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好不容易找到工作,竟然发现老板就是多年前被甩的男友

情感写真鹰眼观物V2016-04-08 07:00:58

村花好不容易找到工作,竟然发现老板就是多年前被甩的男友

在阅读中成长,作者:编小二,欢迎转载及分享

村花进城

北方省北江县北江镇北陵村,这里高山逶迤,流水潺潺,丛林叠翠,真是人杰地灵。

正所谓山高出神仙,地灵出美女。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北陵山村,还真的出了一个足可以令男人歆慕,令女人妒忌的美女----迟馨。

迟馨素有村花之美称,但见她长得花容月貌:高挑的瑶,弯弯的柳叶眉,红嘟嘟的嘴唇,丰满高耸的两座山峰,后翘性感的美臀,还有那时常挂着微笑的脸蛋,共同勾画出一幅美艳诱人的美女图。加上她一身凝脂白玉般的肌肤,修长高挑的身材,身高一米七三,这个在女人当中绝对算得上是鹤立鸡群的身材,就是去当模特也绝对够格。

因为是一个美女的缘故,迟馨的性格虽然有一点冷艳高傲,但是她却一向以来都对人生、对生活都充满了自信,因此她时常都是以脸带微笑、如沐春风的美好形象对世人的呢。

但是,这一天早晨,却见我们这一位平时充满自信的、脸带微笑的村花迟馨,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一大早就端坐在窗前愁眉苦脸,长吁短叹,就是平常可以算得上是她的专利的满脸微笑,这个时候也换成了漫天的乌云密布,以及高高皱起的柳叶眉。

“哎,这一大笔的医药费却是怎样办才好?”迟馨轻叹一声,不觉有几滴晶莹的泪珠出现在她那美丽而润白的脸庞。

原来,就在昨天傍晚,迟馨的那一位年纪已经75岁了的老父亲突然昏倒在地。

“爸爸,你怎么啦?”

迟馨见状,真的吓得花容失色。

救人如救火,迟馨急急忙忙呼叫来村子里的几个兄弟姐妹,于是大家七手八脚的, 几经周折之后,才将迟馨的父亲送到北江镇第一人民医院救治。

谁知一经检查,迟馨才知道事情比她的想象还要严重得多,顿时,她就感觉到自己的一切美好的生活,从此就会被击打得支离破碎。

原来,经北江镇第一人民医院最有名气的那个叫做苏是真的医生深入检查,却发现迟馨的老父亲得了轻度的中风,以及非常严重的尿毒症肾炎)。

善良的苏是真医生告诉迟馨,她的父亲的病情极端的严重,那轻度的中风还好说,至多令他半身不遂而已,但是那非常严重肾炎的才是要命,如果不尽快医治的话,那她的父亲的性命只怕还有半年的光阴。

“父亲只有半年时间的生命,天啊,这可怎么办?”迟馨是一个美女,更是一个孝女,因此当然不想老父亲会如此快速地死去。

父爱如山啊,这个时候,迟馨的脑际立即就浮现了父亲养育自己,疼爱自己的点点滴滴:童年的时候,为了改善生活,父亲出门远去打工,每次回来的时候,都给迟馨买回很多的玩具,以及她喜欢的衣服和化妆品,这令爱玩爱打扮的她感到生活是多么的幸福和快乐;当迟馨到了读书的年龄的时候,是父亲用他那打工换来的血汗钱,一直供给她顺利地读完初中和高中。这在贫困的山村里也算是一个奇迹了,因为迟馨知道,很多同龄的姐妹因为家庭贫困的原因,大多数人都是小学还没有毕业,就不得不出门打工挣钱供给家庭了。

小羊羔都懂得跪乳反哺的道理,更何况是人乎?因此,迟馨就决定用自己的行动来报到父亲对自己那比天高比如海深的恩情,她要想尽一切办法拯救父亲的性命。

但是,当那个善良的苏是真医生告诉迟馨一个事实的时候,她几乎要昏倒了。原来,要医治好她父亲那严重的肾炎,必须在一个月内为他换肾,不然就回天乏术。

但是,换肾却要至少花费35万元的医疗费啊,这对生活在偏远的乡镇,只是在一间民办企业工作,月薪只有区区一千二百元的迟馨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迟馨不但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也是一个倔強的女人,因此,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她决定要筹钱帮父亲换肾,至于那高昂的医疗费嘛?哪怕要自己去打工攒钱,甚至卖身救父也会义不容辞。

“颜星丽!”在迟馨几乎感到绝望的时候,突然一个昔日关系很的姐妹的名字蹦出了她的脑海。

颜星丽是迟馨初中时候的同学,其人也长得花容月貌,羞花闭月,虽然她的相貌比不上迟馨,但是在这个山村里也算得是一个大美人了。如果迟馨是一朵高贵而美丽的牡丹花的话,那这个迟馨却也算得上是一朵人见人爱的山茶花了。因此,当地村民曾经称迟馨和颜星丽是一对山村姐妹花。

颜星丽初中毕业之后,由于家庭的原因,就一早南下打工去了,后来据说她在南方省一个叫做A市的现代大都市的一家大公司上班,经过七、八年的努力,现在职务居然升到了一个部门的主管,那月薪呢,据说有一万五千多元。

颜星丽的月薪是那恐怖的一万五千多元啊,这对月薪才有区区一千二百元的迟馨来说,真是一个是土豪,一个是屌丝。

“哇,曾经听艳丽妹妹说过,南方省这个A市现代大都市哈,真是遍地黄金,在那里工作的人员,月薪动不动的就是八、九千元,甚至上万元,高的还打几万元呢,这与咱们这个偏僻贫穷落后的山村相比,真的是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域。好吧,为了筹集父亲这高昂的医疗费,我也豁出去了,就去A市投靠这个姐妹,说不定她可以念及昔日的情义,给自己也找到一份月薪过万的好工作呢。”

迟馨是一个办事爽脆的人,于是在她将自己父亲的事情给自己的弟妹交办好之后,第二天就踏上了南下打工的漫漫征途。

好在迟馨在读高中的时候地理知识还算很好,就是第一次出远门,她也没有一种昏头转向的感觉。

经过几次转车之后,迟馨终于来到了A市的西郊车站。

下得车来,迟馨就来到一个电话亭拨通了颜星丽的电话:“嗨,是艳丽妹妹吗?”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是我啊。哦,你是迟馨姐姐吧?”

“是我呢。”

“你现在在哪?”

“我现在在A市西郊车站,来找你了呢。”

“我靠,既然来看我,为什么不预先告诉我啊?”

“因为我走得近,所以来不及通知你啊。”

“那好吧,你就在那西郊车站等我吧,在大城市里人来车往的,容易走失,你千万不要乱走动哦,我立即打的是是找你吧。”

“好的,我不会乱走动的,就在这等你。”

十几分钟后,一辆红色的“的是”呱的一声停在A市西郊车站,紧接着,但见车门被打开了,然后就走出来一个靓丽迷人,高挑时尚的都市丽人来。

“艳丽妹妹。”

虽然很久不见了,而且颜星丽现在还打扮得非常时尚光鲜,但是记忆力超好的迟馨还是一就看出来了。

“啊,真的是迟馨姐姐来了呢。”迟馨的打扮,却还是与以前一样,因此颜星丽也是很快就将她认出来了。

于是三步并作两步,颜星丽就跑到迟馨,异地见老乡,而且是姐妹两,颜星丽心情真是激动啊,围着迟馨的身子转了几个圈,再朝她的上上下下看了一会,颜星丽才一把搂着迟馨的身子,然后开心地说:“迟馨姐姐,你真的一点也没变,唯一变的就是长得更漂亮了,更高挑了哦。”

“你却变得不但更美丽了,而且变得这么时尚了,我刚才几乎认不出你了呢。”迟馨也是很开心地说道。

颜星丽关切地问道:“你赶了这么长的路程,肚子饿了吧?”

迟馨点了点头:“嗯,有一点点。”

“那好吧,我先带你去开一个房子,然后就带你去吃午吧。”

“好的呢。”

人,有钱了是喜欢显摆的,男人是这样,女人更是这样。

颜星丽月薪超过一万五千元,这在她出生的那个偏僻而落后的山村来说,绝对是算的上大姐大及的土豪了。更何况,现在她是某个大公司的业务主管,那一年的接待经费至少也有一、二百万元,因此现在见到同乡的姐妹来探望自己了,哪有不显摆一下的道理。

于是,颜星丽就带迟馨来到一个五星级的宾馆,打算先帮她在这里开一间房住下,紧接着就带她去这个五星级宾馆的餐厅吃出名的“韩国料理”,然后明天就带她去A市最有名的景点之一----世纪之窗游玩哈。

迟馨走出“的是”,被颜星丽挽着走进那一间A市很有名的宾馆---富临大酒店,当她看着那富丽堂皇的高档装修,以及那高雅时尚的装饰的时候,迟馨这个长到22岁才第一次进城的山村妹子,真的就象当初那个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那表露出来的那份好奇和惊讶真是恐怖啊,几乎连眼珠子也掉地上了。

进入大公司工作

颜星丽看见迟馨这幅像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时的表情,不觉暗自偷笑,那份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安置好迟馨住宿之后,颜星丽就带她到宾馆的韩国料理厅吃饭。

来到韩国料理厅的门口,那些穿着韩式礼服的服务员见到衣着光鲜的女孩子(颜星丽),却领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子(迟馨)来这个五星级的宾馆吃高档的韩国料理,不觉感到很惊讶,想不让她进去吧,又怕这个衣着光鲜的女孩子不开心,于是只好任由她进去了。

走进韩国料理大厅,颜星丽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下,迟馨则紧挨着她身边坐下来了。

看着这灯火辉煌,以及装裱着各种富有韩国风味装饰的韩国料理大厅,迟馨也是流露出非常惊诧的神色,但是因为怕出丑,她才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不至于惊呼出声。

见到衣着光鲜的颜星丽坐下,一个穿着韩式礼服的服务员就来到她身边很有礼貌地问道:“请问这位小姐,你要点什么菜色?”

颜星丽闻言,就调皮冲迟馨笑了笑,然后对她说道:“迟馨姐,你喜欢吃什么?你是客人,不如你来点菜好不好?”

迟馨真的傻乎乎地接过那个菜谱,怎知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的,就如同天书一样难懂韩国文字,她真的连一个字也不认识,还点个鸟菜啊。

迟馨不好意识地笑笑:“艳丽妹妹,不怕说出来令你笑话,这些鸡肠一样的文字,我在真的一字也不认识啊,还是你来点菜吧。反正,你点什么菜都可以,你喜欢吃的我也喜欢。”

看到迟馨这幅难堪的表情,颜星丽感到了很满足,于是摇了一下头,就接过菜单点了起来,很快就点好了一桌子的好菜。

这里的服务的确一流,很快,那些服务员就将迟馨什么韩国泡菜汤、韩国辣白菜、韩国烤肉、辣炒年糕以及石锅拌饭等几个汤菜和点心就摆上来了,还摆了满满一桌子呢。

看着如此多的汤菜和点心,一向朴素惯了的颜星丽,就说道: “艳丽妹妹,你点这么多菜,只是我们两个人吃,会不会浪费了点啊?”

颜星丽却大方地笑了笑:“咱们是好姐妹,你就不用客气啦,不点这么多。再说吧,你今天初到这里,我如果点得太寒酸,你明天说我小气怎么办?”

“怎么会呢?”迟馨说道。

说完,早就饥肠辘辘的迟馨就把眼光投向了那些花花碌碌的韩国菜点,口水都几乎流出来了,就问道:“艳丽妹妹,我们现在可以吃了吗?”

“可以啦。”颜星丽说完,就给迟馨夹了一大块的韩国烤肉。

“谢谢啦。”迟馨说了一声,因为肚子饿了,她也不再客气,就大口大口地起了起来。

“好不好吃啊?”颜星丽问道。

“唔,不错,想不到这韩国料理是如此的好吃,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好的美味呢。”迟馨一边吃一边应道。

第二天是周六,因为没有上班的缘故,颜星丽就带迟馨去A市的著名景点“世纪之窗”游玩。

由于迟馨是第一次来“世纪之窗” 游玩,因此玩得别提多开心啦。

第二天是星期天,公司也没有上班,颜星丽就带迟馨去超市帮她买了几套时髦的衣服和一些化妆品,因为颜星丽就打算到自己的公司,帮迟馨找一份工作,不给她打扮一番,怎行?

当化了妆以及穿上了那些时髦的衣服之后,这个原本是一个美人胚子的迟馨就如同一个仙女一样站在颜星丽面前,弄得她不觉惊呼出声:“迟馨姐姐,你在真漂亮啊,如果我是男人,一定会娶你为妻子。”

迟馨却谦虚道:“艳丽妹妹,你不要取笑我啦,其实,你比我漂亮啊。”

第二天,颜星丽就去自己工作的那个公司---胡世团服装集团公司帮迟馨找工作,由于颜星丽是人事部部门的主管,因此她不费太大的力气就帮迟馨找到了工作,职务是公司销售部经理助理。

经理助理,月薪可是一万一千元的哦,当颜星丽告诉迟馨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她简直开心得要跳起来,然后就感激地说道:“艳丽妹妹,真是太感谢你啦,今晚我请你吃饭吧。”

颜星丽说道:“咱们是姐妹,计较这么多干什么?你今后努力工作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对了,公司现在急着用人,你明天就可以上班了呢。”

第二天,迟馨吃完早餐,按照颜星丽给的地址,坐上一辆“的是”就直奔胡世团服装集团公司。

却说胡世团服装集团公司位于A市黄金地段,它的办公楼是一幢占地5千多平方米,高五十三层的大厦。

楼高五十三层啊,这可是这座城市的地标性建筑。

来到胡世团办公大楼面前,但见它好像是一朵含苞待放银白色色的牵牛花,那墙体富有动感的线条,以及那高雅装潢,让每一个走进大楼里的人,都会感到一种愉悦的气息。

进入大楼里,却摆满了高贵而清新的植物和摆设,那份质朴和高雅,令人仿佛可以闻到那空气里飘荡着迷人的牵牛花的芬芳,给人一种清新而时尚的美感。

胡世团服装集团公司是A市最大的公司,它拥有职工二千多人,这个时候,正是大家上班的黄金时刻,但见那员工匆匆忙忙走动着,有的人手中还提个几个三文治、牛奶之类的早餐,仅仅是早餐就这样丰富了,迟馨看见了,心里真是感概万千啊。

“迟馨,一定要加油,在不就的将来,你也会像这些同事一样,早餐吃上三文治,喝上牛奶呢。”迟馨不觉就在心里为自己加温鼓劲。

走进办公大楼之后,但见那大堂显得既宽广又明亮,令迟馨看到了惊讶不已。

这个时候,迟馨却碰到了也恰好上班的颜星丽,于是迟馨就迎上去,然后开心地对她说道:“嗨,艳丽,你好啊。”

颜星丽就说道:“迟馨 ,你也好啊,想不到你也到了,来,我打你去人事部报到。”

于是,颜星丽就带着迟馨来到公司的人事部,然后对一个女属下说道:“这个是我们公司刚来报到的员工,你带她去人事部经理那里报到吧。”

那个叫做苏文妍的员工答应了一声,就领着迟馨去人事部经理的办公室报到。

人事部经理的办公室就在35层,在这个集团公司里也算是一个像模像样的官员了,至少他可以掌握每一个员工的人事生杀大权。

“叮”的一声,电梯就停在了公司办公大楼的第35层,走出电梯门后,苏文妍就领着迟馨转了两个弯,就在一个办公室的门口停下了,然后对迟馨说道:“这个就是我们公司人事部经理的办公室了,你自己进去报到吧。”

苏文妍说完,就急急忙忙地做自己的工作了,在这样一个大公司里上班,效率才是王道啊。

初来公司就要见人事部经理这样大的官,迟馨心里感到很紧张,为了调整自己的心情,以免一会儿见到自己的上司出丑,于是她就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就下了决心,敲响了那个人事部经理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听到敲门声,里面的人就喊道。

迟馨闻言,就硬着头皮走进去了。

见到有人进来,里面的那个人就立即抬高了头,迟馨终于看清楚了这个人事部经理的尊容:但见他长得肥头大,满脸的横肉,如果帮他安装一个长长的假鼻子的话,就活像是猪八戒转世了呢。

迟馨却从来没见过如此丑陋的男人,不觉吓了一跳,心里:“这个人就活像那传说中的那个天蓬元帅一样,真的吓死人了,不知道哪一个女子这样晦气,居然嫁给这样的丑男为妻。”

但是,这个男人虽丑陋,但是却非常的好色,他利用手中的权力,不知道趁机蹂躏了多少初来的年轻的姑娘呢,怪不得刚才个给迟馨带路的那个女员工,把她带到他的办公室面前,就逃命一般逃走了呢。

与迟馨恰恰相反,这个丑陋的男人却看到了一个美艳得像天使一样的女孩子站在自己的面前,她那高挑的鼻瑶,弯弯的柳叶眉,红嘟嘟的嘴唇,丰满高耸的两座山峰,后翘性感的美臀,还有那一米七三的高挑的身材,令这个好色的男人几乎流出了口水。

“啊,好漂亮的一个姑娘啊,简直长得像仙女一样,她是来我们公司报到的吧?嘿,明天我就有靓女泡了呢。”

“请问,你就是我们公司人事部的朱显式经理吧?”迟馨被眼前这个男人看得不好意识,连脸蛋也羞红了呢。

这个丑陋的男人的双眼紧紧地盯住迟馨那胸前的两个凸起,几乎呆住了,居然连迟馨的叫唤也听不到了呢。

被甩了的男友是总裁

迟馨没有办法,谁叫对方是自己的领导呢,就算他对自己有些不敬,但是自己是来报到的,自己还得忍。

于是,只好再次对着这个丑陋的男人说道:“请问,你就是我们公司人事部的朱显式经理吧?”

听着迟馨那甜美的声音,朱显式这一次终于听清楚了,就说道:“是啊,我就是我们公司人事部的经理,名叫朱显式。靓女,你就是我们公司今天来报到的那一个员工吧?”

说话的时候,朱显式的眼光仍然没有从迟馨的胸部离开,弄得迟馨浑身很不自在。

“对啊,我是来报到的。”迟馨回答道。

“那你叫什么姓名?”朱显式的眼光想一把刀一样,一把盯着迟馨的胸部一边问道。

“我叫迟馨?”迟馨机械式地回答道,她之希望对方快点问完话,好让自己早点逃离这个狼窝,如果迟一点的话,她真的怕自己被这里的气息弄得窒息而死。

“好名字。你又是何方人氏?”

“是北方省北江县北江镇北陵村人。”

“哦,文化?”

“高中毕业。”

“性别?”

我靠,迟馨闻言,这个也要问,这不是明摆在你面前了吗?这个男人真是猥琐。但没有办法,既然对方问了,自己只好回答。

“女性,是天然的女性,不是动过手术的女性哦。”

朱显式闻言,“咕咚”地吞了一口口水,貌似迟馨的回答他感到很满意:这样的绝色美女当然是天然的女性好了,如果是变性的女性就太可惜了呢。

“身高?”

“一米七三?”

“三围?”

我靠,这个敏感的话题也要问,这个男人真是一个打流氓,超级猥琐啊。但是没有办法,居然对方问了,那自己非要回答不可。

于是迟馨就害羞地,低着声音说道:“84:62:86。”

“哇,黄金比例,魔鬼身材啊。”

朱显式听到这三个数据,不觉又“咕咚”地吞了几口口水,并在心里YY道:“额,这样的标准美女,有机会搂一搂那标准的小蛮腰,就温馨幸福了呢。”

想到这,朱显式就不自觉地站了起来,然后就继续双眼盯住迟馨的胸部,然后就一步步地向她走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迟馨看见朱显式想一个饿狼一样想自己走来,心里发毛啊,就大声质问他道。

“嘿,我当然想做好事喽。”朱显式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向迟馨靠近。

“你,你不要过来。”

“你叫不过来我就不过来?这不是让我非常的没脸?”

“你,你再过来我就要喊人了。”

“哈哈,这里是我的地头,你就是喊破了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哦。”

眼看那个朱显式就要靠过来了,迟馨吓得额头冷汗直冒。

“哈哈,终于抓住了。”突然,朱显式又走了2步,就一把抓住了迟馨的那一只芊芊玉手。

“啊……”被朱显式抓住的一瞬间,迟馨吓得惊叫一声,却迈不出脚步来。

“住手,你这个咸湿鬼给我把手放开。”正当迟馨处在万分危急的时候,突然一个人走了进来。

朱显式闻言大吃一惊,慌忙向来人看过去,不觉吓得就把抓住迟馨玉手的手就放开了。

走进来的这个人原来是颜星丽,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这个朱显式平时除了怕公司的总经理和董事长之外,其他的人就不怕了,但是这个颜星丽却除外。

反正,这个朱显式见到颜星丽老鼠见了猫一样害怕。

原来,颜星丽来到这A市,业余爱好练习殆拳道,经过这么多年的刻苦练习,居然达到了白黄带(九级)的层次。

朱显式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颜星丽是跆拳道高手,就在2年前的某一天,趁单独她来自己办公室那东西的机会,他就想向她下毒手,谁知他反而被她打得趴地不起,在医院里住了2个月才恢复健康。从此之后,他就怕她怕得要命。

“艳丽妹妹,原来是你啊,你快来救我吧。”

迟馨终于也看清楚来人就是颜星丽,于是就慌忙叫道。

“朱显式,你可给我听清楚了,这个人可是我的姐妹,你以后如果想打她的注意的话,我就阉了你。”颜星丽向着朱显式挥了挥手拳头说道。

朱显式早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害怕颜星丽一时生气,就阉了自己就大事不妙了。

于是朱显式就说道:“既然她是你的姐妹,那我保护她还来不及呢,还怎敢打她的注意,你放心好了。”

“谁叫你保护她?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颜星丽眉倒竖了几下,就说道。

“是,我只是一只癞蛤蟆,而你的这个姐妹是天肉,我怎敢吃呢?”朱显式慌忙人低威。

“好了,你不要废话了,我的这个姐妹报到的事情,你做好了吗?”

“做好了,她可以去经理副助理的办公室去上班了。”

“这就好。迟馨姐姐,咱们走,我带你去那个经理副助理的办公室吧。”

“艳丽妹妹,真的谢谢你啦。”

说完,迟馨就跟随者颜星丽逃了似得跑出了这个朱显式色鬼的办公室,然后到自己的那个经理副助理的办公室上班去了。

“真是可惜啊,到口的天鹅肉就这样地飞走了,颜星丽,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

看着这个就要到手的仙女般美丽的迟馨,就这样被颜星丽带走了,朱显式心痛得在心里大骂颜星丽不止。

从此,在颜星丽的看护下,那个朱显式再也不敢对迟馨怎么样,于是她在这个公司里倒也过着很安稳而宁静的日子。

不知不觉,就一个月过去了,这一天,迟馨听说公司的总部有一位大人物要来这里巡查,于是她就一大早与颜星丽一起来到公司,做好迎接这个大人物的准备工作,然后她就与公司经理一起,就带着公司的员工在公司的大厅等候那个大人物的到来。

到了早上10点的时候,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哇,我们的大领导来啦。”

迟馨闻言朝前一看,谁知当她看清楚这个来人的时候,心里不觉已经,原来,他就是自己6年前被自己“甩”了的那个初恋男友莫辰斐。

原来,在6年前迟馨读高中的时候,因为见到迟馨长得漂亮,这个莫辰斐就向她发起了猛烈的追求。

开始的时候,迟馨并不知道莫辰斐的真实身份,见他苦苦地追求自己,就答应做他的男朋友,于是莫辰斐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迟馨的初恋情人。

谁知后来,有机会知道这个莫辰斐原来是某一间大公司的董事长的而且,而且这个人就认为自己有钱,就不可一世,专门欺负班上柔弱的同学,有几个还是迟馨的好朋友呢。

于是,迟馨一生气,就找到莫辰斐要求解除朋友关系。

谁知莫辰斐非常喜爱迟馨,他不但喜欢她的美丽,更喜欢她的善良和很有个性的性格。

于是,当迟馨提出分手的时候,莫辰斐就问道:“你为什么要与我分手?”

迟馨就大声喊道:“因为你是富二代。”

莫辰斐就问道:“难道你不喜欢有钱的富二代吗?”

“是的,我不喜欢败家的富二代,要喜欢,我就喜欢那懂得努力拼搏,懂得尊敬别人的富首代。”迟馨傲骨地说道。

说完,迟馨就不顾那个莫辰斐的苦苦哀求和挽留,她一把就挣脱他拉着自己右手的那一只手,然后就扬长而去,一点面子也不给。

看着那迟馨逐渐远去的高高挑背影,莫辰斐就在心里竭里底斯地喊道:“迟馨,你真是给脸不要脸,好,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如果有朝一日你落在我的手里,我要蹂躏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方显示我陈某人的厉害。”

这个时候,公司经理陈朝宇就对大家大声说道:“咳咳,大家静一静,站在我身边的这个玉树临风的,戴着智慧型眼睛的帅哥,就是我们公司总部的大领导----莫辰斐总裁,他今天要来我们这里召开一个巡查会,了解我们公司的最新情况,以便今后的决策做得更科学。下面,请我们尊敬的莫辰斐总裁为我们讲话。”

听完那个公司经理的这番讲述,迟馨感到心里一阵恶寒,不觉惊叫出声:“哇靠,想不到这个6年前被自己甩了的那个初恋男友,居然是自己公司总部的总裁,迟馨,你的厄运要来临了吧?”

于是,迟馨就感到很害怕,为了不让莫辰斐认出自己,迟馨故意低着头,并后退了几步。

谁知莫辰斐眼尖,他从进来公司的时候,就看见那个站在公司经理身边的这个人,很像6年前甩了自己的那个初恋女朋友迟馨。但是苦于自己是总经理,现在在场的人又这样多,因此不变立即走到她面前对她仔细地考察一番,以便辨别一下,这个人是否是那个迟馨。

——————————————————

(未完待续)快速阅读关注微信号【twocloo】。回复“《总裁的蜜小娇妻》”阅读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肾脏病人的饮食守则

肾脏病人的饮食守则

肾脏病是肾病的统称,包括肾小球、肾小管引起的各种病变和功能性障碍,临床多见慢性肾脏病,肾脏我们的一大排毒器官,我们必须加以重视,那么慢性肾脏一般有什么症状呢?肾脏病人饮食方面有什么要

爱上离婚的魔羯很苦楚

 跟魔羯知道快一年了,他离婚三年,跟前妻有个女儿,孩子归前妻。咱们刚知道时,他只说自个离过婚,没说过有孩子。魔羯很老练关怀,跟他往来很舒畅。往来2个月的时分,那时刚好新年新年,我提出让他见见家人,这时他回绝了,他的理由有如平地风波:前几天刚得知前妻得了乳腺癌第二期,跟他要钱,看在孩子的份上,他决议担负前妻的医药费,所以他不知道要不要跟我在一同,他说自个怕害了我,他说自个要想明白。这时我才知道她

摩羯座元宵节怎么让桃花怒放

 摩羯座:妆容开运  摩羯座一贯给人一丝不苟的形象,元宵节这天不如你放松一下,给自个画个美美的妆吧,修个柳叶眉、上个淡粉唇膏,用一份开畅的心去等待你的桃花吧。

解读童贞座男的胖妻心思

童贞男 胖女不会成天如林黛玉般扶风弱柳、梨花带雨、全日一副病怏怏、惨戚戚的状况,而是能以开畅的胸襟,健康的体魄给一向在前哨不懈斗争,以期到达完美方针的童贞男们,以极大的支撑跟刚强的后台。并且胖女在“后方”一向都是健健康康、快高兴乐的,还会给童贞男们省去许多医药费。

眉毛都不会画,怎样做一个现代女人

眉毛都不会画,怎样做一个现代女人

眉毛画好万人宠,画不好?无人懂。

冬吃这物省下10年医药费 抵过10味大补药

冬吃这物省下10年医药费 抵过10味大补药

冬笋是竹笋的「一员」,是竹子嫩芽的部位,笋质十分幼嫩。但是有些人则不屑吃它,认为没啥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