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发生的一桩无法解释的车祸,《北都报》已经删去相关新闻5

情感写真灵异故事2016-04-08 08:11:04

上月发生的一桩无法解释的车祸,《北都报》已经删去相关新闻5

大姐抓起电话听了一阵,回过头说道:“兄弟,对不住了,警察临检,咱撤吧!”

我一听傻了,头一回来啥都没干,要是撞上警察被逮了,回头怎么跟他们说这事儿?大姐利索的收拾好东西,看我傻楞着,噗嗤一笑:“瞧把你吓得,跟姐走,有后门。”

……

走廊上乱哄哄的,到处是披浴巾裹床单的男女,还有个赤条条的裸男,拿着工具盒盖子遮掩关键部位……

经理带着服务员,费力挤开人群,拉开走廊尽头的暗门,招呼大家从那边出去。我随着人流往前挤,侧门里窜出人,二人撞到一块儿,仔细一瞧,原来是小胖子。

小胖子光着膀子,一身肥肉晃晃悠悠,背后牵着个女孩,一见面就开始抱怨:“娘了个脚,这么齐整的妞儿,还木尝味儿,摊上这种事,弄啥咧!”

“哥,出去再说,出去说。”我心里很慌,推他往前走,顺便瞟了一眼身后的女孩。心里暗自一惊,这女孩儿可真漂亮,难怪小胖子跑路还掂记尝味儿……

女孩很年轻,长相清丽可人,小子纤细精致,嘴角微微上翘,秀美的长发遮着一只眼睛,身上只裹了一张浴巾,削肩细腰,柔弱无骨,浴巾下露出浑圆修长的腿,也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浑身瑟瑟发抖。

人群继续涌动,有条不紊通过暗门,两名男子加快速度,不动声色走到门口。经理陪着笑脸,招呼他们往前,却不料来人一个猛扑,将他按倒在地。

另一人也不闲着,抓住准备进门的女技师,一甩手扯翻在地!女技师一声尖叫,工具盒脱手而飞,里面的玩意儿摔得七零八落。

“警察!全部蹲下!蹲下!!”男子堵在门口,指向人群暴喝,门口的人发出惊呼,拼命往回挤,人群顿时骚动起来。

有“卧底”!我赶紧调头,另一头也传来惊叫,远远看着有男女抱头蹲下,这哪是临检,分明就是来扫黄的!

现在两头被堵,怎么办?!我腿肚子直打颤,比前晚看到车祸还紧张……正傻眼,背后有人扯衣服,回头一看是大姐,她小声说道:“跟我走,快!”

我眼疾手快,揽住小胖子胳膊,这家伙还想拉那女孩,我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耗子给猫当三陪,挣钱不要命了是吧?一用力强行把他架走。

大姐在前头开路,我架着小胖子紧随其后,前面越来越多人抱头蹲下,眼看就快抱到我们跟前了,大姐一个闪身,溜进旁边的女洗手间。

进了洗手间,大姐一脚踹开格间门,裙子一撩踩上马桶盖,推开排气窗,四下看了看没人,回头说:“这里可以跳出去,快快快!”

“我X!大姐威武!”我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手慌脚乱跟上去。

“嘿嘿,以前没有暗门,老娘都是钻这洞,外边那些新雏儿,哪知道这些?”大姐爬上窗台,满脸自豪的说道,回头嗖的跳出了窗口。

我跟着往下跳,好在二楼不算高,六七米的样子。楼下是两幢大楼的间隙,贴墙根儿一排筐子,堆满换洗的床上用品。

小胖子不敢跳,抱着窗柩一脸苦逼,我踹翻一筐子,拖出床单往地上胡乱一扔:“哥,你跳啊!这有垫子,没事的。”

小胖子瞄了一眼,死活不肯松手:“娘呀!俺木有跳楼经验啊!”

“你跳不跳?不跳不伺候了!一会儿警察来了,可别供出老娘!”大姐脸一沉,作势要走吓唬他。

“里面的人,出来!”洗手间门被撞开,一名女察手拿对讲机冲了进来。

“娘哎!!”小胖子浑身一颤,松手从窗口摔下来,跟个肉球似的,在床单上一滚……我和大娘赶紧扶起他,架着胳膊撒腿就跑。

“有人从洗手间跳窗,两男一女,重复……”二楼窗口探出半个脑袋,女警拿着步话机呼叫增援……

楼间过道很窄,勉强能挤下三人,大姐对地形轻车熟路,领着我们七拐八绕,跑了好一阵,被一道上锁的门拦住去路。

“我靠!这门啥时候装的?!”大姐也是呆了,用力拉拉门,铁门从另一头上了锁。

小胖子急眼了,上前咣咣咣一通砸门:“打不开啊?实在不中,咱快回头吧!”

“你缺心眼儿,刚才被警察发现,现在后头肯定有人追,回去送死啊?”大姐回他一句。

“那你说杂弄?”小胖子哭丧着脸,又狠狠捶了两下门。

背头隐约传来脚步声,听上去人数不少,回头是不可能的事,只能想办法开门……

我记起,灌注能量会引起肌肉膨大,理论上力量取决于肌纤维强度,照这个路子推,如果不释放能量,短时间内力量会大幅提升。

时间长了可不行,能量入脑不是闹着玩儿的,上次差点被搞成脑残。

江湖救急,姑且试一下呗……我示意二人退后,掏出卡片快速浏览上边的字,心中默念了几遍。

几秒钟后,一股气流迅速冲出,手臂肌肉开始膨胀,熟悉的碾压感充斥手臂,大姐和小胖子停止争执,张大嘴目瞪口呆。

我学着开心的手法,手掌轻轻放在锁芯位置,手腕缓缓旋动,小臂突然发力一震!

“咣!”铁门发出很大响声,然后没了动静……

我再震!还是没反应……

我继续震!连续震!……

妈的!这门怎么不懂事呢?咣当作响就是不开!

我一下毛了,深吸一口气,集中全身力量,抬手就是一拳,“嘭!”的一声巨响,门板被轰出十几米远!

别说大姐和小胖子,连我自已都给震住了,傻楞了一会儿,才像赶鸭子一下,举着几乎和大腿一样粗的手臂,赶着他俩往前走。

轰门的动静很大,远处的脚步声停了下来,但没多久,脚步声更加急促,越来越清楚,隐约都能听到对讲机声音。

我们三人都是拖鞋,加上小胖子这个累赘,跟小脚老太太似的,照这速度下去,没等跑上街面,铁定给撵上。

正愁没地方释放能量!给他们来个high的!

自从被‘人相’折腾后,只要体内有能量,我就能进入‘意识视界’,进入过程也不难,让心境沉下去,意识处于似睡非睡状态。

有了上次经验,这回速度更快,周遭自然力如同潮般涌来,感觉像“咚”的一声直接跳水里。

这次不能制作影像,警察瞧见事情就闹大了,颠覆别人三观的事还是少做为妙……但声音可以利用,我打算搞个爆炸的动静,吓吓他们。

控制声场介质我没经验,先前制造跳崖幻象也带响,但比起纯粹只作声音,那只是小儿科。加上眼下有些紧张,也不知哪里出了岔子,并没我预想的爆炸声,而是……

一道龙吟平起而起!!

声浪席卷着尘埃,穿行在狭窄的过道,所到之处,楼道玻璃应声碎,稀里哗啦撒了一地,声势浩大无比言表,以至于地面都在嗡嗡震颤……

大姐和胖子呆若木,那眼神就跟见了鬼似的,我顾不上解释啥,赶紧拉着他们跑路,后面追兵的情况不清楚,估计吓得够呛,没听见再跟过来……

三人拐出了过道,外边是一处僻静街面,路上行人很少,来往的车辆也不多,正好有辆出租车经过,小胖子赶紧招手拦下。

三人窜进车里,小胖子在副驾上回头问:“俺们现在去哪儿?”

大姐略加思索:“师傅,大安建材市场。”

这市场好像在大安路附近,正好可以回去换套衣服,我忙不迭的附和她:“对对对,大安建材市场。”

出租车师傅面无表情,从倒视镜里瞟我们一眼:“前面有警察,你们……怕是过不去哦,我也该交班了,要不……你们下车换一辆?”

我们这副尊容,一看就知道在躲扫黄,下车且不说会不会撞上警察,就这打扮,肯定被人民群众围观。

“哎哎哎?!你个鳖孙,你啥意思类?”小胖子一下火了,冲着师傅开骂,师傅也不搭理他,干脆把火熄了,手抱方向盘看风景。

大姐在工具盒里翻了翻,摸出两张百元大钞扔给师傅:“别他妈磨蹭!以后过来玩,报我101号的名头,给你算七折。”

师傅瞥了一眼钱,嘿嘿一笑,眉开眼笑发动车子,迅速在街面上调了个头。

“建材市场,走起!”师傅欢快地一踩门,车里的人顿时东倒西歪,眨眼工夫,出租车消失在街道尽头……

一路上,小胖子简直烦死人,硬要拜我为师,学习刚才那手“狮吼功”,我装傻充楞不搭理他,大姐也不吭声,看着窗外不知道想啥。

倒是出租车师傅,一个劲儿从倒视镜打量我,想必也听到了刚才的响动……

建材市场在大安路附近,过去有上百家商户,曾是大型建筑材料供应市场,前几年搞城市规划,商家全部搬迁到新址,留下许多老房子和临时搭建的棚户。

住这里的人,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里面环境相当差,污水横流、路面狭窄,原本街面就不宽,现在到处堆放杂物,连三轮车都没法通过。

大姐租的房子,是上个世纪的红砖瓦房,家具也有些年头了,她在衣柜里倒腾了一阵,翻出两件男式汗衫扔给我们:“我男人的,试试能穿不?”

我个头中等,不胖不瘦,穿什么都还将就,小胖子就苦逼了,汗衫撑不住那身肥肉,穿上像紧身露脐装。

“姐们儿够仗义,俺不会忘了你类,你家男人呢?”小胖子心虚的问,大姐是有男人的,“嫖客”上门算怎么回事……

“喏,墙上。”大姐冲床头努努嘴。

墙上挂着一幅中年汉子的画像,浓眉大眼还蛮英俊,合着这衣服是死人留下的……小胖子一时语塞,半晌挤出一句:“杂,杂死类?”

“学人家掏坟窝子,洞塌了埋里面,连尸体都没找着。”大姐看了看画像,喃喃自语:“死了好,死了老娘不用操心……”

我低头嗅嗅衣领,有股洗衣粉的清香味,人死了大姐还洗衣服?明显口不对心嘛……

大姐给芭芭拉的熟人打了个电话,托对方替我们取回衣服,又问了店里的情况。

据那头讲,这回警方是动真格,上上下下抓了几十人,生意可能没法做了,他让大姐暂时不要露面,趁早另做打算。

通完电话,大姐情绪低落,拿着话筒一通沉默,小胖子倒也仗义,走上前安慰她:“姐们儿,俺在五金市场有铺子,找不到活儿,去俺那里中不中?”

大姐挤出一丝笑容,点点头又摇摇头,拢了拢头发对我讲:“兄弟,我说的人就住在隔壁,要不要叫他过来看一下?”

我赶紧应承,大姐走到门口,扯着嗓子开喊:“麻六儿,麻六儿!”

斜对门儿,一个驼背汉子探出脑袋,看到大姐冲他招手,屁颠屁颠跑过来,咧开嘴露出一口大黄:“姐,你寂寞了哇?”

“寂你娘的寞!进来!”大姐侧过身子让驼子进屋,驼子一进门,看到屋里还有俩男人,缩了缩脖子想后退,大姐眼疾手快,拽住衣领往里一推,随手关了门。

“兄弟,这人叫麻六儿,以前拜过师学掏坟窝子,眼睛毒的很。”大姐指了指驼子。

这是大姐说的“业内”人士?看上去不杂滴嘛……我将信将疑,上下打量驼子,驼子看出我有点瞧不起他,脖子一梗调头便走。

大姐抢先一步堵住门,有点急了:“兄弟,姐不蒙你,麻六儿有本事,这片儿人没被他少祸害,我家男人…….”

驼子一听大姐提她男人,连忙打断她:“你家男人吃独食,自个儿去掏老坟出的事,和我有啥关系!?”

“麻六儿,咱的帐暂不提,帮这兄弟瞧东西,否则休想出门。”大姐火了,把头别向一边。

话到这份儿上,再不领情就太不够意思,我摸出锁递给麻六儿,他接过锁掂了掂:“你的?哪里搞的?”

“我朋友手里缺钱,托我找人估个价,咱都不懂,你给瞧瞧。”我回答他。

麻六儿面露惊讶,明显不相信我的话,但也没多问,拿出打火机小心烘烤锁面,又冲上面吐了口唾沫,擦拭了一阵,推开窗户对着阳光仔细端详。

半分钟后,麻六儿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盯着我:“泰昌锁,好东西咧……”

“你认识?”我很意外,看他的神情,不太像说谎骗人。

“小子,知道明光宗皇帝不?这东西和他有关。”麻六儿一副老子不仅认识,而且还知根知底的表情。

一听和明朝皇帝有关,我大吃一惊,大姐和小胖子也赶紧凑上来。

驼子黄牙一咧,对我们的反应很是满意,得意洋洋的卖弄道:“光宗帝朱常洛,明朝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只干了29天。”

他是个病秧子,连登基大典都请病假,他儿子身边的小太监想出个法子,制作一批长命锁,让宫里人都戴上,皇帝走到哪都能瞧见,皇帝心情好,身体自然康复的快。”

“不过,这批锁刚完工,朱常洛就暴毙身亡,他儿子朱由校匆匆继位,为了彰显孝道,朱由校将这批锁做为殉葬品,刻上父亲在位时的年号下葬。”

“朱常洛只当了一个月皇帝,到死都是元年,所以锁上只有“泰昌”二字。”

“二十多年前,我跟师父倒过一个太监窝子,陪葬品就有这货,现在你手头这枚,包浆,金字,工艺全都没问题,九成是真家伙!”

X……真是小瞧这驼子了,他不仅对来历了如指掌,还亲眼见过,简直难以置信!

“麻六儿,没看走眼吧?这东西值多少钱?”驼子吹得这么传奇,大姐都给吓着了,抢过铜锁翻来覆去的瞧。

麻六儿眯着眼睛,举起两只手,左手伸出两根指头,右手伸出五根手指:“看谁出货,你们卖就这个价。”他冲着左手努努嘴,又晃了晃右手:“我卖就这个价。”

“五万?!”小胖子眼瞪的溜圆,忍不住插上一嘴。

麻六儿一脸嫌弃,感觉智商受了侮辱,嗓门抬高了八度:“五十万!还有可能往上!”

这架势真把我们震住了,谁能相信,手上不足二指长的小东西,居然能在城里买套小户型!?三个土鳖没见过世面,赶紧围着铜锁仔细瞧。

“得了,戏别演了,东西哪来的我不管,帮你们脱手,事后分一成,如何?”麻六儿舔舔头,笑嬉嬉的说。

这家伙,算盘打得那叫一个精,跑跑腿就想赚几万,抵我两年工资了…….

“好啊!按你说的价卖出去,就分你这数。”我想都没想,爽快的答应了。

大姐赶紧扯扯我,一个劲挤眼睛,跑腿给5万,这不傻子么,白白让人占便宜。

我有自已的打算,锁又不是我的,值不值钱与我何干?锁算是李美丽的遗物,凭大姐和她的关系,“继承”这锁合情合理。

眼下芭芭拉被查封,大姐是回不去了,要真能卖个好价钱,她往后的日子,也有了着落。

但这事不可明说,只能暗地里办,我假模假样和他们商量好,锁由大姐保管,麻六儿负责联系买家,等交易完了,我再回这里取钱。

大姐不知我的算盘,又是个实心眼儿,拍着胸脯应承下来,还拿出身份证,户口本,硬要抵押给我。

我压根儿没打算再回来,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只留下电话号码,让她收到钱再通知我。

事情谈妥,麻六儿欢天喜地去联系买家……没多久,洗浴中心的人找上门,送回我和小胖子的衣物。

我翻出手机给梁伯开打了个电话,简要说明这边情况,梁伯开让我给铜锁拍几张照片传给春哥。

从建材市场出来,我再次拒绝小胖子拜师的请求,和他互留了联系方式,拦了辆出租车返回别墅。

一群人正围着桌子,研究我发回的照片,看到我回来,马踏春“痛心疾首”,一个劲抱怨,说去芭芭拉这么危险的地方,杂能不叫上他,好歹他是警察,真要遇到扫黄,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差点都回不来了……

.我提醒他殴打李队的事,指不定人家正满世界找他呢……要真和他一块儿去,特警都能招来,那才真叫回来不了。

二人互相调侃了几句,红爷咳嗽两声,问道:“成兄弟,怎么去那种地方调查?”

“李美丽职业特殊,和她有关系的人,未必敢和警方打交道,只能深入“虎穴”调查。”我回答他。

话说的很平淡,梁伯开了解我,知道这尿性肚子里一定有货,他一脸奸笑主动递上缸子,冲椅子做了个请的手势,我受宠若惊,抬头看他一眼,他又递上一支香烟……

“你是想查送锁人吧?”梁伯开点上烟,顺势坐我旁边:“我也不相信,送锁人会是啥亲戚。”

我点点头默认他的说法:“疑点还有许多……比如,李美丽一无钱二无权,身份也见不得光,什么人会送这么贵重的物品?”

“再比如,李美丽和大款对锁的价值,明显毫不知情,送锁人虽然出手阔绰,却让当事人蒙在鼓里,动机是什么?”

“再再比如……”我仰头灌了几大口茶水,抹抹嘴继续说:“李美丽死时,怀有四个月身孕,被赶出家门却是两周前的事,中间差了三个半月,这么长时间大款都没撵人,像他的作风么?”

梁伯开敲了敲桌子,举手他有话说,我拿起茶缸盖子冲他一指,示意同学请讲。

他摸了摸下巴:“这个能解释,李美丽故意隐瞒,最近才告诉大款,胎儿在三个月后趋于稳定,想打掉都困难……这越往后拖,越是即成事实,对上位做“大奶”大大有利。”

不等我开腔,红爷接过话茬:“不大可能吧?依大款的为人,我都能猜到他不会接招,更何况花钱陪睡的人?别说怀三个月,三十个月都不会买单。”

“怀三十个月那叫哪吒。”梁伯开开始抬杠,红着脸反驳:“为人父母,想法会不一样,性情可能大变,您老又没生过,杂知道这些嘛。”

这话红爷不乐意听了,正憋着气想词儿,打算反攻梁伯开,我淡淡的打断他俩:“孩子不是大款的。”

二人停下争执,愕然转过头,一脸震惊。

文/《我卖亡魂的日子》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微信“黑岩阅读网”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勤练三阶段手臂运动 2周打造精瘦手臂线条

勤练三阶段手臂运动 2周打造精瘦手臂线条

手臂粗壮是很多女生不愿提及的尴尬,今天介绍三阶段的手臂运动,随时随地可以做,性感手臂在呼唤你了啦。

1块烤翅400种致癌物

1块烤翅400种致癌物

明火烤出来的一块鸡翅、一根羊肉串,至少含有400种以上的致癌物。

吓死!摩羯座有阴阳眼会怎么办?

摩羯座的人一般都是理智担当,任何时候都能够临危不乱,还是非常有大将之风的,而且摩羯座的人通常也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相信鬼神一说。如果是他们自己拥有了阴阳眼,第一反应绝对是惊讶,好在心智成熟也不至于会被现实给吓死,然后摩羯座的智商冷静统统上线,果断的分析一下相关的利弊,然后琢磨一下这个阴阳眼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比如说鬼能不能伤害自己,或者是利用这个技能能不能去做点别的事情,还有没有人和自己是一

白羊座最像哪道新疆美食?

白羊座——大盘鸡好动热情的白羊,喜欢香辣刺激的口味,口味要浓重够劲,多多益善,这样才会觉得过瘾!对于那些清淡的玩意儿,白羊可是提不起兴趣来。新疆大盘鸡主要用料为鸡块和土豆块,配皮带面烹饪而成。菜品色彩鲜艳,有爽滑麻辣的鸡肉和软糯甜润的土豆,辣中有香,粗中带细。(完)

12星女最神往的求婚办法-水瓶座

12星女最神往的求婚办法-水瓶座 水瓶座   求婚要害词:格外  水瓶座的姑娘,正本有的时分也是挺格外的,她们的思想外人很难看得透。对她们来说,庸俗的,多见的求婚办法有啥可招引人的呀。假定是新鲜玩意儿,意想不到的东西,没准能让她们大加赏识。比方玩一场模仿秀,加点高科技元素,玩遥控飞机、赛车来求婚……都或许会让水瓶觉得,太有构思,让她信服。

水瓶女人神往求婚办法

水瓶女人神往求婚办法

  求婚要害词:特殊   水瓶座的姑娘,正本有的时分也是挺特殊的,她们的思想外人很丑陋得透。对她们来说,庸俗的,多见的求婚办法有啥可招引人的呀。假设是新鲜玩意儿,意想不到的东西,没准能让她们大加赏识。比方玩一场仿照秀,加点高科技元素,玩遥控飞机、赛车来求婚……都或许会让水瓶觉得,太有构思,让她信服。

水瓶座成婚留念日礼单

水瓶座:亲手制造的留念品   不要认为水瓶座的人往常爱玩爱闹的,他们喜爱的礼品也必定是新鲜好玩的小玩意儿。相反,假定你真挑选那样的东西作为成婚留念日礼品,必定会被水瓶座轻视,由于论点子论构思,你必定不是水瓶座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假定想感动水瓶座的TA,只需亲手制造的小礼品能够出其不意:一幅十字绣、一盒克己爱心饼干、一枝手折的川崎纸艺玫瑰……水瓶座必定会因这礼品中蕴涵的浓浓爱意,给你一个毫不搀

水瓶座败夫的体现

  水瓶座:寻求别致的东西  水瓶座的老婆,老是用稚儿的眼光看待这个国际,啥都要寻求别致好玩。  在上面花的钱可以说是双眼不眨,比方影响的游戏机,搞笑的漫画书,还有一些搞怪的东西,层出不穷的新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