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她摁在墙壁上突然低下头,竟然——吻住了她的唇!丨青春

情感写真汤圆创作2016-04-08 08:10:53

《绯色暮恋曲》

他将她摁在墙壁上突然低下头,竟然——吻住了她的唇!丨青春

汤圆作者/潼舞

“你答应过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你都会陪在我身边,永远不离开我。”

“……”

“可是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要抛弃我呢?

什么你对我的宽容不能多一些呢?

珞珞……你说过要爱我的,

你是否还记得呢?”

“宣,你不要这样。”

“不要哪样?”他的珠透明如玻璃。

“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他的眼底突然迸发出一道浓烈的光芒,

那灼伤的情绪让颜暮顿时警觉起来,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将她摁在墙壁上,突然低下头。

竟然——吻住了她的唇!

-1-

黑暗中,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在空无一人街道。

黄色的出租车猛地在路边停下,车内的人因为惯性向前一倾,然后身子重重靠到了座椅上。

夏夜的风呼呼而过,空旷的街道一个人都没有,几片落叶随风轻扬,洒落在干净的路上,盛夏的寂静里竟有几分寒冬的萧瑟。在副驾驶座上,颜暮抬头,透过后视镜看到斜靠在后座上的夏澈宣,他的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再戴在脸上了,前额的刘海斜斜拂开,原本明亮的眼瞳如同被蒙上了一层灰般渐渐幽暗。

她以为不会再见到他,却没有想到再见时竟然是这样的状态下。在喧闹的酒吧之中,烟酒呛人味道弥漫的空气中,他如同堕落人间的天使,那种优雅与淡定被一种更加嚣张的妖娆所取代,在他那双紫色曼陀罗般邪魅的眼底,除了伤痛,她再也看不到什么。

他们这是怎么了……他的痛苦,他的醉态,他喃喃自语时的失神都像一把把匕首狠狠地插入心脏,仿佛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用这种方式让她内疚,让她害怕……

车内安静如同死去。

他斜斜地靠在车座上,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如宣纸,从酒吧中把他拖出来,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放到车里,一路过来,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如同提线木偶一般随她摆布。是不屑吧,在知道是她之后,不屑看她,更不屑与她说话,是这样吧……

坐在驾驶座上的出租车司机终于忍受不了这车内古怪的气氛,小心翼翼地提醒身边这个眼神哀伤的女孩:“小姐,北辰公寓到了,你是不是要下车?”

“哦,好的。”颜暮回过神来,勉强地一笑,落寞如深海般的眼瞳望向车窗外的黑夜,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稍稍镇定了一点才去打开车门。

夜晚中的风迎面而来,明明就是凉爽的夏风,却让她硬生生地打了一个寒战。强忍住心口的哀痛与彻骨透心的凉意,她颤抖着打开了后车座的车门。

就这样吧,如果恨她能让他好过一些,那么就这样吧……她悲哀地想着,探入身子,伸出手想要扶他下车。但是原本他却闪开了她的手,从另外一边下了车,朝公寓走去。

出租车呼啸离去,扬起的气流带出了一阵冷意,她扬起头看到夏澈宣在黑暗中摇摇晃晃走着,酒还未醒尽,脚步踉踉跄跄的,突然他修长的身子一个趔趄,几乎要摔倒,颜暮连忙紧张地冲上前去。

“我送你进去吧。”颜暮低声说,看到他这样,无论如何都不忍心。

微凉的指尖轻触到那恍若雪花般透明的肌肤。

突然——

那修长的手臂一翻,反握住了颜暮的手臂,一个猝不及防将她整个人猛地拽到了面前。

她惊慌失措地抬头,发现他离着自己好近好近。

紫罗兰般的眼瞳倏然睁开,浑浊不清的眼神里雾气缭绕,他逼近她:“既然不要我了,为什么还要做这些事?!”

他沉声质问着,暗哑的声音一下子让空间紧缩,夜色中一切都似乎都遥远了,仿佛隔着一层无形的薄膜,将他们之外的所有隔绝在黑暗之外。

他慢慢地逼近她,而她本能地向后退去,直到身子贴到了身后的墙沿上无法再向后躲闪。

墙壁的另外一边,就是公寓入口的大门,但是他却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就这么害怕我吗?”他终于开口,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性感的魅惑。浓重的酒气夹带着他身上曼陀罗的香气扑面而来,如同麻醉的迷药一般让她的身子渐渐无法动弹,“还是你讨厌我……片刻也不愿意接近我……”

颜暮扭开头,不敢去看他厌恶的眼神。

“为什么不看我!”看到她扭头,夏澈宣又气又怒,伸出手扼住她的下巴,逼她面对着自己,“现在连看我一眼都不屑了……是吗?!”

“不是,我……”下意识地想要解释,但是话音却在接触到他的眼眸时哽在口。

他的眼中,没有想象中的愤怒与厌恶,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极淡极淡的脆弱,仿佛晶莹的蚕丝,一触就断。

“……为什么在你的心中,那样伤害过你的他却比我重要……为什么你宁可去凌家忍受他那样对你,也不愿留在我身边?”

“你……”

颜暮惊怔地瞪大瞳孔

在凌家的事情……他都知道么?

夏澈宣苦涩地一笑,眉宇间是说不尽的哀伤:“你知道吗,你离开之后,我每天都会想你,只要一安静,周围到处都是你的声音,只要一停下来,到处都是你的身影。我以为我离开那栋房子后就会好一些,但是我错了,不管到了哪里,不管做什么,你都不会放过我……珞珞,我是欺骗了你,但是……罪不致死吧!”

“……那件事情我已经不气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不留在我身边!”

“宣,我们之间在我恢复记忆的那一刻起已经没可能了,我离开你不是因为你欺骗我,而是因为……”

“住口!”他僵硬地打断她,眼底已经差点就要接近真相而涌出了一抹恐慌,“我不想听你的借口!”

是的,他在害怕那个答案,尽管他已经猜到,但是却没有办法听到她亲口说出那四个字。他害怕自己会完全崩溃,连最后一丝苟延残喘的希望都会弃他而去!

他的绝望让他的眼神陷入了一种狂乱的漩涡中,他靠近颜暮,紧紧地,如同溺的孩子一般抓住她:“你答应过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会陪在我身边,永远不离开我。”

“……”

“可是为什么要离开我呢?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要抛弃我呢?什么你对我的宽容不能多一些呢?珞珞……你说过要爱我的,你是否还记得呢?”

“宣,你不要这样。”

颜暮难过地扭开头,但是又被夏澈宣执拗地扳了回来。

“不要哪样?”他的眼珠透明如玻璃。“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他的眼底突然迸发出一道浓烈的光芒,那灼伤的情绪让颜暮顿时警觉起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将她摁在墙壁上,突然低下头。

竟然——吻住了她的唇!

颜暮讶然地瞪大眼睛。

和往日所有的吻不同,这个吻,似乎没有温柔,没有缠绵,只有无止尽的绝望,霸道的尖撬开她的唇瓣,吮吸着,厮磨着,冰冷的气息夹带着浓浓的酒气从唇齿间涌入。

她想挣扎,但是那只修长的手臂却绕过她的后颈,冰冷的五指穿过她浓密的长发,狠狠地按固定住她的脸,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偏移,疼痛的感觉从头皮间一点一滴蔓延至全身每一处细胞,融化在血液中的痛意让她的脸色一阵发白。

他的眼瞳近在咫尺,幽紫的颜色因为那浓烈炙热的情绪而变得淡若透明。

那妖娆的雾气中闪动奇异的光芒,是沉痛,无奈,绝望,还是全部都不是……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身体里地空气都要被吸干了,窒息的感觉让她再一次挣扎起来。

她的双手试图扑腾着,被他钳制住,她再挣扎,在慌乱中,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终于死命地推开他。

向后跌出了几步,顿时,身子落入了昏黄的路灯光中。

夏夜的风席卷而来,带入了一车的冰凉。

寒冷的风中,修长的身子难以察觉地一颤,如同冷水当头浇下,那双冰紫色的眼眸中火焰般的情绪渐渐熄灭。

紧箍住肩膀的手终于松开,颜暮连忙扶着胸口,得到自由的身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微弱的灯光下,她的双唇微微肿起,显示出一抹异样的嫣红。

看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唇上,颜暮又羞又气,跺了跺脚一言不发地急急转身离去,娇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远处深沉似海的暗夜之中。

远处漆黑的夜中,仿佛有什么闪了又闪。

但夏澈宣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缓缓地合上那轻颤的睫毛,绝美的脸庞上有如同黑暗一般的痛楚。

再次睁开眼睛时,那浑浊的眼瞳已经恢复了清明,如黄色绒花般绽放的路灯光中,薄薄的双唇竟若有若无地勾起一个妖娆的弧度,绽放而出的美丽是那么怵目惊心。

他说过——

“我会……让你后悔的。”

- 2 -

在古色古香的围墙内,是一片三月迷人的风景。正值樱花盛开的季节,积蓄了一个冬天的美丽就在这短短的日子中全数释放。

幽长的花间小径两旁盛开着繁茂如云雾般的樱花,树下青草间洒满了层层色的落英。若不是有白墙红瓦的建筑在茂盛的枝头之间若隐若现,误入此地的人可能会以为自己闯入了人间仙境。

阳光明媚的午后,丝丝的风中传来一个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很快,在花径的尽头,穿着米色连衣裙的颜暮轻车熟路地绕过了修剪整齐的灌木,穿过了如同迷宫一般的小路,在一株巨大的樱花树后停下了脚步。

她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藏在了粗壮的树干之后,明亮的眸子在捕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之后,露出了柔和而欣喜的光芒。

樱花树包围中的一块宽大的空地上站着一位少年,外套脱在一旁,颀长的身子上很随意地套着一件宽大黑色衬衫,全身由内而外地散发出一股疏远淡然的气息。清风拂动下,一头黑色的短发晶莹如墨色的碎玉,虽然看不到他的正脸,但是仅仅是这个背影,也能判断出这绝对是一个绝世美少年。

似乎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悄悄地来到,他优雅地拿起手中的弓箭,右手拿着一块绸巾慢慢地擦拭着弓身,那是一把古老的箭,优雅的线条,晶莹的弦,暗棕色的弓体雕刻着神秘而繁复的花纹。

风轻轻的,花落如霞。

他的背影尊贵优雅,普通的黑色衬衫丝毫掩盖不住那隐隐透出的倨傲的王者之气。

躲在树后的颜暮也不说话,只是悄悄地看着他的背影,心中盛满了这段时间放在他身上的思念,思量着等他转身的时候再跳出去给他一个惊喜。

可是,少年却迟迟没有转身。

等到颜暮双腿都有些发麻的时候,他才悠闲地放下手中的绸巾。颜暮以为这下他会转身了,连忙站直身子,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放出亮亮的光芒,准备在他转身的一刻吓他一跳。可是少年却只是放下了手中的绸巾,下一个动作却是从身后抽出箭,然后轻轻扣住弦。

在百米开外的樱花树粗壮的树干上正挂着一个箭靶。

搭箭,扣弦,暗棕色的弓拉满如月。

开弓,瞄准,姿势行云流水般优美动人,一举手一投足间透露着贵族般矜贵无比的气质。

他这是要……

颜暮这才反应过来,他要射中那靶心!

可是——

如果这么射过去的话,那弓箭强大的冲力肯定会把整棵樱花树上的花都给震落的!那可是她最心爱的樱花树!

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要给他什么惊喜了,连忙从树后跳出

。“不要啊——泽!”焦急的声音散落进风里,晕晕软软地化开。

紧扣着弦的手指轻轻一颤,箭,还是没有射出去。

——还好。颜暮拍拍胸口,高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但是,下一秒却也发现自己苦苦隐藏的行踪暴露了。

修长的身子凝滞了几秒,下一刻,少年缓缓地扭头,微敞的衬衫间露出一条银白色的项链,看不到链坠,却能隐约看到那埋藏于领口之中粉色的光芒。当他七彩冰棱般的神色在接触到颜暮略显慌张的目光之时,眼底仿佛有什么悄然融化。他微微牵动嘴角,性感的薄唇上缓缓绽开一抹令云霞般的樱花都黯然失色的微笑。

“暮暮……”他淡淡地开口,“你,终于回来了。”

他的笑容像一张网,轻轻地从四周包围住她的感官,颜暮愣了愣神,整个人都迷失在他那抹为她而绽放的绝美笑容中。

然而,下一秒,一声惊呼又无法控制地从颜暮的喉咙中溢出。

“泽!”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凌墨泽双眼望着她,但是扣在弦上的手却突然松开,不用瞄准,银白色的箭也能如同雨夜之中的闪电一般以雷霆之势向箭靶的红心射去。

迅疾如电,奇准无比!

颜暮目瞪口呆地看着凌墨泽,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这样凌厉的去势,她最爱的樱花树该不会要提前寿终正寝吧

!她心疼得都快掉出眼泪了。但是情势却也在瞬间急转直下。

就在箭射出去的那一刹那,空气中的风向似乎有了微妙的变化,像有一双手在搅动翻滚,让风幻化成无数条细长而坚韧的细丝从四面八方缠住了那支箭。凌厉的去势顿时在无形之中被悄然化解,那支箭正中红心,却犹如被一双无形的手轻轻地插入一般,没有引起树干丝毫的颤动。

颜暮怔怔地看着射入靶心的箭,良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没想到自己才离开两个月,泽已经把操纵术练到了这种地步,能瞬间操控风的去向来控制箭在空中的飞行速度。

就在她发怔的同时,身子却落入了一个充满着熟悉气息的怀抱。

“你还要看那树多久?”

一个淡淡的声音从畔传来,搂住她腰间的手臂也紧了几分。颜暮连忙抬头,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眸带着三分不悦七分宠溺映入眼帘。

流光飞舞间,那眼眸仿佛是冰棱一般绽放出绚烂缤纷的神采。

凌墨泽原本是想展示一下自己刚刚学会的操纵术来吸引她的注意,但没想到的是却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竟然只关心樱花,对自己理都不理。想到这,他那好看的眉毛便不满地微蹙起来。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纠缠,感受到他目光中的愠怒,颜暮眼中有甜蜜的光芒闪动:“我不是在看树,我是在看那把箭,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泽你就变得这么厉害了!”

说着,她轻轻挣开凌墨泽的怀抱,兴冲冲地跑到树下把那把箭从靶子中拔了出来,然后朝凌墨泽扬手道:“你看,刚刚好插入红心,却像是一点弓箭的力道都没有!泽你好厉害,灵力都强到这种地步啦!”

“这是傀儡师操纵师一定要会的。”作为灵界傀儡操纵师一族的继承人,这些功课是他每天必须要练习的。

“可是刚才只是一瞬间,你却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操控住它,这还不厉害吗?”

“我也是要用时间去准备的。”凌墨泽淡淡地回答道,眼神却在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反应。

用时间去准备……

颜暮看着他,张了张口,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指着他,精致如洋娃娃般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恍然大悟的神色。

“你,是故意的!”她控诉一般说道。

没有否认,凌墨泽优雅地点点头。在她撒娇般的目光下,再多的不满也顿时化为无形,凌墨泽有些无奈地看着她,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不这样,你会出来吗?”

果然是这样!听到他承认,颜暮更加气恼了,腮帮子气得鼓鼓的,红润的脸颊让她显得更加可爱。他早就知道自己回来了,也早就知道自己躲在树后偷偷看他,所以才故意要拿箭射靶子,为的就是引她出来!

好一个狡猾的凌墨泽!知道她肯定会心疼樱花树,所以才故意耍她的。

“你不知道刚才会吓我一大跳吗。”那樱花树是她最钟爱的宝贝。

“好了。”凌墨泽伸出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她鼓鼓的腮帮子,“你不是也瞒着我回来的事吗,算扯平了。”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低下头,颜暮讷讷地说。

“我知道。”她的话让凌墨泽心底涌起一阵欣喜,他轻轻握住她微凉的小手,贴在了自己的胸口。两个月来第一次这么真实地感受到手心那熟悉的温度,他波澜不惊的眼底也闪过一抹安心的神色,“所以你才让管家瞒着我,还在电话里故意说你要后天才回来。”

- 未完待续 -

阅读原文,更加精彩,请关注微信号:汤圆创作


良人未归来,摩羯座痴心等待OR转身离开

摩羯女:痴情的等  这是我最了解的星座女之一,她们表面似乎看得透所有的事,所以面对大起大伏的事时,总能充分利用理性特质来面对,性格较为冷淡的她们,面对这个抉择时又会怎么样呢,哭,绝对不会体现在她们身上,但是等却一定会,她们是最痴心忠贞的星座女,对待爱情至死不渝,她们认定的这个人,是经过重重选拔才肯定的,是一定会和她一起过下半辈子的人,摩羯女也是一类非常有耐心与信心十足的人,她们坚信自己一定会等来

从影片《80后》看人物特征-射手座

出租车司机:射手座  射手座男性对细微末节的小事可以明察秋毫,一同又具有旷达的容纳力,在集体中简略变成领导者。射手座男性有很强的独立精力,但自个作业中会充溢弯曲。假如不是某个意外,这个司机必定是个魅力十足的好男子。(完)

射手座的扮年青绝技

射手座扮年青绝技:蝴蝶结蝴蝶结是一向被时尚界公认为的超有少女滋味的饰物,而各种色彩的蝴蝶结也恰是射手座扮年青时的秘密武器,由于它很能与射手座那赋有青春活力的气质相辅相成。要知道,如今日韩最IN的扮年青饰品即是蝴蝶结了,并且,蝴蝶结不只能够戴在头上显示心爱,也能够吊在包包上、手机上、衣服上以此来杰出特性。哪怕再简略的一个发型,只需戴个蝴蝶结立刻就能展现出生动灵动的射手座那份坦率的少女情怀。一起蝴蝶

射手座女变丑因素大揭秘

射手女:忽略气质射手女变丑因素大揭秘  年青的射手女老是以阳光、生机满满的青春少女形象示人,可是在通往中年的路上,射手女女人开端往女汉子的形象上挨近。这首要是由于性分外向、豪放的射手女不太留心一些本身形象的细节疑问,而恰是这些细节表现了一个女人的气质。  试想女人到了中年,最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啥?即是气质!所以射手女从如今开端就必定要留心这个疑问,可以找一些专门为进步女人形象气质的训练基地去学习

天蝎座会为何孤单终身?

天蝎座:要得太多,所以失掉天蝎座一旦爱上某自个,就想要占有他的悉数。所以他们很难找到一个情愿对他们百依百顺、凡事都早请示晚报告的人,设身处地,天蝎座自个也不甘心当提线木偶呢,他们把自我空间看得比啥都重。可是他们又是自我感受杰出的:我不妥提线木偶,是由于没有人能掌控我,你当我的木偶,我一准儿罩得住你,把你的人生计划打理得有条不紊,不让你费一点儿心。是的,天蝎座即是这么为他人考虑却吃力不讨好,操心的

处女座为何忘不了旧恋人?

  处女座:  只由于那一段纯白的爱情是你青春岁月里最宝贵的回想,只由于那个人让你首次尝到了爱情的味道,至此今后也找不到那样朴实的爱了。所以那个人那份爱,一直叫你难忘记。  提示:最佳的老是压在箱底,藏在心中最旮旯。

童贞座女怎么看待妈宝男

童贞女 比照照前面几个星座,有完美主义倾向的童贞女对妈宝男更是带有更深入、更尖利、更尖利的批评精力——说白了,妈宝男即是妈妈手中的提线木偶,没有自我,没有魂灵,仅仅麻痹不仁地被控制;习气享用妈妈的照料,常为自个没有才干找各种烂托言,这么只会瑟缩在襁褓中的天真男子又怎么自立门户,养家糊口?!

童贞座喜爱的小说类型

 童贞座:青春学校小说  童贞座喜爱充溢了荷尔蒙滋味的青春学校小说,这类小说全文环绕豪情打开,加上充溢奋发向上的学校布景,十分合他们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