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之后》

情感写真文学论坛精选2016-04-08 08:10:59

《我死之后》

有些事,只有做了鬼才会明白。——题记

1.

我从浑噩中醒过来的时候,急救室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的老婆,一个是我的朋友雷明。雷明几年前跟他的老婆离了婚,后来有人传言他跟我老婆不清不楚,我虽然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心里已经把他当贼一样。我们俩是同学,他是我后来最不愿意见到的朋友。但他总是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在我最不想看见他的时候偏偏就能看见他。

我老婆正伏在病床上大声地嚎哭,病床被一块白布蒙住了。从白布的凸起看,下明显有一个人,是谁呢?我老婆为什么哭他呢?

我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见雷明过去将我老婆抱住了。

“秀儿,人死不能复生,你的身子要紧。”

雷明,你这是干啥?当着我的面抱我老婆,这不是给我里揉沙子吗?

“嗯哼!”我使劲咳嗽了一下。

这时,我老婆已经站起来。她朝床上瞅了一眼,转身扑到雷明怀里,雷明顺势将她紧紧抱住。

“看看,把脸都哭花了。看来你还真挺想他。”雷明似乎有点不太高兴。

“好歹在一起过了那么多年,这一下子走了,能好受吗?”我老婆拖着哭腔又往床上看了一眼。

“你不是说不爱他吗?你不是说爱我吗?咋还……”雷明显然生气了,他的脸瞬间拉得比驴脸还长。

“瞧你那小心眼!这是两回事。”我老婆讨好似的把嘴贴到了雷明的嘴上。

我又狠命的咳嗽了一声,差点咳出血来。可是他们竟然拿我当空气,依旧抱在一起吻着、亲着,而且雷明的手一个劲地在我老婆身上乱摸。这回,我不得不相信那些传言是真的了。要知道,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老婆的背叛和朋友的侮辱,这比让我钻别人的裤裆更加难以忍受!

我左右瞅了瞅,发现墙角有一个输液架子,是钢筋做的,底座是一块饼。我便怒冲冲过去,我要用这支输液架子将这一对狗男女的狗命消灭!作为男人,我宁可做死囚,也绝不做王八!

我抓住架子的铁柱,拼命地往起抡。谁知,那支输液架子却仿佛长在了地上,纹丝不动!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连这么个东西都拿不动了?

我正疑惑间,听到门响。进来两个交通警察,他们的脸上毫无表情。

我老婆推开雷明,急急地跑到警察面前,抓住了其中一个警察的手,“咋样?找到没有?”

那个警察摇了摇头,“事故发生的路段没有监控,时间又是在半夜,找不到目击者……”

事故?听到这两个字,我一下子记起了一件事:昨天我去大姨家,与我兄弟喝酒喝多了,大姨死活不让我走,可我实在不放心家里。大姨一把没拉住,我骑着摩托一溜烟便走了。那时已经快半夜了,半路上遇到了王家庄的老六。他常年贩粮食,我跟他挺熟。本来想跟他打个招呼,没想到我的车子一晃,径直撞到了他的三轮上。我只感觉“嗡”的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老婆颓然地松开手,往后退了两步,“这么说,他就白死了?”

“我们正在对全县所有登记注册的农用三轮进行排查,一有结果,会马上通知你们。”另一个警察说完冲他的同事递了一个眼色,两个人便出去了。

死了?三轮?——我不禁愕然了。难道他们说的是我?我死了吗?

我看了看病床,白布底下那个人的脚露在外面,只有一只脚上有鞋子。我仔细看了看那只鞋,那分明就是我的鞋!我急忙低头看自己的脚,妈呀!我也只穿了一只鞋!

这么说,我真的死了?可我的意识是这么清楚,难道鬼也是有意识的吗?

我老婆又哭起来,这回听着比刚才更惨。

雷明一屁股到椅子上,唉声叹气地说:“这下完了!你知道现在车祸死亡得赔多少钱吗?最少二十万!二十万啊!要是找不到那辆三轮,可不就是白死了嘛!”

我老婆突然止住哭声,抹了一把眼泪,“就是找到了,那钱你也别记挂!我还有儿子呢,我儿子都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了,指望你?哼!”

“我本来也没惦记,我也是为你儿子着想呢。”雷明的话显然言不由衷,我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得明明白白。

我又使劲搬了一下那支输液架子,它还是纹丝不动,只好放弃了。我已经不得不确信自己是鬼了,但是,即便是鬼,我也不能就这么放过这对狗男女,尤其是雷明。他们不可能突然变成现在这种关系,肯定在我活着的时候就已经给我戴上了绿帽子!简直是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绕过病床,冲到雷明跟前,挥起拳头照着他那张讨厌的脸砸下去。

他没有躲,我明明看见我的拳头砸在了他的脸上,然而,却一点感觉也没有。这是怎么了?不都说鬼比人厉害吗?难到我还不是鬼?

“哪来的风?”雷明摸着脸,疑惑地看着窗户。

我老婆惊讶地看了一眼雷明,也把头转向窗户。

“窗户关得好好的,门也关着,哪有风?”我老婆显然有些害怕,因为在我们农村里谁都相信人死了就会变成鬼。尤其是做了亏心事的人,最怕鬼。

“我明明感觉到有一股风扑到脸上,冰凉冰凉的。”雷明从椅子上站起来,过去抓住我老婆的手,“秀儿,咱们出去吧。守着个死人,怪瘆得慌……”

哼!怕了?你们背着我偷摸狗的时候怎么不怕?你大爷的,要不是我拿不起那支输液架子,你他妈早让我砸死了!忘恩负义的东西,那年要不是我借钱给你,你能种上大棚?你能盖起新房子?你可倒好,恩将仇报啊!有俩臭钱了,反过来勾引我的老婆!你勾引谁的老婆不行啊?

我越想越气,恨不得把他一下子掐死!可是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年轻的护士站在了门口。

“想好没有?尸体是拉走还是停到太平间?”护士的话是从口罩下面发出来的,听上去瓮声瓮气的。

“我们……”我老婆看着雷明,似乎有点拿不定主意。

“拉走。”雷明说着,把嘴巴凑到我老婆的朵上,“太平间可不让你白放,车没找到,啥钱都得自己花!”

“那就赶紧的!”护士白了他们一眼,“这里是病房,不是殡仪馆!”

“砰!”门关上了。走廊里,护士的皮鞋敲击出清脆的响声。

“咋办?”我老婆用一种满怀期待的目光征询着雷明的意见。

臭婊子!她可从来没用这种眼光看过我!

“要不……去开你的三轮吧。别人不可能给咱拉死人。”

真是个贱货!以前的骄横劲哪去了?你应该命令他,而不是祈求!

“咱们的车咋能拉死人呢?多晦气!”

雷明啊雷明,我就知道你是个伪君子!

“秀儿,这点钱咱就别省了。殡仪馆有专门拉尸体的车,你要舍不得花钱,我掏!”

“咋?你的钱不是我的?”

“是是是!我人都是你的,何况钱呢?”

我简直要气晕了!真不要脸啊!真不要脸……

2.

他们俩去了外面的走廊,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床上那具尸体。我总感觉我和那具尸体不是一回事,或者说不是一个人,便走过去,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子。仅凭他少了一只鞋,我也少了一只鞋,就武断的认为他就是我,未免有些不甘心。我听说人死后会被黑白无常带到地府去,可是他们怎么不来找我呢?难道这是在做梦?不对!我明明站在这里,可没有一个人能看见我;我那么大声地咳嗽,却没有人能听见。对了,窗外的阳光正投在那块白布上,我正背对着阳光,可是白布上哪里有我的影子呢?鬼就没有影子!可有人说鬼不敢见光,一见光就化了,我怎么就敢站在阳光里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是先确定一下我跟这具尸体的关系吧,我只要看看他的脸就行。没想到,这块白布竟然像一块厚厚的铁板一样重,我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最终却没能将它掀开。然而,我费了这么大劲,却一点儿不感觉累!种种奇怪的迹象说明,我的确是鬼了。接下来我又发现了尸体那只没有鞋子的脚上,袜子有一个洞,那个洞正是被脚上的鸡眼磨破的。我的没穿鞋子的脚上就有一个鸡眼,袜子上也有一个洞,而且,这两个洞的形状一模一样!看来,尸体和我是同一个人,已经确凿无疑了。

这时,走廊里又传来了护士的叫嚷声:“我说你们咋回事?这是急救室!万一来病人了咋办?送到太平间你们怕花钱,占着急救室就是办法了?这可不是耍赖的地方!耽误了病人治疗,你们负得起责任吗?”

“车子马上就来,你再容我们一会儿……”这是雷明的声音,就像电视里的奴才对主子说话一样。我倒是很欣赏那位护士,要是能连雷明的祖宗八代都骂进去,我才高兴呢。

运尸车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才开进医院,这期间护士又来过两次,一次比一次生气。我从门上的小窗看着我老婆和雷明的狼狈相,真想出去啐他们一口。

他们还没来得及买棺材,我的尸体就那么被放在车厢里,身下只垫了一块破布。原来盖在尸体身上的那块白布是医院的,人家不让拿,我老婆只好用她平时擦涕的那块手绢盖住了尸体的脸。这个过程我一直在旁边看着,我看到了尸体血淋淋的脑袋和伤痕累累的身子——这一下,我再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我的尸体血迹斑斑,为此,司机还多收了他们一百块钱,说是把他的车弄脏了。

我的老婆和雷明同司机挤在驾驶室里,我本来可以和我的尸体坐在车厢,而且一点都不挤;但是,我没有上车,因为我怕跟我的尸体在一块我会很伤心。做鬼有做鬼的好处,我跟在汽车后面,他们一点也落不下我。汽车走多快我就能走多快,而且毫不费力。之所以我要跟着回去,是因为我还有几件事情没有做完——我得看看那个撞我的老六这会儿在干啥,如果有可能,我要把他揪出来。警察只知道对登记注册的三轮车进行排查,可老六的三轮根本连牌子也没有,我对警察已经失去了信心。不为别的,只为给我儿子弄一笔钱,也算我这个做父亲的一点心意。另外,我也非常想念我的儿子,他在外面打工,已经有半年没见他了,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当然,我也想找个机会报复一下那对狗男女,虽然我的死跟他们没有关系,但是,他们对我的侮辱,我不能就这么算了,至少要给他们一点教训。

在一个岔路口,我遇到三个人——应该是三个鬼。一个老头,弓腰驼背,还有点罗圈腿;另外两个应该就是黑白无常,他们的打扮跟戏里的一模一样。一个穿着黑袍子,一个穿着白袍子,都带着很高的帽子。他们大概是正押解那个老头去阴曹地府,可是却并不像传说中那样用铁链子将老头拴住。他们就像朋友一样相跟着走,而且还有说有笑。一开始我还真有些担心,生怕这两个无常就地将我拿了。但他们只是看了看我,好像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那辆运尸车开得挺快,差一点把老头撞上。多亏白无常反应快,他伸手将汽车推了一把,汽车一下子钻进了旁边的玉米地。车里的几个人大概都受了点轻伤,他们的呻吟声此起彼伏,但从他们的互相问候中就知道并无大碍。

“开车也不看路!”白无常抱怨了一句,回头看了我一眼,“七天后,到你出事的地方等我们。”

我愕然地点了点头。看他们要走,我急忙追了过去。

“请教一个问题可以吗?”我壮着胆子问道。

“当然可以。”白无常有些好奇地看着我。

“我看电影里那些鬼都是神通广大,可我怎么连一块布都拿不起来呢?”

“那都是人骗人的东西,你别信。不过,真正做了鬼以后,是会有一些在人看来很奇异的功能,那不过是鬼为了生存所自生的一些本能。”

“可是,我为啥没有?”

“因为你现在只是一个魂魄,还不是真正的鬼。只有到阴间正式登记之后,你才能像我们一样。”

“可不可以不去?”说实话,我并不想去阴间。我很容易就想到了阎王殿里的那些壁画,那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为什么?”白无常很奇怪地盯着我的眼睛。

“我听说有十八层地狱,什么刀山、火海、锅……”我都能感觉出我的声音在发抖了。

“没有的事!这都那些怀有各种目的的人编造的谎言!他们怎么知道我们阴间的事呢?那些酷刑只有人间才会有,阴间的鬼无欲无求,也就没有战争,没有阴谋,没有勾心斗角。猫狗虫,一切都是平等的……等你去了之后,自然会明白。”

那辆运尸车好不容易从玉米地里倒了出来,我从车窗玻璃看到那三个人正分别擦拭着他们额头和手背上的血渍。司机一直骂骂咧咧,好像世间的一切都不顺他的眼睛。我老婆和雷明倒是什么也没说,他们只顾着查看对方的伤势了。不知怎么,我突然不想回去了,便说:“要不,我现在就跟你们去吧。”

白无常楞了一下,“你不想看你的儿子了?”

“等以后再说吧,我现在不想看他难过的样子。”

“做了鬼,你就不认识你的儿子了。”

“为啥?”

“你听过孟婆汤吧?”

“听说过。”

“孟婆汤是有的,喝过之后,前世的事你就一点都不记得了,包括你的亲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阴间不希望死去的人把在阳间的恩怨情仇带入阴间,而破坏了阴间的和谐。我们之所以在人死后七天才去引领他的魂魄,主要是考虑到他们对亲人的眷恋,也是为了给他们一个适应的过程。所有人在阳间经历的都是痛苦和煎熬,他们积怨很深。魂魄不具有任何能力,就是不希望给人间带来任何恐慌……谁都有难以割舍的孽缘,去吧,再最后看看他们。七天后我来接你。”

3.

运尸车停下的时候,村外那片荒地上已经搭起了一个简易的灵棚,点起了白灯笼。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死在外面的人尸体是不可以进村的。几乎全村的人都在那里等着,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这个场面让我立刻想到那年县剧团演出时的情景。大一点的孩子们在大人的腿间穿插嬉闹,童声喧哗;小一点的孩子们蜷缩在他们母亲的怀里,他们的母亲都不约而同地用手挡着他们的眼睛。

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这种事情了,所以,我的死在村子里绝对是一个大新闻,大热闹。人们热情高涨,情绪激动,议论纷纷。但归纳起来不外乎几种:其一,有人认为我死的不是时候,若在大白天,两边地里都有干活的人,撞我的车一定不敢跑,那么就可以得到一大笔赔偿。起码不用白白送死,老婆孩子还能就此发一笔横财;相反的意见是,即便得到赔偿,也是好过雷明那小子。雷明是连鬼都能骗的人,何况我那个呆头呆脑的老婆。肇事者跑了,也并无不好,假如换得赔偿,又被雷明骗了去,我死得岂不是更怨?其二,有人觉得我死了倒也省心,整天顶着个绿帽子活得也没意思;也有人不同意,说凭啥给雷明这小子腾地方?雷明雇人干活当毛驴使唤,就不应该让这种人得逞;也有人说我是自杀,老婆天天让别人睡,自觉活得窝囊,干脆一头撞死算了;当然,也免不了有人唏嘘感叹,说我死得太年轻了。

那个络腮胡子的老头是我二大爷,他是来主持的。我的父母身体都非常虚弱,想必他们没敢把这个噩耗告诉他俩。

在二大爷的指挥下,我的亲戚们在棚子里用一块门板和两个板凳搭起了一个简易的木床——这种事外人是不肯帮忙的,怕沾了晦气。亲戚们是没办法,他们再不动手,岂不让外人耻笑?我的尸体就被放在了那张木床上面,脸上依然蒙着我老婆的那块手帕,直挺挺的,看上去怪瘆人的。二大爷眼泪汪汪地看着我的尸体,蹲着烧了两份黄纸。然后站起来跟我老婆说:“惜福死得冤,死了也不能够回家,总不能就这么躺在门板上。今天太晚了,明日让人先去把我那口棺材抬过来给惜福用吧。”

“哪能用二大爷的,明日我着人去买一副就行了。”我老婆故意拖着哭腔说道,她这是做给我二大爷和旁人看的,因为她的眼里一滴泪也没有。

“买的哪能用,又贵又薄。有那钱我又能做一副……就这么定了吧。”二大爷用两个手掌揉了揉眼睛,“今晚上咋办?总要有个人在这里守灵。你一个女人家怕是不行,我告诉大头了,他马上过来。一晚上一百块钱,按说也不多。”

“二大爷看着定吧,我也不懂。家里没个主事的,凡事还得二大爷多操心。”

“那是自然。”二大爷点了一下头,这时雷明过来给二大爷点了一支烟,二大爷瞅了他一眼,冷冷地说:“这两天你一直跟着张罗,也累了,回去休息吧。反正今晚这里也没啥事。”

“我不累。我跟惜福是朋友,应该的。”雷明讨好地直往二大爷眼前凑,“惜福这辈子不容易,他的丧事咱不能太寒酸。钱不够,我这儿有。”

“这个不用你说。”二大爷把脸转向我老婆,“下午我去问了阴阳先生,他说七天不能下葬,只好停五天了。鼓匠班我也差人去联系了。明日把你的院子、屋子都收拾一下,吃的棚子、伙房用具、桌子、凳子,都得租,这个我派人去办。明日帮忙的人就多了,不能让人家在大野地吃饭。伙房的人我也安排好了,让你兄弟(二大爷的儿子)专跑外,买菜、买东西啥的。这是沾钱的事,自家人实靠。其他的事,等我明日过来再安排。我先回了,一会大头过来,你就回去。该休息休息,以后这几天恐怕是没法休息好的。”二大爷将手里的半截烟头扔到地上,用脚踩了踩,“要是一个人不敢睡,让你二大娘过去陪你。”

“不用不用,我敢。”我老婆偷着看了一眼雷明。我在旁边瞧着,真想往她的嘴里啐一口。

“哦,对了。”二大爷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我家里还有一万块钱,明日给你拿过来。再不够,咱另想办法。尽量别跟外人张嘴。”

其他人也都跟着二大爷走了,雷明假装往前走了几步,我老婆便喊:“雷明,我一个人害怕。要不,等大头过来你再回?”

人们回头看了看,谁也没说话。

我抬起脚在我老婆的屁股上踹了一下,然而,她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唉!我现在什么事也干不了,连一阵风都不如!

雷明似乎有些生气,耷拉着脸,“你二大爷最后那句话是冲我!老东西!”

“你管他呢,咱俩的事不由他!死鬼活着的时候你都不怕,这会儿怕啥!”

“我怕他?”雷明咧了一下嘴,“我是不想看他的白眼!他也就是老了,要年轻点,我非给他俩嘴巴子!”

“快行了!你记不记得,有一回咱俩正那啥呢,我家的狗把门扒开了,你还以为惜福回来了,裤子都顾不上提,扑通一下跪到地上,‘大哥我不敢了,大哥我错了’……哈哈……你忘啦?”

啊?!你妈的!我简直要气疯了,正好看到旁边有一块石头,我冲上去就抓……可是,我抓了半天……唉!我现在连根鸡毛都拿不起来呀!

“你不也吓得尿了一裤裆嘛……”

雷明这个熊样还扭捏起来了,像个二姨子。

“我那哪是尿……”

天呐!还有这么不要脸的?我扑过去,不分男女,劈头盖脸,拳打脚踢……

“我感到有点冷……”

“我也是……”

“大头咋还不来呢?”

“来了!”大头晃晃悠悠地从黑暗中走过来,呲着一口黄,“喝了点酒,壮壮胆。哈哈!瞧瞧,我这活人都能把你俩吓一跳!我可不怕!我大头光棍一条,这辈子除了我自己,就没有对不起别人,我怕啥?要真有鬼,我还真想和惜福坐下来喝两口。看看,酒我都带来了!”说着,大头从怀里掏出还剩半截酒的酒瓶子,晃了晃。

“那你俩慢慢喝吧,我们回了。”雷明拉起我老婆的手,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我无意再跟着他们。我去干啥?看西洋景?我操!

大头显然喝多了,两条腿老是往一块绞,那只空着的手一个劲地划拉,好像再找什么可以扶的东西。我跟在他身后,希望能搀他一把,但我知道,我的搀扶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他终于走到了灵棚那里,靠着灵棚的木柱,脚仿佛踩在冰上似的滑着坐了下去。他眼睛直直地盯着门板上的尸体,我看到他拿着酒瓶子的手在微微颤抖。

天快亮的时候,我来到王家庄老六的院子外头。我听到里面似乎有动静,便趴着门缝往里瞧。院子里有一大堆土,老六两口子正“吭哧吭哧”地把三轮车往那个大坑里推。

他们这是要销毁证据呀!我急了,身子往前一挺,不知怎么就进到院子里了。无暇多想,我边跑边喊:“老六!你他妈的干啥?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吗?我告诉你,没门!老子啥都看见了!住手!你他妈的快住手啊!”

我上前抓住了他的胳膊,没成想他一用力,竟把我一下子甩出去老远。我这才想起来,我现在根本没有能力阻止他。我沮丧极了,眼睁睁看着他们把三轮车推到坑里。

“真有点可惜了,哪怕卖废铁,也能换点钱。”老六老婆抹着眼泪,极不情愿地把一把铁锹递到老六手里。

“快干活吧!”老六往手心里啐了口唾沫,“你以为我就舍得?没办法呀,让人查出来,可就不止这一辆破三轮的钱了!大不了咱再买一辆……对了,万一别人要问,你就说咱嫌这辆三轮太小,卖给了一个外地人。反正也没办牌照,他上哪查去?天亮我就进城,咱再买一辆新的、大的。这几年,咱的生意越来越火,买卖需要,谁还起疑心吗?虽说这事有点缺德,可咱也是没办法。起早贪黑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攒俩钱,要是被人查出来,咱家一下就底朝天了!惜福那小子我认识,只能怪他命苦了。改天我去给他烧点纸,上点礼钱,也只能这样了……”

他老婆吸了两下鼻涕,也跟着他填起土来。

4.

这几天,我一直待在灵棚陪着我的尸体。还别说,二大爷的棺材的确不错,柏木的棺材头,其余全是松木,足有六公分厚。二大爷这几年越过越滋润,儿子在税务局上班,每年给二大爷拿回来的好烟好酒就足以让村里人的眼珠子掉出来。更别说儿子每个月孝敬老两口的三千块生活费——三千块呐!各位,这可是农村,一个年轻壮小伙当一年小工才挣几个钱?

二大爷这副棺材做起来差不多有十年了,最近几年他老是抱怨做得不够好,应该全部用柏木。柏木棺材那是最讲究的,据说蛆虫蛇蚁不侵,百年不坏。他早就想把这副卖掉,只是一直遇不到合适的买主。尽管他对这副棺材极不满意,但对于那些农民来说,这样的棺材已经算得上奢华的享受了。棺材板厚不说,光就那个柏木的棺材头便会令很多人望而兴叹。

听说他只要了一个成本钱,并且在我出丧的前一天又购买了一副全柏木的棺材方木。我老婆很是后悔,在一次烧纸的时候就哭诉道,他被最亲的人当大头给捉了。

鼓匠班的演出台子就搭在灵棚旁边,每天上午演三场,下午演四场,一场也就半个多小时。现在的人们已经对这样的演出完全没有了兴趣,加上又是在村外的野地,只有几个淘气的孩子来凑热闹。尽管音乐激情澎湃,但依然显得冷冷清清。

我儿子是在鼓匠班到来的那天才从外地赶回来,他连孝服也顾上穿就径直跑到我的棺材前嚎啕大哭。我紧紧抱着他,我们爷俩哭作一团。儿子并不能感觉到我的存在,但我却能感觉到儿子的心和我是相通的。儿子自从回来,就整天整夜地在灵棚里陪着我,谁劝都不回去。二大爷只好叫人搬来一个折叠床和一套铺盖,可儿子并没有怎么睡觉。他一直哭,一直哭……两个眼睛又红又肿。他也不吃饭,偶尔喝点。到出丧的那天,他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是两个人架着他才走到墓地的。

我老婆这两天除了按时烧纸,几乎在灵棚看不到她的影子。

那天二大爷过来烧纸,突然趴在棺材头上哭了起来,“惜福啊!二大爷对不起你呀!你老婆的事二大爷是管不了了,我现在说话连个屁都不如!当着那么多人,不要脸啊!不要脸……背着人,爱干啥干啥,我才懒得管她呢;别对着人,你还没有入土啊!这是打咱老宋家的脸啊!”

我儿子当时也在棺材前跪着,他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黄,忽然站了起来,转身就往回走。二大爷赶紧把他拉住,“小子!你可别跟你娘撕破脸!你是小辈,别人要笑话的。再说,你爹尸骨未寒,咱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挑事,给外人看笑话!”看我儿子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些,二大爷接着说:“听二爷的,把你爹发送了,就离开,该挣钱挣钱。眼看就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了,自己有点准头。二爷只要活着,就不会不管你。你娘的事千万别管,许她不正,可不许你不敬!反正你爹已经没了,她愿意跟谁跟谁。嫁到福窝她享福,跳到火坑她活该!你娘的眼窝没长正,雷明是个二流子,他们迟早过不到头。到时候你还得管她,不管说不过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她眼下已经着了魔,劝也白劝,就由她去吧。”

二大爷那边说着话,我儿子早已哭成了泪人。

我揪心啊!但是我现在揪心的并不是我老婆跟雷明的事,二大爷说得对,反正我已经死了,她愿意跟谁跟谁,跟我没关系;我是为我儿子,我儿子的气像我,他绝不可能认后爹;更何况之前雷明跟他母亲的传言他并不是一点不知道。他是个非常要强的孩子,很可能因此拒绝他母亲的一切帮助。现在娶个媳妇少说也得十几二十万,他还是个孩子,上哪弄这么多钱?我一定要帮他!

出丧后第二天,我儿子便背起了行囊。我和儿子并排走着,我老婆紧跟在后面。一路上,她不停地嘱咐着,可儿子一句话也不说。临上车时,我儿子泪眼汪汪地看着他的母亲说:“以后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但愿你幸福。”

我老婆是一路哭着回去的。

半路上我去看了看父母,当时二大爷也在,他拿了两箱鲜奶。母亲耳朵不好,炸雷在她听来也不过是像蚊子的叫声。父亲耳朵没毛病,但是眼睛不好。多么晴朗的天,在他看来都是大雾弥漫。他们一年到头,走得最远的地方是大门口,连巷子都极少出。

“我听见这两天有人放炮仗,谁家死人了?”父亲摇晃着脑袋,好像胸有成竹似的。

“你耳朵够灵的!放炮仗就死人啊?错了!是村东头老驴头的儿子办喜事!”二大爷谈笑风生,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哦——,是二小子吧?我记得大小子的孩子都不小了!”

“就是,就是!你一点不糊涂啊!”

……

看到他们都好好的,我便悄悄地离开了。

那天晚上,我就在放着我的牌位的桌子上坐了一夜,像我活着的时候那样,翘着二郎腿。

掌灯之后,雷明来了。他像在自己家一样,大模大样地推开里屋的门,边走边脱掉外衣。

“哎呀!总算是打发出去了!秀儿,这两天可把我想坏了!”

连我也没想到,雷明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迈过门槛,就被我老婆连推带攘拱了出来,里屋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你要真心娶我,等惜福过了百天,拿六万彩礼来。”

“六万?你疯了?娶个大闺女能用多少钱?”

“同意,咱俩继续来往,但百天之内不能在一块;不同意,拉倒,就当做了一场梦!”

“秀儿,咋了?你是不是撞见鬼了?”

“撞没撞见鬼,一百天以后就明白了!”

雷明显然很生气,临走时他把堂屋的门摔得“咣当”一声,门上的玻璃差一点震破。

我老婆哭了整整一夜。这些天来,我不吃不喝不睡,却从未感觉饥饿口渴和疲劳。但是,我老婆颤颤巍巍的哭泣,却让我的里翻江倒海,五味杂陈。我们俩结婚二十多年,从未发生过激烈的争吵,更没有过肢体冲突。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背叛我,也不明白雷明除了比我有点钱之外还有什么地方让她如此着迷。说起来我俩也是青梅竹马,在嫁给我之前她已经父母双亡。她很早就辍学去了北京打工,那时候是真可怜。我父亲当时是村干部,我们家条件还算不错。十九岁那年她从北京回来,住在她姑姑家。她姑姑希望她嫁给我,就不用再出去受苦了。于是,我们正儿八经地开始了恋爱。她当时穿着从北京买的衣服,像个漂亮的洋娃娃,在村子里简直就是鹤立鸡群。我一下就被她迷住了,不久,我们结了婚。

那年,雷明想弄大棚,作为朋友我慷慨地支持了他。几年后,他又建起两个大棚,便开始雇人。我老婆经常去他的大棚里干活,一年下来也能挣个四五千块。雷明离婚的原因我不是很清楚,但有人传言说跟我老婆有关。一开始我根本不信,但时间长了就难免会起疑心。

我始终没有抓住有关他们俩各种传言的任何证据,只好将信将疑地与她正常生活。没想到我刚一死,他们就露出了狐狸尾巴,而且毫无遮掩的意思。这些天假如我具有厉鬼的能力,我相信他们早就在黄泉的路上了。

天亮时,屋里的哭声停止了。我进去,看到她趴在床上睡着了。她蓬头垢面,脸上依然挂着泪痕。我忽然发现她手上拿着一个相框,里面是儿子在外地照的一张相片。

我挨着她坐在床上,这张床我俩已经睡了好多年。

我盯着她的脸——我从来没有这样盯着她看过——,我也说不清想从她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我从头到尾回忆着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说实话,如果我那天有能力,一时冲动把她杀了,现在我肯定会非常后悔。

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今天就是第七天,我该去见那两个无常了。

5.

老远我就看见黑白无常已经在路边等候,他们俩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我猜想可能是在谈论我出事时的情景。

我大步走过去,他们便冲我点了一下头,白无常说:“走吧。”

我迟疑着,看着他们,“我今天不能走。”

“怎么?”白无常疑惑地看着我。

“我还有件事没有做,因为我做不了,需要你们帮忙。”

“你说吧。”

我就把老六挖坑埋三轮车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希望两位无常施展法力,把老六的行为公之于众,以期为我儿子弄到一笔赔偿。

两位无常都摇起了头,白无常说:“世上的事,自有世上的人去解决,我们不便干涉。做人有做人的难处,做鬼有做鬼的无奈。”

“那——,我就白死了吗?”

“你的死,是因为你喝酒过量撞到了老六的三轮上,并非老六故意撞你。得不到赔偿你觉得自己冤,假如你家人得到赔偿,老六岂不是也很冤?就如你老婆背着你偷情,你是不是觉得你很无辜?她为了钱也好,为了欲也罢,肯定是因为在你这里得不到满足。假如她从一而终,对她来说是不是也很无辜?你所以纠结,是因为你现在仍然是在以人的眼光看问题,只站在自己的角度。鬼与人的不同不是活着与死,而是放得下与放不下。”

午夜时分,我们来到了奈何桥。孟婆笑盈盈地坐在一张矮凳上,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我稍微犹豫了一下,端起茶汤,一口气灌了下去。

.....................................................................................................

(图片来自网络,与本文内容无关)

——————————————

作者:九月不下雪

责编:沈琪彪

——————————————

《我死之后》

用心推荐的优秀作品,关注我,每天就来读一读,中国文学网欢迊您投稿。

http://www.zgwxbbs.org/

◎◎(中国文学论坛推荐)

爱情中天蝎座女的小心眼指数

天蝎座 99 天蝎女的确是非常容易小心眼的家伙,不管是你们感情上有什么不和谐的因素,天蝎女都会想很多的,天蝎座的女人在爱情中是一个多思多想,很敏感的女人,若是天蝎女实在是想得太多了,你的爱情反而会不幸福,反而是你能够轻松的看待你和恋人之间的关系你能够收获的也会更多呢!天蝎座的女人的确应该放开自己的思想,与其怀疑恋人不如信任恋人,而你的爱情也会因为你对爱人的信任更加幸福和幸运的呢!(完)

当天秤男发现老婆与兄弟背叛了自己

天秤座的男生性格正直、原则性非常的强,也是十二星座中最理性的星座男,在天秤男的眼里,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们失去理智的,就连被绿帽子这种事情,他们都可以很平静的对待。而且是老婆与兄弟同时背叛了自己,这种双重打击,竟然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的理智,真是也是一个怪咖,听到这事时,第一反应就是准备离婚材料,有时候真让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爱过。(完)

狮子座老婆为何让男人不放心

狮子座 狮子女是太强势了,在结婚之前狮子女会尽可能让恋人按照自己想得去生活和工作,是一个规划能力很强的女人,但是在你们结婚之后男人的地位自然是上升了很多,可是狮子女还是希望家庭的大小事情都是自己说了算,那就有点不合适咯!狮子女找准自己的位置,不要成为恋人的情绪负担是非常正确的选择。狮子座的女人也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够发展的稳妥,但是在家人和你的事业面前,狮子女往往会选择以自我为中心的,身为女人,或

白羊座老婆为何让男人不放心

白羊座 白羊女的坏脾气,可是需要每个男人都花费上一段时间才能够真正适应的呢!即便是你们相处了很长时间,白羊女的坏脾气十四是丝毫没有减少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女人的脾气会有比较大的改变,而白羊女的性子还是比较容易急躁的,再加上在职场中有比较强的事业心和野心,因此白羊女的要强是男人必须要注意的。白羊座的女人性格就好像是一个男孩子,总让人感觉不到来自白羊女的温柔,相信也只有长时间的相处,你才能够了

巨蟹座女会选爱我的人or我爱的人

巨蟹座女人:挑选爱自个的人 挑选理由:巨蟹座女人本来关于爱情的终极梦想即是,和一自个携手共度终身,膝下儿女成双,现世安好,一派吉祥现象。这么的完美爱情,说实话只需深爱她们的人才干给她们,她们爱的人,或许有过这么的梦想,但很惋惜女主角永久不是她们。(完)

水瓶座女该由哪个星座男来心爱?

被射手男宠爱最夸姣   他从不会在你耳边提起,你要承当多少家庭职责,怎么做一个好女友或好老婆。他也从不请求你去成心巴结或姑息他爸爸妈妈,假设你与他爸爸妈妈不合,他便带着你离远一点。容纳你的晚归,容纳你的兄弟众多,在他面前他只需你做你想要做的自个,没有捆绑,没有束缚,那么对等地存在着,让你的每一天都轻松自在!   排行第二夸姣的星座:天秤座

向水瓶座的老公要星星会有哪些成果?

向水瓶座的老公要星星会有哪些成果?

  水瓶座老公:   老婆:“是不是我要啥你都给我啊?”   水瓶:“啊?啊?”   老婆:“是不是我要啥你都给我啊?你如何不回答呀?”   水瓶:“嗯。是的。只需有!”   老婆:“说这么牵强呀!偶就要天上星星。”   水瓶:“啊?你不忙了啊?”

水瓶座的恐惧报复招数有哪些

水瓶座: 懒得理你!再惹我我就会找辅佐修补你了!找谁?才不通知你,你老妈,你老板,你老婆都能够,总归你会死得很惨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