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携未婚妻来示威,我和丈夫该如何招架

情感写真花生故事2016-04-08 07:52:56

文/新晓零

“方菲,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问你,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嗯。我此生都会在这里。”

“那,我走了。”

“嗯,你走吧。”

方菲醒来时,窗外天色微曦。她再想起那个梦时,想起他临去时看她的神,心里反而不像在梦里时那般难过了,只余平静。

他真的就这样消失在她的生命里,再未出现。

但留下,是她的选择,她从未后悔。

“有没有人呀?救命啊!有人落啦!救命啊!”

岸边的人不过寥寥,但却早已乱作了一团。也不是没有人会游泳,但此时正值隆冬,湖水冰冷刺骨,光是这一点就让人几乎失去跳下去的勇气,再加上此刻对这突发状况早已慌乱无措的人心。

所以,即便是眼看着在那湖水里扑腾的人就要没有了力气,也依旧没有人跳下去施救。就在这时,只听“扑通”一声,在旁边不远一处隐蔽的灌木边,一个白色的身影倏然跃进水中,然后消失不见。只留下灌木边一地的衣物和湖边溅起的巨大水花。

不过转瞬间,一个脑袋从那落水之人的身旁冒出。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是——那竟是一个女子!

此刻,那落水之人已经开始慢慢下沉,看来力气是真的耗尽了。这正好替方菲省了很多事,她伸出手去一把托起落水者的脑袋,然后将一只手伸到他的腋下将他托起,让他的脑袋搁在她的上臂。感觉到自己拽牢了他,方菲这才慢慢往岸边游去。

到了岸边,就有人七手八脚将方菲和那落水者拉上了岸。大概出于愧疚,也有人抢着给那落水者做人工呼吸。方菲自然没有不乐意,毕竟是异性,不到不得已,她也没有那种抢着去给别人做人工呼吸的癖好。

就在方菲去捡起自己的大衣穿好裹紧,正准备做一个做完好事不留名,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巾帼英雄时,有人叫住了她。

“美女,请等一下!”

方菲无奈回头,无名巾帼的梦想又一次被现实击破。

“我们还没有感谢……”

“我是这里的管理员。”方菲说完便转头离去。

方菲守着这片湖已经快七年了。说是湖,其实是这个小镇废弃不用的水库。

水库退役以后,便也成了这个小镇的一处玩赏游乐之地。这七年来,方菲也在水库里救起过二三十人,除此之外便别无可述了。

方菲给自己熬好汤正皱着眉头在喝的时候,赵佑宁就来了。她有些心虚,明知是他来了,却没敢抬头看他,只是默默继续小口吞着姜汤。

赵佑宁经过这许多次,即便再是担心她,知道制止不了,也是无计可施,只能由着她。

“今天又救人了?”

“嗯。”方菲小声答。

“今年是怎么了?竟然已经是第五个了!”

听到这话,方菲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这又不是完成任务,难道是每年固定多少个不成!先前知道我今年已经救了四个人,你不会是觉得我今年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吧?”方菲说着又笑起来。

赵佑宁被她说中心思,只是无奈,他总是拿她没办法的,“你还有脸笑!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听他声有厉色,方菲只好停了笑,乖乖抬起头来。

她也是在水里被冻得有些狠了,直到这会儿都还没能缓过来,小脸看起来有些苍白,嘴唇的乌紫色都还没褪去。

赵佑宁心疼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板着脸去找了一件羽绒服将方菲裹成了一只胖粽子,然后又去拿来了电热扇放在她脚边,调到最高档。

方菲见状,一声尖叫跳起来,“赵佑宁,你是准备把我烤熟吗?”

赵佑宁闻言,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那不是正好,等到晚上就可以吃了。”

方菲本来还想说点什么,抬眼看到赵佑宁嘴角挂着的那丝笑,话没说出口,脸却先红了。

赵佑宁看她吃瘪,脸上笑意更盛。

方菲无法,只得红着一张脸,张舞爪道:“赵佑宁,你确定你作为一名人民教师,不会误人子弟吗!”

年关将近,范小婉和俞杨打算在春节结婚。

但在结婚前,范小婉说想先去一个地方,俞杨自然应允陪同。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范小婉会来这里。

范小婉看见俞杨眼中的茫然,这才淡淡开口,“听说你七年前经常来这里,所以我想来看看。也想,”说到这里范小婉一顿,直直望向俞杨的眼睛,“顺便来感谢一下那位曾经救过你的人。”

俞杨微怔。

俞杨也没想到,四年后,他还会再见到方菲。其实,这样也好,毕竟执意要来这里的人不是他,而他却又可借此再看看她。

无关其他,单是她救过他一命这一点,也让他十分关心,她如今过得怎样。

时隔四年再见,范小婉没有管那俩人眼中都有的那一点小小惊愕,只是笑着上前握住方菲的手道:“方菲,你好。我是俞杨的女朋友,范小婉。我单单代表我个人的立场感谢你,感谢你的对俞杨的救命之恩。”

“小wan?哪个wan?”

大概是方菲的反应太出乎寻常,俞杨和范小婉都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方菲看见他俩脸上的怔忪之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了,忙说抱歉。

但要说她救俞杨这件事,久远到已经和她来守这座水库的时间相当,现下却又被一个突然冒出来自称是俞杨女朋友的感谢,实在是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都是多年前的旧事了。再说,我是这里的管理人,救人只是分内的事情。所以,范小姐,你也不必再致谢。”

气氛突然显得有些莫名尴尬,俞杨见状上前,“方菲,我未婚妻总说一定要当面谢谢你,才能够表现她的诚意。”

方菲了然,内心仅有的那点愕然也慢慢散去了,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这么说你们好事将近啦!真是恭喜呀!”

范小婉和俞杨远道而来,方菲作为东道主,自然留他们下来吃

做饭的人却不是方菲本人。

赵佑宁下了班去市场买菜时,接到方菲的电话,让他多买一些菜,说是有客人来。原本心中都还有些许狐疑,直到他来到水库旁的那座白色小平房,才步上台阶就听见院子里传来的声音。推门而入,方菲看见他,便开心地迎了上来。

她像往常那样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亲昵地挽住他,“佑宁,那位是我跟你说过的俞杨。这位是俞杨的未婚妻,范小婉。”

赵佑宁听到这个名字,先是看了看范小婉,又才看了看方菲。他的性子终是沉寂些,面对这两个不速之客,最后也只是笑着点头致意了一番,便说:“你们聊,我去做饭。”临去前,这才又看了俞杨一眼。

方菲也没怎么在意,只是笑着对她们解释,“我先生就是这个性子,你们不要介意。他是一名小学教师,不过——教的是数学。所以……”

方菲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个惊愕不已的声音问:“先生?你已经结婚了吗?”

方菲一愣,俞杨也是一愣,因为问这话的人是范小婉。

“对啊,”方菲回过神来,“我和佑宁结婚已经快一年了。”

说完方菲便想举起手来想给他们看看自己的婚戒,却只见自己空落落的白指尖。

她尖叫一声,跳着进了厨房,然后厨房里便传来了她惊慌失措的声音,“佑宁,我的婚戒又不见了!”

“我替你收在房间的床头柜里的,你自己去找找。”

“啊?你替我收着的。哦,对!我记得我上次救人前把它取下来放在哪里的。”方菲一边走去找婚戒,一边跟赵佑宁说着。

赵佑宁无奈,“我就是想看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

“哎呀!不要在意这里细节嘛~至少这次没有又丢啦!”

“你究竟什么时候做事才能靠谱一点?”

“我只有在救人的时候最靠谱!”

“……”

方菲好不容易有一次完胜赵佑宁,心情极好的重新出现在院子里,一边向范小婉和俞杨展示着自己的婚戒,一边说:“我先前有一次下水救人,把人救上来以后,才发现我的戒指不见了。我想下水去找一次,却被佑宁拦住了。事后,那个被我救下的人听说这件事情,竟然说要赔偿我的戒指。作为一名面无私的公职人员,我本来没想要拒绝的。谁知佑宁这个大笨却说什么都不肯让人家赔,硬是自己又去重新订做了一个给我。你们说他傻不傻?”

范小婉听后,却笑起来,“你们这样真好。他很爱你呀,方菲。”

方菲不料范小婉会突然这样说,爱脸红的毛病眼看着又要发作。忙岔开话题说道:“哎呀,你们今晚有口福了。佑宁他买了,他做的酸菜鱼可是一绝。你们先着聊会天,我去给他打下手,等一下就可以开饭了。”

说着方菲又闪身躲进了厨房,一边偷瞄着赵佑宁,一边脸红。

赵佑宁发现某人的贼眉鼠目,笑而不语。

果然,某人还是没能憋住,先开了口,“佑宁,小婉说你很爱我。”

赵佑宁仔细地片着鱼,只轻轻嗯了一声,然后慢慢接了句,“这姑娘挺有眼力价的。”

方菲一口气没憋住,笑岔了。“我说,赵佑宁,你就不能谦虚点吗?”

赵佑宁继续片鱼,不紧不慢道:“爱就是爱,很爱就是很爱,这跟谦虚有毛关系!”

“赵佑宁,你确定你真的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吗?请注意措辞!”

“那是语文老师的事情,抱歉,我是教数学的。”

“……”

范小婉听着厨房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微笑着看向俞杨。

俞杨也看着她,然后轻轻地笑开了。

晚饭时间以后,方菲一句“今天吃得太撑,就不想洗碗了”,于是洗碗的重任便又落到了赵佑宁的身上。范小婉作为一个客人,什么都不做也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就说要去帮忙。

于是,方菲说:“那我就把俞杨借走,陪我去散个步。可好?”

四个人谁也没有说什么,却仿佛达成了某种默契。就这样,四人心照不宣,赵佑宁和范小婉留下来洗碗,俞杨跟着方菲去了水库边散步。

明明说吃得很撑的方菲,却在走出没多远,就坐在了水库边上。

俞杨见状,也在与她一臂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没有铺垫前言,方菲便问:“你将以前的事情,跟小婉讲过了吗?”虽然才相处了半天时间,但方菲却真真切切喜欢上了范小婉这个善良又温柔的姑娘。

俞杨微怔,而后摇了摇头,“她只是听他们讲过一些。但,应该并不知道我们俩的事情。”

“不!”方菲却直接否定了俞杨,“我觉得,她应该什么都知道。你太小看我们女人的直觉了。”

俞杨沉默。

“俞杨,”时隔四年,方菲再一次叫到这个名字,心中已经无波无澜,“你应该告诉她的,毕竟她都要嫁给你了。”似乎是觉得氛围太过凝重,方菲伸了个懒腰,轻轻笑起来,“那我就以我女性的立场,跟你讲讲吧。其实,一个女人在嫁人之前,心中总是有些不安和犹疑的。倒不说是因为她不够爱那个人,更可能是因为太爱太在乎,心里才会有不安和不确定,因为担心那个人并不是也那样爱着她。”

俞杨闻言,心中一惊。因为他猛然想起,当他白日里向方菲说到她是他的未婚妻时,小婉眼中有的些许疑虑。他当时不过是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不希望生出什么别的事端。但如果小婉真的知情的话,或许,她会认为自己那么说是为了在方菲面前证明什么。

“嗯,我会找个合适的时机跟她说的。”

方菲点点头,“在我答应和佑宁交往之前,我就告诉过他我和你的事情。俞杨,除了你,我还救过那么多的人。而我救过的那些人中,除了你,也有一些人每年都会定时回到这里来看看我。

“但不可否认,我们对彼此来说仍旧是特别的,可这并不应该成为我们与彼此爱侣之间的秘密。其实,在你离开的那半年里,我常常梦见你。梦里全都是我去给你送别时的情景。那半年里,我真的过得非常糟糕。后来,我就遇见了佑宁。

“佑宁是我爸的学生,他每年都会回来看望我爸爸。爸爸他 因为一些原因从来不会来这片水库,那次我有东西急着需要拿给他,但是却又一时走不开。于是,就是那么巧,爸爸就拜托佑宁来这里跟我拿东西。大概是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这么个水库,后来,他就经常上这里来找我。我们的故事就是这样,是不是一点也不浪漫。”方菲说完,微笑着看向俞杨。

俞杨也看着她,终还是没能忍住心中好奇,“这么说,他不是这镇上的人?”

“嗯,他原本在别处教书。”方菲点头,“所以我一开始也并没有接受他的意思,后来我就跟他讲了你的事情。俞杨,我无意让任何人为了我改变他想要去的方向,就像我坚持要留下来一样。”

方菲看向俞杨,倏尔又转开脸,脸上露出温柔的神色,继续说道:“后来,佑宁就坚持要留下来。他甚至在镇上的小学应聘了数学老师。我知道以后非常生气,佑宁却对我说,‘我知道你想要守着这片水库,我不反对。所以,你也不能阻止我想要守着你的想法。教书嘛,在哪里教都是一样的。反正我在哪里都是误人子弟。所以,方菲,你不要想太多,什么都没有改变。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我听后真是哭笑不得,但慢慢的,我也就接受了他。”

俞杨听完,心中颇有些感慨,“他比我好。”

方菲却笑着摇了摇头,“你们并不相同。”

本来就已时隔多年,俞杨早已没有了心结,但如今与方菲的一番谈话以后,却让他感到了无比的释然。

要说,方菲与俞杨之间的故事,其实也就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美女救了落难的英雄,落难英雄因此动心,想要以身相许。

方菲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俞杨是她大学毕业以后来做水库管理员以后救下的第三个人。彼时俞杨还是一名大二的学生,和几个同学到水库来实地勘测,却不慎意外落水。旱鸭子俞杨同学,在落水后就成了个怂包,于是突然出现来解救他的方菲,对他而言,也差不多就是天仙降临般的存在了。

后来,俞杨就时不时往水库跑。

他甚至央求方菲教他游泳。

方菲无语,没好气道:“在哪儿教?水库里吗?你不知道这里是禁止游泳,禁止垂钓的吗!”

当然,奉公守纪的方菲,也是在后来才知道:俞杨同学是在借学游泳之名行追求她之实。

那时,俞杨二十岁,方菲也不过才二十二,真的都是尚轻的年纪。

所以,在往来三年以后,俞杨大学毕业,终于到了抉择的时候。

俞杨成绩优异,在某一线城市谋得了一个不错的职位,从此自然便不能再像从前一样,趁着没课就时时来找方菲。况且,三年来,每次都是他来找方菲这一点,也让他颇有些不满。他便希望方菲也能为此做一些妥协,辞掉守水库的工作,和他一起去大城市发展。

原本,俞杨认为这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人往高处走嘛。但是,当他对方菲一说,方菲却显示出了前所未有的固执。那段时间,他们闹得很不愉快,关系也降到冰点。

最后,还是方菲做了一桌的菜,给俞杨打了个电话。

俞杨满心以为是她回心转意了,却不想这竟是方菲赠他的离别宴。

方菲只是不希望他们之间最后是不欢而散,这煞费苦心只不过为求一场好聚好散。

水库下是一条长坡,真是一个适合告别的地方。方菲将俞杨送下长坡便不再往前走了。俞杨也知,这便是离别的地方了。

方菲让他珍重,好好照顾自己,甚至祝愿他前程似锦。俞杨看着她的目光却十分沉痛,明知她主意已定,却还是不死心又问了一遍。

方菲却说:“我此生都会在这里。”

记得当时,俞杨心中有气,想的却是:我此生都不会再来这里。

如今,时过境迁。时隔四年,俩人又重新坐在一起,但都已释怀,与往事和解,也与过去的自己和解了。

俞杨看着已年近三十的方菲,感慨道:“那时的我们,都真的很年轻啊~可是,方菲,你竟然还是我当初认识的样子,一点儿也没变。”

尾声

第二天吃过早饭,范小婉就说要离开。

“你们还有什么事情吗?走得这样急。”方菲问。

“倒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小婉说一直这样打扰你们,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回话的却是俞杨。

“说这话就是见外,小婉,我可是很高兴又交了你这个新朋友。再说,粗淡饭,我们也没什么可招待你们的。”

小婉听见这话,也显出高兴的样子,有些羞赧地问:“那方菲姐,我以后还能来找你吗?”

“当然!”方菲笑道。

赵佑宁要去上班了,临走前拍了拍方菲的肩膀,示意她不用太担心。方菲自然是懂得的,昨晚她就把在水库边对俞杨说的话跟他讲过了。

范小婉看着他们的样子,却说:“方菲姐,你们的感情真好。我好羡慕呀~”

“怎么?俞杨对你不好吗?那就别嫁啦,现在还有后悔的余地!”说完方菲笑起来。

范小婉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俞杨先开了口,“方菲,你就饶了我吧!我媳妇儿要是不要我了,我可不会放过你家赵佑宁!”

俞杨这话让方菲一时脑洞大开,差点笑岔气!余光一瞥,却见范小婉在一旁羞红了脸。

三人坐着又闲聊了一番,临去前,范小婉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疑虑,问:“方菲姐,我能冒昧地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方菲向来习惯直来直往。

“以你的学历,在镇上谋得一个职位是很容易的事情,你甚至也可以当老师,每天就可以和赵大哥一起上下班。那样不是更好吗?为什么你却执意要守着这片水库?”

俞杨就站在范小婉身后,听完这个问题也是心头一跳。因为,这也是他曾经多次问过方菲的问题,虽然她每次都是笑而不语,但眉目间却有某种东西无声地随之一起沉寂下来。他想,这一次,方菲也什么都不会说吧。

方菲看了一眼俞杨,对他眼中的东西一目了然。其实,这也是她一直欠俞杨的一个回答。以前不讲,是因为有不可以讲的原因。即便是赵佑宁,也是在和她结婚以后,才知道其中缘由的。

方菲看着范小婉,轻轻笑了笑,“好吧。那小婉,你们就再重新坐下来听我讲一个小故事吧。”

于是,三人又重新坐回了院子里。

“其实,我是个孤儿,我现在的爸爸是我的养父,我的养母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意外过世了。

“他们本来都是镇上的老师,后来有一次这个水库出事,淹死了一个人。妈妈她因为十分擅长游泳,便毅然辞去了老师的工作,申请来做这个废弃水库的管理人。说实话,这份工作真的是吃力不讨好。这个管理员说好听点也算是政府人员,但政府每个月却只会给这个职位支出一点津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公务人员的丰厚薪水。

“所以说啊,我现在算是半个家庭主妇啦,守水库只是兼职,都是我家佑宁在养着我!”大概是觉得故事一开头,氛围就变得有些凝重,所以方菲才这般故作轻松开了个玩笑。

但是,看着她的俞杨和范小婉却都没有笑。

方菲无奈,只好继续往下讲,“妈妈和爸爸结婚多年都没有孩子,于是便领养了当时还在襁褓中的我。不想,两年后,妈妈却又怀孕了。因为是高龄产妇,妈妈是在吃了无数补品,打了很多保胎针,受了很多苦才生下了那个孩子。本来那时他们可以将我送走的,但他们没有,只是告诉我,我很快就会有一个妹妹了。

“我的妹妹生下来就体弱,爸爸给她取名叫方菀。草头一个宛如的宛,我们都叫她小菀。”说到这里,方菲看了范小婉一眼。

范小婉和俞杨也瞬间明白过来,昨天方菲失态的原因。

“但是,后来却又发生了意外。方菀五岁的时候,有一天和我一起在水库边玩,却失足掉进了水里。那一年,我八岁,正在跟着妈妈学游泳。可是,看着我的妹妹掉进了水里,我却不敢跳下去救她。”方菲说着,眼中便有了湿意。

“等到妈妈赶来把小菀救起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那个时候,我以为爸爸妈妈一定会恨死我了。一定再也不会要我了,因为我太胆小太懦弱,这才眼睁睁看着我的妹妹淹死了。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怪我。妈妈全身湿透站在我面前,看我没事,只是把我抱在怀里喃喃:‘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

后来,我才知道,不说当时我尚在学习游泳的阶段,就算我已经能游得很好,以一个八岁孩子的力量,也不可能在水里将一个五岁的孩子成功带上岸。如果我当时跳下去了,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和妹妹一起留在那片湖里。

所以直到很多年后,妈妈都还常常对我说,‘幸好你当时没有跳下去,不然妈妈就失去两个孩子了。’

可是后来,妈妈却在我二十岁那一年,毅然决然地丢下我和爸爸跳进了那片湖里。她留书说,小菀一个人呆在那冰冷的湖水里那么多年,太冷太孤单了,所以,她去陪她了。还让我们谅解她。

我知道妈妈这样做并不是在怪我,小菀是她那么辛苦才生下来的,她不可能舍得下她。可是,爸爸却因此落下心结,或许他对妈妈是有怨怼的,所以,他再也没有来过这里,再也不愿看见这个水库。

可我却愿意留下来,留下来陪着妈妈和小菀。而且,我也不希望这个水库,再夺去别人的爱人或者亲人了。”

故事讲完了,三个人却久久无声。

范小婉强忍着哭意,却仍不禁有些唏嘘。

面对这样的故事,怎么也想不到其中隐情的俞杨也只剩了沉默。他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为什么方菲没有在当初告诉他这个故事,如果是曾经的自己听到这样一个故事,或许结局就会完全不同了。他可能会因为体谅方菲而选择留下,但方菲却绝不是那种会因为自己的选择让别人买单的人。

这一次,方菲没有再送他们下坡。坡有些陡,俞杨紧紧拉住范小婉的手。范小婉因为还想着方菲讲的那个故事,所以情绪显得有些低落。

俞杨却紧了紧范小婉的手,开口道:“小婉,我有话想跟你说。其实,我以前和方菲交往过。”

范小婉不想俞杨会突然告诉她这件事,却还是答道:“我知道。我又不是傻瓜,她救了你的命,然后你就经常去那个水库。随便猜猜,也知道你们不可能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俞杨不想居然真的被方菲说中,一时语塞,而后又连忙道:“但是我们四年前就没有联系了。后来,我就遇见了你。”

“我知道。”

“小婉,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想要娶你为妻的。”

“先前我不知道,可是现在我知道了。”范小婉一字一句答着俞杨,心里竟也慢慢变得轻松些了。

俞杨与范小婉十指紧扣,看着她含羞的脸庞,心里有什么东西满得几乎快要溢出。

“小婉,我们回家吧。”

瘦脸很简单 轻松动一动 打造小V脸

瘦脸很简单 轻松动一动 打造小V脸

瘦脸一点儿也不难,平时脸部做一下运动就能瘦。你还不知道怎么做?快来看小编为你分享的简易7步瘦脸操吧,活动脸部肌肉,齐来做运动,你也能拥有小V脸!

夏季炎热 吃水果也需分寒热

专家建议,虽然夏日吃寒性水果可以消暑,但要根据自身体质特征食用,切不可盲目贪食,以免影响身体健康。

如何做好手部的护理保养工作?

除了脸部要做好护理之外手也是很重要的,在日常生活中手的保养护理是很多人都会忽略掉的,一双粗糙的手可能会拉低你的颜值的,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怎样学会手部保养吧!

如何减肚子赘肉 四种方法快速减肚子赘肉

如何减肚子赘肉 四种方法快速减肚子赘肉

如何减肚子赘肉?很多人都在问这样一个问题,下面介绍四种可以快速减肚子赘肉的方法,希望可以帮到正在为减肚子赘肉努力的人。

如何知道自己的腿是水肿型的

如何知道自己的腿是水肿型的

如何知道自己的腿是水肿型的?白天的工作和学习多以坐姿、站姿为主。因为重力的作用,体液会往腿部沉降滞留较多。所以一般而言,晚上腿围都会比早上的粗。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这并不是水肿腿。

女人臀部保养 如果让屁股更翘

女人臀部是否翘,对女性的形象有很大的影响,翘臀被当做性感的象征,那么如何让臀部变翘?可以通过高抬腿、爬楼梯、掂脚尖走路的方式来塑形。

离了婚,女的掉价?而男人三十却升值了?我无法接受背叛,他说知错了,让我为了孩子不要离婚,我该如何?

网友提问:离了婚,女的掉价?而男人三十却升值了?我无法接受背叛,他说知错了,让我为了孩子不要离婚,我该如何? 最佳答案:您好,这个还是要你自己拿主意,如果孩子小的话,而他又是真心悔改的话建议给他一次机会,大人谁离开谁都能过,孩子就可怜了,如果他给孩子找个后妈不好的话,

卵泡大小15MM*9MM无回声,什么意思?发育不好该怎么治疗呢?饮食要注意什么?

网友提问:卵泡大小15MM*9MM无回声,什么意思?发育不好该怎么治疗呢?饮食要注意什么? 最佳答案:你好,卵泡无回声是超声检查对卵泡的描述,这个是正常的,正常的卵泡大小是1.8*2.0cm的,你这个卵泡还是比较小的,应该是不会破裂的,建议遵医嘱治疗,注意休息。 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