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 姥

情感写真三只眼2016-04-08 08:02:55

佛   姥佛 姥

■王鼎

我不迷信,我和朋友说过,我从小深受佛教文化熏陶,不是说,我对佛教有多深的研究,关键是,我的长辈们深信佛教。我姥姥整天吃斋念佛。我的母亲也从不吃荤,而且名字就叫佛香。我们四个孩子,出门在外,整日都在母亲的念佛声中得到保佑庇护,在这种文化的濡目染下,你现在叫我再去对别的宗教有亲近感,很难。还是说姥姥吧!

听母亲说,姥姥年轻时,是我们塞北农村方圆百里有名的大美女。姥姥喜欢上了身强体壮、一表人才、吃苦耐劳,给大户人家当长工放牛喂牲口的姥爷。人称牛大倌。 姥爷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穷!姥姥的父母,同现在的父母一样,都希望自己的闺女嫁个富裕人家,将来不用吃苦受罪。因而,那时的姥爷根本不在他们考虑之内。那时的塞北,国共打仗,还要抗日,频繁拉锯,共产党来了,很多“泥腿子”就参加了八路军,吃不饱的姥爷穿着姥姥用麻绳捺的布鞋,跟着八路的队伍走了,走之前,我不知道,姥姥姥爷是否私定了终身。反正姥姥心里只有穷苦的姥爷。国民党的队伍来了,为首的是一个骑着高头大马,一身戎装,仪表堂堂,英俊潇洒的团长,据说,身配中正短剑,举止言谈很有素养。在村口经过的时候,偏偏遇上了,在这里瞭望姥爷的美女姥姥。霎时,这位军官仿佛中了魔法,睛再也离不开细腰,小脚,俊俏无比、婀娜多姿的姥姥了!没见过世的姥姥发现有人在眊她,赶忙移动小脚走了。过了很久,这位团长还在痴呆呆张望着,让副官喊了好几遍,方才醒过神。后来,听姥爷说过,这位团长,是晋绥军的抗日名将,念过黄埔,战场上,曾救过阎山的命。姥爷的身世、经历根本无法与人家相比。

姥姥家里突然热闹起来,门口站着荷枪实弹的国军警卫。原来是团长送彩礼来了。一盘子黄鱼儿,一箱子现大洋,绫罗绸缎,堆放了一地。说是阎锡山长官特地赏赐给团长下聘礼用的。姥姥的父母,村里的族长,白胡子、白眉毛、晚清的进士,都齐聚姥姥家,厚厚的镜片下,是一双双瞪大的双眼。

几杯烧酒下肚,低三下四了一辈子的姥姥父亲,讲起了掌故:

“我这个女子,刚生下来几天,就在庙里当着佛爷为她抽过签,让老和尚看过,那时就算出来了,将来能嫁个做官的!”

“是是是,真个是!”看着眼前的情景,在场的各种有身份的人,都是频频点头,随声附和。

满心忧愁的姥姥呦,这时候还是想着当了八路的姥爷。

聘礼下定了。团长骑着大马走了,说好了下个月十八回来迎娶。等着吧,姥姥再拗,也拗不过嫌贫爱富的父母。

“唉,你个该死的牛大倌呀,现在在哪里,知不知道,我就要成别人的人了?!”

姥姥终日跪在佛像前,烧香拜佛,念念有词:“佛爷呀,您就保佑保佑我,让我跟牛大倌成了吧。我跟牛大倌成了,我到恒山悬空寺里给您披黄袍,求求您,老佛爷呀。”

“你就死了这份心吧,等着人家当团长的回来娶你吧”!乡亲们纷纷劝着姥姥。

“有我的麻绳绳拴着,有佛爷的保佑,牛大倌一定会回来娶我的”。姥姥给自己打着气。

人算天算算不过命,在忻口战役中,团长军官以身殉国了!长歌当哭,这是谁的不幸?!

第二年,被打散了队伍的姥爷瘸着腿回来了。顺理成章,姥爷娶了姥姥,落了彩礼。可姥爷死活不愿意做财主,向抗日政府捐出了黄金、大洋等彩礼,仍然做起了牛倌!姥姥后来感慨,这就是命里算出来的,嫁了个当“倌”的。敢情这牛倌也是官啊。

姥姥姥爷年老了,姥姥总是说,姥爷不会陪她走完后面的路,会先她而去。舅舅说,姥姥在瞎说,姥爷身体比姥姥好得多。姥姥八十岁那年夏天,姥姥让人为姥爷准备好了寿材、寿衣。秋天,姥爷突然被检查出胃癌,没熬过白露

姥姥没上过学,会背很多佛教道教经书。姥姥八十五岁那年,塞北村要修建寺庙,她带着村子里的一些老信徒们外出化缘,请求布施。一帮小脚老太太,走几十里路,到了恒山庙,看门的道士见来的是佛教信众不给开门。姥姥在门外,用豁的老嘴,雁北土音,大声诵起了经。不到片刻,大门轰然敞开,只见老道长带领众道士恭迎在门口,将老太太一行迎接入内,炸糕、炖豆腐等等好生款待。原来,姥姥吟诵的是失传了百年的道教恒山经!

村里人说,姥姥通神,很多人来找姥姥看病问事。我窃笑。看到她装神入静的样子,我心想,没什么文化的姥姥,脑子太好使了。奇怪的是,市里很多官员,常常着小车来找姥姥,每逢换届,门庭若市。那几年,我工作失意,得不到赏识。母亲说,让姥姥看看,兴许能看出点什么。姥姥只闭目凝神片刻工夫,就说,现在有小人挡道,到明年,你会越来越好。没什么能阻挡你。我想不信都不行了,事实是,我自此一路顺风。

公元2005年农历4月8日一大早,90高龄的姥姥突然穿戴一新,跟身边的家人说,要走了,有人来接了。以后你们有难处,心里就多念几遍:阿弥陀佛,准管没事。

是日,村里刮起了罕见的沙尘暴。

坐着念经的姥姥,走了……

佛   姥

啥时分女性才华享用日子

啥时分女性才华享用日子

当女人成为妻子、成为母亲辛勤操劳家人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什么时候可以放松的享受生活呢?单纯的为自己活,为自己的快乐洒脱的活着,你想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