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行走阴阳的阴司使者,讲一讲人死以后的那些事儿2

情感写真易象文学2016-04-08 08:25:29

我是行走阴阳的阴司使者,讲一讲人死以后的那些事儿2

我和林东家隔得很近,家庭情况也差不多。我自幼丧母,爷爷也去世的早,是由奶奶带大的,父亲现在在市里工作,一月回来一两次。林东的父母倒是都健在,但是夫妻俩都去了外地打工,一年也就过年的时候回来一趟,同样是由老一辈带大的。我俩性格都有些顽劣,年龄也差不多,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死党。

回到家里,奶奶见我回来叹了口气,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又不知说什么好。今天是周末,不用去学校。洗了个澡径直钻入房间,感到有些疲惫的我一会便倒在床上沉沉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一阵敲门声中醒过来。抬头看去,奶奶正打开门准备进来,见我醒过来,奶奶开口说了一句又转身离去:“江月清来找你,正在客厅等你呢。”

“嗯,我一会就来。”我起床整理了下着装,便向客厅走去,心里却有点奇怪,这丫头来找我干什么?

江月清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现在班级的班长。小时候我和林东还有她关系还算不错,经常一起上下学。不过后来我和林东成绩越来越差,性格也越来越顽皮,和她的关系便逐渐冷淡下来。

到了客厅,江月清正在沙发上和奶奶聊天,我走过去坐在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丫头,不由得前一亮。

江月清今天打扮得很清凉,上身穿着一件比较休闲的白色T恤,下身穿着牛仔短裤,修长的小腿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姣好的面容配上简单的单马尾,整个人散发着青春活力,让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见我到来,奶奶起身去了厨房准备午。江月清这才转过身,看着我说道:“苏平,这都中午了你还在睡觉,昨晚不是又去网吧了吧!”

“江月清同学,你找我有什么事?”我心中虽然决定要做出改变,但也觉得没必要跟她解释什么。

江月清见我这口气,一双美目瞪了我一眼说道:“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大家压力都很大。昨晚班级群里大家讨论决定下周六去小界山野炊,你当时不在,发消息问也没回,我只好过来问下你的意见,也好统计人数安排一下。”

“我下周六有事,就不去了,祝你们玩得愉快。”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不怎么喜欢参加班级活动,更不想参加什么野炊。

“不行,这次你一定要去!高中三年每次班级活动你都不参加,这恐怕是最后一次了,就当是给我这个班长面子,行不?”江月清语气很坚定,最后却又软了下来,用诚恳的目光看着我。

我有些无奈,看这样子我不答应下来的话,江月清也不会善罢甘休,只能点头答应了她的请求。

江月清带着满意的微笑离开了,我回到房间,决定趁着高考前的一个多月时间临时抱下佛脚。然而我基础太差,看着一堆课本和习题不知道怎么下手,无奈之下打算下午去找江月清要些系统的复习资料。

打定主意后,我随手拿起课本硬着头皮看了起来。不一会儿,奶奶敲门进来,见我书桌上放着一堆书,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平儿,先去吃饭,书可以歇会再看。”

我有些惭愧地跟着出了房间。饭桌上,奶奶一直给我夹菜,还说我长大了,更是让我羞愧难当,看来自己以前实在是让家人失望,以至于这点改变便让奶奶如此欣喜。匆匆吃完午饭,跟奶奶说了一声,我便出门去找江月清。

江月清见到我很是意外,当我说明来意后更是满面狐疑地看了我半天,最后才找出厚厚的一大堆资料交给了我。

复印完资料,将借来的那份归还之后,我便回家又钻进了房间。这些资料还真有些作用,只是可惜我醒悟的有点晚,也不知道这一个多月努力最后到底能有什么效果。

奶奶也乐得见我收心,晚饭还特意做了一桌我爱吃的菜。吃完晚饭,我本想帮奶奶收拾下碗筷,奶奶却让我不用管这些,把我赶回了房间去复习。

一进房间,我便发现书桌上多了一个灰色的方形包裹,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还贴着一张快递单,收件人写的是苏平,发件人却是空白。我有些疑惑的看了下快递公司的名字,是一个我没听说过的快递公司:冥通快递。

突然出现在房间中的包裹,再加上这快递公司的名字,估计是地府寄过来的。我找来剪刀打开了包裹,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幽黑的令牌和几本书。

将令牌轻轻拿起,入手处感觉一阵清凉,让我看了一下午复习资料的脑袋也清醒了几分。令牌巴掌大小,轻若无物,看不出材质,中间用篆体刻着三个大字:“阴司使”,边缘处是一圈独特的花纹。

这地府办事效率还挺高,我心里讶异道。放下令牌,我又拿起那几本书看了一眼,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阴司使令牌使用说明书》、《给新手鬼差的一百个忠告》、《新手鬼差的十大误区》……这几本书的名字着实有些奇葩。将其他书放到一边,我拿起那本只有几页的说明书看了起来,也慢慢了解了令牌的用法。

放下说明书,我咬破食指滴了滴血到令牌上,血很快被吸收不见,令牌也发出了一阵微弱的光芒。拿起令牌,这次除了感觉到清凉外,还有一道信息流传达到我的脑海。

“阴煞甲”,“镇魂咒”,这是我刚得到的两个法术名字,配合的还有特殊的手印和口诀。我有些激动,当下便试验了起来。

先试验的是阴煞甲,这是一道防御型的法术。连续结错几次手印后,我放慢速度,终于成功了一次。只见一道灰蒙蒙的幽光从我指尖飞出,覆盖住了我胸前巴掌大的地方。我用拳头用力锤了胸口三下,光芒散去,防御力似乎还可以。这阴煞甲可以随意指定覆盖的位置,看起来比较实用。

镇魂咒则是攻击型的法术,我成功释放后只见一道青色光芒在我手指上聚而不发,但苦于没有试验对象,只得胡乱一指打在了空中,青光飞了一米不到便消散在空气中。

两种法术的威力现在都不大,但是根据我得到的信息,继续修炼下去威力会有所增长。随意翻看了一下其他的书,我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又开始练起两种法术。

一口气练了半个多小时,我的脑袋开始有些疼痛,说明书里提到过这种情况表明我道行不够,继续强行修炼会导致魂魄受伤,只能无奈停了下来。

我的内心激荡不已,我竟然成了一名阴司使者,传说中的能人异士!虽然现在还很弱,但继续修炼下去肯定会变得强大,毕竟我可是地府挂职的阴差。到时候抓抓鬼积点阴德,便能像崔判官说的那样升官发财延寿了。

一时之间我连继续复习的心思都没有了,满脑子都是自己修炼有成造福一方,最后功成名就的样子。等休息好了脑袋不疼了,我又接着修炼两种法术。

将近两点,我才带着激动和满意的心情睡去。经过一晚上的刻苦修炼,阴煞甲的覆盖范围大了几分,防御能力也增强了少许,镇魂咒的青光也能飞一米左右了,想必威力应该也有所增长。

接下来的几天,我白天去学校复习,晚上上完自习回家后就主要修炼法术,很规律也很充实。以前我经常逃课上网,虽然自由但是从来没有这样的充实感。

奶奶见我每天按时上下学,回家后吃完饭就钻进房间里“复习”,也不来打扰我,只是每次吃饭脸上时的笑容越来越多。江月清也很惊讶,主动帮我制定了复习计划,还经常给我讲解复习时遇到的问题,一时之间我俩的关系也亲近了不少。

时间很快到了周五晚上,晚自习结束我正收拾书包,林东走了过来:“苏平,明天周末,晚上去网吧通宵?”

“我不去了,你也少去点吧。”我边收拾边回答道。这几天林东也怂恿过我几次让我逃课去玩,但是都被我拒绝了,结果他自己逃了一次课,一节课后又回来了,估计是觉得一个人玩没意思。

“我说苏平,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从那天早上我就感觉不对劲,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说出来让我帮忙想想办法!”林东看着我,有些急切的问道。

“我也觉得你有什么事瞒着我们,你最近变化太大了,难道你现在被别人穿越上身了?”江月清也收拾好书包走了过来,一脸揶揄的看着我。

“呵呵,我没事,只是想通了一些事而已。我们回去吧,别胡思乱想了。”我摸了摸子,总不能告诉他们我下了趟地府,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吧。

见我不愿多说,江月清和林东也没追问,三人收拾好东西后一起回家。

失联骑着自行车走在街道上,我们三人却都有些沉默。到了林东家门口,我和江月清停下车子,准备等林东进了门再走。

“我们三个,好久没有一起放学回家了。”

路灯昏黄的灯光下,江月清看着地下的影子,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话,似乎有些忧伤。我和林东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月影抬头看着林东,继续说道:“林东,明天班级组织去小界山野炊,你也来吧,明天早上我和苏平来找你。”

林东点头,重重的“嗯”了一声,转身掏出钥匙进了门。

我和江月清也再次骑上自行车,剩下的路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好在这段路不长。只骑了几分钟,我们就看到了各自家里依然亮着的灯光。回到家我洗完澡,又开始在房间里修炼起来。

三刻钟后,随着一道青光飞出窗外缓缓消散,我满意的停了下来。几天下来,我能坚持修炼的时间有所增长,达到了四十五分钟左右。阴煞甲已经勉强能护住整个胸口了,镇魂咒更是能轻易飞出两三米。我心里有些期待能真正实战一回,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积些阴德看看有什么效果。

第二天,江月清早早的拉上我和林东去了汽车站集合。清点完人数和要带的食材炊具后,一行二十几人坐上了往返于县城和下面的乡镇之间的乡镇公交,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石狮镇上西河村和马骅村交界处的小界山,大约需要半个多小时车程。

在西河村站牌那里,我们一行人下了车,往小界山的方向走去。

好不容易出来放松一次,大家心情都很不错,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走了二十多分钟,我们到了小界山脚下。小界山大概四五百米高,山脚有一条河蜿蜒而过,四周是大面积的农田,此时长满了刚刚出秧的稻,放眼望去一片嫩绿,倒是个不错的野炊地点。

沿着当地村民走出来的小路,一群人迫不及待的向山顶进发。小路弯弯曲曲并不好走,才爬到半山腰,一些体质稍弱的女生就忍不住要求休息,毕竟之前已经步行了十多分钟,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队伍停下来,在路边找了块树荫开始休息。女生们喘着粗气,发育的还不错的胸部上下起伏,让班里的一群狼看直了眼。江月清让男生们在附近转转,找找有没有适合野炊的地方。

很快就有一个男生回来说找到一个不错的地方,江月清先去看了后,又回来带着大家过去了。这里地势比较平坦,生长着成片的淡黄色不知名野花,旁边还有树荫可以避免中午烈日的暴晒。视野也很不错,一眼望去可以看到山下大片大片的农田。

看看时间都上午十点多了,一群人开始忙碌着准备午餐。女生们开始搭灶台和准备食材,男生们也自觉地去附近捡柴火。女生们手艺都还不错,一顿饭大家吃的其乐融融。收拾完垃圾和炊具,商定好下午三点半在这里集合后,大家开始自由活动。

我和林东对爬山不大感兴趣,找个树荫坐下来准备聊天扯淡打发时间。刚坐下来,却发现江月清也跟了过来。

江月清在我身边坐下,看着我们笑着说道:“怎么样,这班级活动没让你们失望吧。”我和林东点点头,今天这氛围的确还不错,也不算白出来一趟。

“你俩就准备在这坐一下午啊,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到处转转多可惜啊。”江月清问道。

“大家都去玩了,总的有个人留下来看东西吧。”我默默地装了个逼。

“哟,看不出来你思想境界还挺高。不过这种事,有我就足够了,怎么说我也是班长,你俩还是去玩吧。”江月清清眼里满是揶揄的笑意。

我撇了撇嘴,不为所动。

见我坐在原地没有动弹的意思,江月清也没继续说下去。顿了顿,她有些好奇的开口:

“我说苏平,你最近这么用功复习,看样子是准备考个好学校?”

旁边的林东也看向了我,似乎也想知道答案。

“呵呵,你也太高看我了,要是这么点时间我就能考个好学校,那每年这么多落榜的人不得找块豆腐撞死。再说了,我也不是那块料。倒是你,成绩这么好,大学准备去哪读啊?”

“我的目标是北京大学,”江月清一脸向往,“你们呢,高考之后有什么打算?”

“学霸就是学霸,果然霸气。我这学渣还没有什么打算,高考过后再说吧,说不定我超常发挥也能混个大专上上。”我对着江月清竖了个大拇指,江月清又把目光投向了林东。

林东挠了挠头:“我这成绩也没啥指望了,高考结束估计就要去爸妈那边找个厂子上班吧。”这小子平时成绩比我还差,有这种打算也正常。

这是我们第一次谈论这个话题,一时之间气氛有些伤感。毕竟大家认识了十几年,几个月后就将各奔东西。不过这路都是自己选的,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之后我们心照不宣地避开了这个话题,开始讲起小时候的趣事,吹着山间和煦的风,时间也过得飞快。

临近集合的时间,同学们也陆陆续续的返回这里,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想必对这次野炊也比较满意。江月清清点了下人数,只有一对情侣还没回来,男的叫李强,女的叫陈晓云。

大家也没在意,离三点半还有十来分钟,这两人估计去哪里腻歪了。有几个男生围成一圈窃窃私语,脸上那笑容说不出的猥琐,想来是在聊些少儿不宜的话题。

等了十几分钟,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李强和陈晓云却依旧没有回来。有人开始有了些怨言,毕竟这耽误的是大家的时间。江月清安抚了下众人,拿出手机联系两人。

两分钟后,江月清放下手机,脸色有些难看:“两人的电话都打不通,可能是关机了。”

跟李强陈晓云关系比较好的也拿出手机打了一遍,最终无奈的放了下来,看样子结果跟江月清一样。这下大家有些慌张,乱嗡嗡的议论起来。

江月清还算镇定,伸手示意大家安静,这才吩咐道:“大家别担心,他俩可能只是有事关了手机。有谁注意到他们之前往哪个方向去了吗?”

一个男生说道:“之前我看到他们往山顶去了,具体最后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好,大家分头行动去找一下,重点搜索下南边。最少两人一组,注意安全,保持手机联系,有什么发现随时通知我。无论结果如何,一个小时候还在这里集合。”江月清嘱咐了一下大家便散去。

听了江月清的安排,我不由得点了点头。这安排很合理,小界山范围也不大,一个小时足够我们大概排查一遍了。

我默默地向南边走去,林东跟上来笑嘻嘻地开口说道:“嘿嘿,依我看,李强和陈晓云肯定是找了个地方打野战,怕我们打扰所以关机了。”

“林东,你脑子里就不能想点别的啊。苏平,你怎么看?”江月清跟了上来,白了林东一眼说道,脸上似乎有些忧虑。

“呃,我又不是元芳,能有什么看法。我觉得林东的分析不是没可能,激情燃烧的岁月嘛。”我插科打诨道,内心却隐隐有些不安。李强平时为人比较稳重,不应该会错过集合时间。再说了,从吃完午饭到现在这么长时间,就算李强那方面再厉害,打两次野战也绰绰有余了。

江月清无语了,不再搭理我们,注意力放在搜寻周围的环境上。

一个小时后,我们无功而返。江月清的电话一直没响,想必其他人也没有发现。

集合完毕,确认大家跟我们一样没有任何发现,江月清的脸色变得有些沉重。李强和陈晓云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很有可能出事了。

这次大家是真的慌了,有人说赶快报警,有人嚷嚷着要回去,一时之间乱作一团。江月清也愣在一边,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无奈站了出来,走到江月清身边,拍了拍江月清的肩膀,又大声对着同学们说道:“大家安静一下,这么吵下去也不是个事。”

“苏平,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点子,说出来大家听听看。”同学们慢慢安静下来,有人开口问道,其他人点头附和,江月清也用期待的眼光看着我。

“好点子谈不上。我的意见是:我们先报警,然后大部队就可以回家了,另外派几个人去山下找附近村里的人帮忙,毕竟他们对小界山比较熟悉,可能知道一些我们搜查时忽略了的地方。还有就是尽量联系一下李强和陈晓云的家长,让他们知道情况。”我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江月清点了点头,主动要求留下来,我和林东见状也决定留下来陪着江月清。最终商定好其他人负责报警和联系失联的两人家长,我们三人负责找村民帮忙,事情有结果后再在班级群里说明情况。

和大部队在山脚分开,我们三人往距离比较近的西河村走去,刚到西河村村口,就看到一个扛着锄头的老大爷正缓缓走过来,急忙上前求助。

老大爷耐心听完了我们的讲述,略一思索,开口说道:“那两个细伢子怕是在那山神洞里迷了路,我年纪大了腿脚不好,找几个年轻人带你们去找找吧。”

我们连忙感激道谢,跟着老大爷去找村里的年轻人帮忙。

文/《最后一个阴司使者》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微信“黑岩阅读网”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14岁女酒吧坐台 衣服暴露 是教育的失败还是社会的监管不到位?

14岁女酒吧坐台 衣服暴露 是教育的失败还是社会的监管不到位?

14岁的你们在干什么?14岁的小编大概正在第一次智商巅峰时刻吧,因为上初三正在没有周末的为中考补课中,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更加精彩的经历呢? 近日一名14岁女生酒吧坐台卖酒事件在网上引起网友关注和热议,据张先生透露,就是这家位于上海南京西路和凤阳路路口的MOOK酒吧,自己年仅14岁的女儿亲口向他承认,自己就是在这里包台卖酒!张先生一开始都不敢相信,冒着寒风来酒吧找女儿,看见女儿就坐在吧台,涂

分手后水瓶座会如何处理礼物

水瓶座会直接把前任送给自己的礼物扔掉,因为水瓶座觉得前任留下的东西看到就很心烦,留在家里干什么?反正水瓶座也不在意金钱的问题,这东西留下来给自己添堵,何不把它扔掉这是处理前任留下的礼物最干脆的方式,把它送给别人,又怕别人说闲话,把他留下来,自己真的看到都会恶心,所以干干脆脆的扔掉是最明智的,所以可能刚分手,水瓶座就迫不及待的把前任送给自己的东西全部都扔掉。(完)

射手座迷妹如何痴狂追星

射手女追逐偶像,只凭一时的兴趣,偶尔刷刷微博已经算是不错的表现了,心情好的时候看看偶像在干什么?没心情的时候自己玩自己的,本来连谈恋爱的时候,射手女都会嫌有些程序太麻烦,约会可以尽量减少,却又想怎么可能会追的太勤劳了?对于射手女来说,喜欢一个偶像的概念大概就是,忽然看到感觉还不错,就告诉周围的人自己还是,很喜欢这个人,但是,你要他付出时间和精力去追逐偶像,他会觉得累的要命。(完)

天秤座の诗,你敢放到朋友圈吗?

身在城乡结合部,心在巴黎时装周,外貌协会钻石级会员。如果天秤错了,那么死不认错,翻旧账,反正天秤永远都是对的!表面上是和平使者,其实总是墙头草两边倒,是引起战争的源头。千万别让天秤选择,让Ta做选择最好只有一个选项!还有出厂压根儿忘记设置`拒绝`这个选项。锄禾日当午,天秤真辛苦 ,纠结做锄禾,还是做当午——天秤座の诗(完)

狮子座动真情的举动

狮子座三个举动证明动真情举动一:把你介绍给朋友举动二:很爱约你出去玩举动三:偶尔对你很唠叨狮子座的人是特别不干寂寞的,如果没有谈恋爱,他们习惯于在朋友之中寻找到自己的存在感,一旦他们爱上哪个人,他们就会想要天天黏着对方,喜欢找对方聊天,喜欢干什么都带上对方出去玩。如果说,你身边有着这样一个狮子座,那就多多包容吧,虽然他们偶尔会显得有点让人厌烦。但是,毕竟爱一个人是不容易的,有谁忍心责怪呢。(完)

当你成年了,白羊座成年做的第一件事是

白羊座的人,在很多的时候,都是积极努力的在做自己,而遇到任何的事情,都可以去争取得到好机会赚得收益,更重要的就是有一种冲动努力向上的精神。从小就喜欢做事情都被大人说等长大了才可以,所以一旦成年的时候,当然就最想体验一下成年人的生活方式。比如跑出去看看,那些儿童禁入的场所里边,到底都在做啥呢,都可以干什么呢。折羊座的这种做法,往往是他们想要努力去做的事,感受一下成年的感觉,享受一下成年的快乐。(完

对于12星座暗恋那些事儿-水瓶座

水瓶座   你的国际里并不短少异性,只不过大多都是敬而远之的,迟疑在你的身边算了。正本,你有一双能够放电的双眼,欠好好运用,岂不是惋惜!需求协作的时分,只需求悄悄的对你身边的那个“白痴”含情脉脉一下, “含糊”这种作业不消说就会在你的身边延伸开来。  当然了假定你想给自个发明更多的机遇,只需求一点点亲手预备的小恩惠:一点点的巧克力、糖块足以阐明疑问。虽然男子不馋嘴,可是谁又能回绝水瓶座暗香起浮

对于12星座暗恋那些事儿-摩羯座

  摩羯座   务实的摩羯座一贯是十二星座中最慎重的一个。啥都是有板有眼,不免也就有一点阳春白雪。或许你的作业会节节攀升,你的薪水会越来越厚,可是你会觉得这么就够了吗?  当有一天你放下身段,会发现本来轻装上阵的感触一番含糊,本来也挺不错的。在雨后的公司门口,做出瑟瑟发抖的姿势,当然头发要有点湿漉,香水的气味也要记住残存一点。将女人软弱的一面展示出来也不是件坏事,尽管妩媚动人的容貌与平常的你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