在帝娱经济杂货间换回自己的衣服时,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杂志社搭档何宵梁的信息:

我找了砖家给做了PS鉴定,白诺蕊绯闻的照片大多数都是PS的,我把鉴定传到你邮箱了,你拿去给白诺蕊看。

末了,还有一条短信,还是何宵梁的:听说白诺蕊气还不错,你说点好话,这事就算过去了,回来记得感谢我,三拜九叩就算了,以后每天早餐包了就行!

安千夏对何宵梁不要脸的行径翻白眼,心里却更有把握了,她有底片,又有鉴定,白诺蕊只要是个明事理的人,都不会继续追究她了。

但想到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安千夏为了自保那样气白诺蕊,还真有点心虚

白诺蕊被气走,可能已经离开公司了,安千夏也打算离开这里,回去再打听下白诺蕊的行踪。她偷偷摸摸的从后门离开帝娱经济的时候,竟然好巧不巧的碰到了白诺蕊。

安千夏欣喜若狂,她就说她运气不差吧!

“白小姐,你好,我是星语杂志社的记者,安千夏,也是……你这次起诉的人。其实这件事情都是一个误会,我有证据不是我做的,你看看好吗?”安千夏挡在白诺蕊的前,微笑的拿着手机递给白诺蕊。

白诺蕊带着大墨镜,脸遮了一半,但是她的美貌,气质,仍旧遮挡不住,一看就是极品美女,而且高高在上。

“呵,就是你闹出绯闻的事情来的?你还真敢出现在这里,快滚,别脏了我家诺蕊的眼!”白诺蕊的经纪人,纪晓,三十多岁的女人,浓妆艳抹,嚣张的就推安千夏。

安千夏连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心里憋着一股气,好想一光煽在这个老女人的脸上,但是,她忍了,“白小姐,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你把我送到法院去,真正害你的人还在逍遥法外,你甘心吗?网上的图大多是PS的,我已经拿到鉴定了,你的绯闻的事情也可以得到澄清了,这是双赢的事情。”

“什么PS不PS的,我告诉你,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纪晓不满的呵斥,说着又要上来对安千夏动手动脚了。

白诺蕊阻止了纪晓,她取下墨镜,那双大眼睛漂亮的勾人心魄,眼角隐隐有些发红。

她神色淡漠,打量着安千夏,“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放过你?”

这只是一场误会和陷害的事情,谈不上放不放过,安千夏有些懵,还是拿着手机走近白诺蕊,“白小姐,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你硬是要告我也没有意思,我们把真凶抓出来,才能给你出这口恶气啊。”

“呵……”白诺蕊双手环胸,扬着下巴,轻蔑的像是在看一个白痴,“别以为你拿着所谓的鉴定,就可以脱身,安千夏,这场官司,我要让你身败名裂,丧尽一切!”

白诺蕊的恨意,在眼底翻滚,但是她很快就给掩饰了。

安千夏如遭雷劈,她以为和白诺蕊和谈的事情,该是很顺利的,可是情况恰恰相反,白诺蕊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意思?!

以白诺蕊背后的势力,安千夏就算是有鉴定,也打不赢这场官司。

“白小姐!”安千夏紧皱着眉,有些心慌,“你不能随便冤枉人,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而不是直接把我判死刑!”

“给你机会,那谁给我机会?!”白诺蕊突然激动的抓住安千夏的肩膀,凶狠的瞪着她。

要不是因为安千夏的存在,她也不会一直得不到那个人,她恨安千夏,恨得想要杀了她。而且,今天她受到那样的羞辱,归根结底都是安千夏的错!

“安千夏,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撤诉的,而且……”白诺蕊毫不掩饰她的厌恶,笑容诡异,“我会让你牢。”

坐牢!

安千夏气的发抖,“你不能这么蛮不讲理!”

“理?你这种人,有资格讲理这个字吗?我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捏死你。”白诺蕊嚣张的狂笑,抓住安千夏的手机,然后狠狠地砸在安千夏的身上。

“实话告诉你,安千夏,这一次,我玩死你!”

——

安千夏被保安从帝娱经济里面丢出来,摔得灰头土脸,青脸肿。

白诺蕊哪是什么温柔女神,完全就是丧心病狂的精神病患者!

安千夏气恼的回到杂志社,刚走进去,一个高个子就扑了过来,得意的邀功,“安千夏,怎么样?我的鉴定管用吧!分分钟搞定白诺蕊,快点,速速滚去给爷买早餐。”

安千夏一肚子的火,拿着烂手机就朝着何宵梁砸过去,“管用个屁!”

不仅没有成功让白诺蕊撤诉,还差点和白诺蕊打起来,彻底撕破脸了。就算白诺蕊相信不是安千夏传出去的绯闻,也绝对不会放过她了。

何宵梁愣了一下,随后就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白诺蕊不撤诉?!”

这下,全杂志社的人,都注意到安千夏回来了!一道道幸灾乐祸的目光,齐刷刷的对安千夏行着注目礼。

安千夏哀嚎,果然是损友。

“我要正面和白诺蕊打官司,给我找最好的律师,有鉴定,我赢得机会有几成?”安千夏把何宵梁朝办公桌拽,这货虽然是杂志社的记者,但是人缘好的不行,三十六行,行行有熟人,而且对法律,也懂一些。

“一点机会都没有!”何宵梁坚决的把安千夏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拉下来,像是避瘟神一样躲开一二三步,“白诺蕊是白家掌上明珠,你再有证据也别想赢,你快点打包东西滚吧,永远消失在A市!对了,千万别说你认识我!”

这就是一起工作了一个月的死搭档?何宵梁这人极其不靠谱,但是他要说这事没得机会了,就真没得机会了。

安千夏没权没势,得被白诺蕊捏的不能再死。

“走了,别呆在这了,我给你买机票。”何宵梁直接赶人了,安千夏摆明是被人盯上了,现在不跑,只会更加的危险。

“我这样走了,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了。”安千夏甩开何宵梁的手,心里堵的慌,她以为的出路,竟然全部被封死了。

坐牢吗?

她不靠谱的想到了一个人,厉陌辰...

“你不走,星语也留不下你这尊大神。”主编踩着高跟鞋,“铛铛挡”的走过来,气势凶悍,脸上的都像是要抖落了一样。

杂志社里的人,这下全都幸灾乐祸的盯着安千夏看了。

安千夏咬,以前这个老巫婆就看她不顺眼,白诺蕊的事情一出,更是分分钟落井下石,把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我没有递交辞职,主编,你也没有资格开除我吧!”安千夏毫不示弱,她是美国分过来的,直属美国总公司。

主编老脸上的肉抖了抖,盯着安千夏的目光更加阴骘,“白诺蕊的事情,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发表了,害的杂志社跟着你一起被告,严重影响了杂志社的利益。我已经向上面递交了开除你的申请,明天就会下来结果,安千夏,星语不会再容你!”

够狠。

安千夏火气猛蹿,恨不得掐死这个老巫婆,国内发生的事情,只要没人打小报告,总公司还不会那么快知道,现在好了,老巫婆直接断了她的后路。

安千夏在星语待了这么久,甚至同意被分配回国,为的就是星语新节目副导的位置,她的业绩已经数一数二了,机会非常的大。

“老巫婆,你公报私仇!”安千夏冲上去就想给老巫婆一耳光,何宵梁眼疾手快的把她给拉住了。

“小祖宗诶,别闹了!现在离开,才能脱身啊。”

老巫婆得意的冷笑,嚣张的指挥,“把她的东西都给扔出去。”

立刻,就有几个女人积极的冲到安千夏的位置上,胡乱的拿着她的东西就朝着窗外扔。

“住手!”安千夏气的眼睛发红,何宵梁都拉不住了,她冲过去就把那几个女人给推开,大吼,“开除通知还没有下来,你没有资格丢我的东西!”

安千夏像个发飙的小豹子,凶的浑身都是刺,把想要再丢东西的人给唬住了。

“安千夏,你还真不要脸,我看你能赖多久,明天我照样把你和这堆垃圾给扔出去!”老巫婆扭曲的瞪着安千夏。

“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还真恶心。”

“就是,安千夏,你没地方去了是不是?我家狗窝也很大的,可以借给你住住。”

围着老巫婆的几个八婆,七嘴八的就叫了起来,说的话,一个比一个毒。

“你们少说两句要死啊。”何宵梁愤愤的骂了句,走到安千夏身边,脸色很臭,“千夏,我们出去。”

安千夏按着自己的办公桌,脑袋垂着,眼睛发红,紧咬着牙,决然的甩开了何宵梁的手。

她的身体绷的很紧,“你们都很想我走是不是?呵……那我,偏偏要留下来!副导的位置是我的,谁也夺不走!”

众人被安千夏的模样吓住,发愣了好一会儿,随后,就是哄堂大笑,一个个指着安千夏的鼻子,笑的前俯后仰,嘲讽至极。

有个女人叫嚣,“安千夏,你要是能留下来,我跪着给你敬,叫神人,哈哈哈……”

——

天下着小雨,有些阴沉沉的。

安千夏头发上有很多细小的雨珠,她站在帝娱经济外面的路边上,紧张的看着从里面开出来的每一辆车。

帝娱经济公司有很多的出口,但是这里是一个交叉点,每一辆车都会路过这个路口,安千夏在这里才有机会能遇着厉陌辰。

今早,安千夏那样果断的拒绝了厉陌辰的提议,更是狗胆包天的惹怒了厉陌辰,是以为说服白诺蕊完全没问题,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傻太天真了。

现在她自己送上门来,绝对讨不到好果子吃。

可即使如此,她已经走投无路了,下半辈子毁在牢里,还是在厉陌辰这里拼搏一把,她选择后者。

她知道厉陌辰需要假女朋友,这就是她唯一的筹码。

初春的天气,还是有点冷的,安千夏来的急,没有带伞,一两个小时过去,全身都湿透了。

很冷。

安千夏蹲了下来,抱着自己,要暖了一点,她的视线却始终看着车流的方向。

这个点,并没有多少车从帝娱出来,那辆红色的兰博基尼就显得特别的突出,不快不慢的开在路上,像是优雅的王子。

安千夏没有报多大的希望,但还是朝着车窗里面看,一看,她的精气神瞬间就提起来了!

安千夏也不管自己现在的样子多狼狈,猛地就冲到了路中间,张开双臂把兰博基尼的路给挡住,“厉少!”

兰博基尼急刹车,车头惊险的停在了安千夏的面前,开车的穆少白一肚子的火,正准备开门下来骂人,安千夏比她更快的冲了过来。

她使劲儿的拍后车座的车窗,满心焦急,“厉少,我有话和你说!”

“哪来的疯女人!我去把她赶走。”穆少白不爽的要去赶人,厉陌辰要求他慢吞吞的开车他已经很窝火了,半路还钻出个疯女人,更崩溃。

“少白,你不用插手。”

阅读全文,请点击下方广告图片,

或关注微信号:boubook (长按可复制)回复【纯情】

订阅和收藏查看每天的最新内容↓↓↓谢谢支持

分手后天蝎座会如何处理礼物

天蝎座会把前任送给自己的礼物留下来,但是留下来不是让自己用,它是留着备用,怎么个备用法呢?当然是在报复对方的时候拿出来说事,当对方找到下一任恋人的时候,一做就会大大方方的把对方送给自己的礼物拿出来显摆,要不照点照片发朋友圈,要不就直接把这些礼物寄回给对方的下一任恋人?总之他要让对方的下一任恋人知道,在他跟前任恋爱的时候感情是多甜蜜,对方给自己送了多贵的礼物,做这种事,天蝎座真的很有快感,也许这是

军训教练眼里的双后代是怎么的

双子座女性归于不吐不快的类型。任何时分不说点话总会感触不自在。军训的规则也难以挡住双子座的嘴,双子座女性不光在军训时对周围的兄弟窃窃私语,还爱在歇息时期大谈各种八卦。小到学校爱情,大到明星离婚,无一不从双子座的口中被说出来。而当悉数人的焦点都调集到双子身上,等候她持续议论下文时,双子座俄然话锋一转,大喊一声“这个教练好帅啊”,马上让被指的教练满头黑线。(完)

双子座爱八卦排行?

No.7:双子座 爱八卦指数:★★★☆☆☆☆☆ 在对自个的形象分外介意的双子座看来,八卦虽风趣,形象价更高,为了形象故,八卦有必要抛。由于不想被人看成是爱八卦的八婆,所以关于一些小道音讯会有意表现出一副“不感爱好”“不肯谈及”的姿态来,习气成天然,后来也是真的不感爱好了。(完)

水瓶座最无法忍耐的事

  水瓶座 不行忍:八卦对错   水瓶的男子正直而坦率,他们很难以日子在大话傍边。他们不苛求身边人的认同,他们也不巴望豪情的完美,但他们必定回绝悉数的虚伪,他们只请求一个字——真。关于那些长于搬弄唇舌的女性,他们是怀着极度厌烦的心思的,也不会给予任何的好气色,在他们看来,这么的女性,只配放逐到南极之岛去,让他们面临孤寂的大海说个够。

水瓶座年终身体疲乏感

  水瓶座:★☆☆☆☆   水瓶座的人跟双子座有得一拼,只需有好玩的新鲜的东西,或许八卦啥的,就能让他们大起十二分的精力了。   不要对他们说啥年终啦,他们底子就没有这种概念。神马是年终???还不是一天天的要过么?   真是杯具,对水瓶座的人讲职责感这种东西,还不如对他们讲火星的由来来的靠谱。

八卦水瓶座女的爱情起步价

水瓶座爱情起步价:2000元  注重对方人品的水瓶以为,爱情起步价不用规矩得太死,只需对方经济条件过得去,对方的人品性情好才是要害。

别傻了!水瓶座为爱犯贱的规范

 水瓶座:★★★★★   水瓶座为爱犯贱规范指数有五颗星,他们做法和心里常常纷歧致,习气性地爱勾三搭四,表里纷歧,不八卦会死。真假难辨,虚伪备至。比及对方总算看清他的真面貌预备脱离,又扮演一出专心请求的戏曲出来,但是对方现已不为所动。

水瓶座男归纳指数

水瓶座男:  厚意指数5分:他的嘴巴很甜,很会哄人讨人高兴!和他在一同,永久不愁没论题。不过因为他太舌灿莲花,有时反而让人置疑他的诚心!  浪漫指数9分:与喜爱新鲜感的他约会,你在装扮上要新潮符合时髦,才干让他目不斜视。约会地址,最佳约在现代感,但空气柔软的场合;并且约会办法要多改动!  性趣指数9分:他喜爱新鲜感和猎奇的心境,也会反映到性趣上。因而他最不喜爱人家敷衍塞责,或是老是原封不动的做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