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露营时遇见无主孤魂该怎么做?私密资料,请勿外传!

情感写真朵米阅读2016-04-08 08:49:37

野外露营时遇见无主孤魂该怎么做?私密资料,请勿外传!事情得从去年开始说起……

那时候新闻不是爆料说青岛有天价,就是说温州出了天价窝窝头,闹得大家都不敢随便跑出去吃了。

我闺蜜沈心唯恐天下不乱,居然还在那个节骨提议说大家出去郊外钓虾。听说郊外建了一个新的养虾场,可以钓虾还可以露营,环境还不错,大家也正好是闲着无聊,便都答应了。

这不,班上加上导师二十五个人,一大早就跑到这边安营扎寨。

来到这个鬼地方我就觉得浑身都不对劲,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发生。

这里周围都是山,养虾场是附近的农户直接把山下的一个湖给围了起来,又在边上搭了不少钓虾台,生意也是红红火火起来了。

我本也是想着去找虾场老板要个钓竿过去钓几只虾的,没想到沈心这个丫头非得拉着我跑进了山里,神神秘秘的硬是说要给我看点什么好东西。

结果可好,好东西我倒是没有看到,天都黑了,两个人不仅仅在山里迷了路回不去了,还一个不小心就直接滚到了山脚,掉进了一个不知道什么鬼洞里

周围黑漆漆的,都能吓死个人。

“心儿?”周围空荡荡,冷风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地方吹过来的。

我有很严重的夜盲症,周围一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两个人掉下来,周围又黑的可怕,我压根就不知道沈心掉哪里去了,叫了半天也没有反应,倒是那风呼呼的在边吹着,让我觉得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沈心!你,你快出来啊。”我吓得都要哭了,偏偏什么也看不到,想走又怕会踩到什么东西,只能够拼命的叫沈心。

突然就觉得有个什么冰冷的东西一把抓住了我的脚踝,我顿时吓得惨叫一声,顾不上什么了,拼命的抬脚去踹那东西,只听到一声闷哼,那东西又松开手了,而我吓得腿都软了,连站直的力气都没有,身子直接往后一倒,头撞到了个什么东西,只觉得头一痛,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点光,我也来不及思考为什么我突然又醒过来了,看到有光心里一喜,赶紧就跑了过去。

周围的视线豁然开朗,我发现自己居然跑到了一个大宅子里面来了。

我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突然就看到一个人影在前面跑了过去,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居然追着过去了。

人在陌生的环境里面都是带着本能的恐惧的,可以看到同类自然想着要去靠近。

只是当我追着那个影子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居然到了一处灵堂。

周围都是白色的布挂着,有风吹来就轻轻地摇晃,中间放着一副棺材,看起来像是用某种上好的玉来打造的,在棺材上面还雕刻着精美的花纹。

整个宅子阴森森的,又看不到阳光,突然看到那么个棺材,我吓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也不敢靠近过去,却偏偏冥冥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我,靠近那个棺材。

“鬼,鬼大哥,我,我,我只是路过的,你,你不要找我啊。”我都想哭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闯进了什么鬼地方,难道我跟沈心这样一摔,居然还摔的穿越了?不过眼前的画面实在是诡异的很,我吓得直接蹲了下来,死活不肯上前。

哒哒哒,突然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在空荡荡的宅子里面这脚步声实在是来的诡异,那声音仿佛是敲击在我的心脏一般,吓得我又是一声惨叫,再次的晕了过去。

“啊--”我挣扎着醒来,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原来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

不过这个梦也实在是有些诡异了。

我轻轻地拍了拍胸口,却突然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我应该是在那漆黑的洞穴里面晕过去了,只是这里周围明显有光,而且我觉得我现在容身的位置空间有些狭小,并不像是在洞穴里面。

正疑惑着到底怎么回事,突然感觉到有一只冰冷僵硬的手,缓缓地从后面穿了过来,抱住了我的腰……

我一颗心悬在嗓子眼,呼吸都不敢太快,只觉得耳边有阴冷的风在吹,冻得我浑身的皮疙瘩一层一层的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终于意识到我到底身在何处。

我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是跑到了棺材里面去了!

“娘子,我们来洞房可好?”身后抱着我的东西,突然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我只觉得浑身僵硬,根本就无法动弹,恨不得直接晕过去了事。

身体好像被什么力量控制住了一般,居然连动都不能动,我感觉只有眼珠子还可以转动,张了张嘴,只觉得嘴中干涩难受的很,声音沙哑尖锐的仿佛不是我的声音似得。

“别,别吃我……”好一会儿,我才哭丧似得憋出了一句话来。

“呵……”那东西轻声的笑了笑,靠得更近了些,而那阴冷的气息也越发的贴近了。

棺材里面的空间不大,我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扑通扑通,从来没有觉得这一颗心可以跳的那么快。

有些尖锐的指甲轻轻地划过我的脸,“娘子好生美味,为夫有些忍不住了,可怎么办才好?”

“不,不要吃我,我,我的肉是酸的。”我结结巴巴的说着,齿都冻得开始打架了。

“该死。”就在我紧张的快断气的时候,他突然低声的骂了一句,随后我觉得浑身突然又恢复了知觉了,可以动了。

而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营地里面了,而沈心就躺在我的隔壁,还在说着梦话。

依稀可以听到,她似乎是在叫着虾,虾……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想到刚才发生的那一切,难道都是梦吗?

抬起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我却突然愣住了。

手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带着一个红色的玉镯子,而我从来就没有过这种东西。

“什么东西?”我有些疑惑的看着手上戴着的玉镯子,想要将它摘下来,只是它却好像长在了我的手腕上一般,死活摘不下来。

正纳闷这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突然外面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啊--”

我心中顿时有不太好的感觉,不过现在一个人我是真的不敢出去了,所以赶紧去推了一下沈心。

沈心还在咂咂嘴,估计在梦见好吃的了,这个吃货。

一会儿醒过来看着我,才迷迷糊糊的问道,“诺,怎么了?大晚上不睡觉的,你叫醒我做什么?”

“刚才好像是老师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出事了,你陪我去看看吧。”我小声的对着她说道。

了起来,揉了揉眼睛,那一双黑眼圈看起来有些严重了。

看了我一眼,她才皱了皱眉头,“老师?什么老师啊?苏诺你是不是在做梦?我们什么时候……”

她说着脸色突然一变,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才突然一脸紧张的抓住我,急急的问道,“天啊,苏诺,怎么回事?我,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

我听她这样一说,只觉得一阵的头皮发麻。

看着面前的沈心,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心儿,你,你别吓唬我啊,不是你提议说让大家出来郊区这个钓虾场钓虾吗?”

“钓虾场?”沈心还是有些迷糊,“哪里有什么钓虾场?我们市区里面居然还有这地方了?”

我顿时觉得整个人好像掉进了冰窟窿一般,冻得不行。

沈心看我一眼,估计是看出来我被她吓到了,才对着我牵强的笑了笑,随后拉着我钻出了帐篷。

一出去我才是真正的吓哭了。

这里哪里是什么钓虾场啊,这里分明就是一处乱坟岗!

到处都是坟头,周围黑漆漆的,却又飘着几团蓝幽幽的鬼火。

沈心的脸色也不比我好多少,不过她终究还是比我胆子要大一些的。

我腿发软,根本就一步都走不动了,咙好像被一只手狠狠的抓着一般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诺,你还记得我们怎么来这里的吗?”沈心到底胆子大,一会儿就反应过来了,冷静的问我。

我这会儿吓得魂魄都不全了,哪里还知道要回答她的问题?浑身不停的发抖,哪怕是六月酷暑,我还是觉得冷的不行。

她看我这样,赶紧的伸手狠狠的在我的手臂上掐了一把。

疼痛让我稍微清醒了一些,我有些木然的转头看了一下周围,确实是坟地没有错。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才声音颤抖着说道,“我,我们一共二十五个人,一起坐,坐大巴过来的。”

明明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钓虾场,而且大家都在搭帐篷,怎么一回头,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还是这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只是我们被什么东西迷惑了,才没有看清楚?

我觉得今天一天看到的东西,足以颠覆我过去二十年所有的认识了。

“诺,你现在还走得动吗?”沈心突然看了我一眼,轻声的问我。

我还不明白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就好像是尖锐的指甲在木板上面划过,发出那一阵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我脖子僵硬的转过头去,顿时吓得脸都绿了。

无数的手,从地上伸了出来,这些手上面还可以看到有破碎的布料黏在上面,多半都是森森的白骨,还有一些居然还挂着几块没有腐烂完全的肉。

看到这些东西,我只觉得大脑轰的一下,一片空白,手脚都是虚软的。

沈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拉着我的手,转身就跑。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了,我忍不住的回头,看到无数的腐尸在朝着外面跑过来,这个画面可是比看丧尸围城的时候惊险刺激多了,也更加的真实。

我赶紧的回过头来,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跟着沈心拼了命的跑。

突然感觉有一个冰冷的东西捂住了我的眼睛,随后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乖,闭上眼,别看。”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回事,就觉得整个人好像突然就飞起来了似得,周围的一切我都看不到,只剩下风声呼呼呼的在耳边刮过去,而下一刻,身子好像突然从高处坠落下来,却又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好好的站在学校的宿舍门口,周围空无一人。

沈心,不见了。

“心儿,心儿。”我顿时蹲了下来,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太过可怕了,一下子就击毁了我心底最后的一道防线。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的,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让我不要看的人是谁?

太多太多的疑惑,可是却都没有人来回答我。

冷风呼呼的从四面八方吹过来,我身子晃了晃,在宿舍门口晕了过去。

“苏诺,苏诺?”隐约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叫我。

声音越来越近,周围仿佛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却突然有一点白光照射进来,温暖一下子汹涌而来,让我有些接受不了。

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就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呼吸过如此新鲜的空气了一般。

床是宿舍的床,我睡的位置是沈心的。

而此时,沈心正在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看到她的时候,我莫名的感觉到害怕,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让我觉得面前这个认识了十几年的闺蜜都那么的陌生。

沈心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才问道,“搞什么鬼?你怎么会晕倒在宿舍大门口?”

“你,你到底是谁?”我看着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沈心一愣,随后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你发烧了?我是沈心啊,你说的什么傻话?”

“不!你不是沈心,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沈心呢?你把沈心弄到哪里去了?”心里一时间,悲愤,恐惧,担心,全部都涌上心头来了。

看着面前的沈心,我忍不住的对着她吼了出来。

宿舍里面还有两个女生,这会儿都是忍不住好奇的看了过来。

我跟沈心的关系最好,平时基本上都是形影不离的,很少会吵架。

只是这一次我是真的吓到了,也害怕了。

沈心闻言沉默,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有些固执的看着我。

我忍不住的哭了起来,越哭越离开。

寝室的另外两个女生见状都过来安慰我了,沈心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作。

我哭了很久,哭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才冷冷的开口问道,“昨天你鼓动班上的同学,说郊外新开了一家钓虾场,说环境很好,又说最近出了什么天价虾,出去吃虾太没有安全感了,说不定就被人宰了。结果我们到了那里,半夜醒过来,我才发现那里根本就不是什么钓虾场,而是乱坟岗!当时你还一脸无辜,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好像你根本就没有提出过要大家一起去钓虾似得。沈心,你到底是谁?你到底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沈心吗?”

其他两个女生听着我这样说,都是一脸恐惧的看着沈心。

沈心看着我们三个,突然就笑了起来,渐渐地,她眼眶里面的眼珠子咕噜一声掉了下来,在地上滚了两滚,随后她脸上的皮一点一点的脱落,一张脸变得血肉模糊异常的狰狞,而脸皮底下,还可以看到活着的蛆在不停的蠕动着,让人看着忍不住的恶心

我强忍着里的恶心,也忘记了害怕,就这样看着沈心在我的面前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终于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而其他两个女生直接就吓得晕死了过去。

“我就是这样一个东西,苏诺,现在你满意了吗?”沈心嘴角挂着残冷的笑容,声音仿佛是被撕扯过的一般传了过来。

“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苏诺,苏诺,我好痛苦啊,你快来陪陪我吧。”沈心狞笑着,身子一下子就窜到了我的面前,那冰冷的爪子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瞪着眼看着她,身子动弹不了,根本就无法反抗,只可以无助的看着那一张放大的狰狞又恐怖的脸。

她的眼珠子一下子就从眼眶里面掉了出来,在我面前的床上弹跳了两下,滚到了我的大腿边上,冰冷又粘稠的触感,让人觉得恶心,同时又将那恐怖的感觉放大了无数倍。

我觉得胸腔里面的空气一点一点的减少,喉咙的骨头似乎要被她捏碎了一般,疼痛伴随着一阵的晕眩,让我眼前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而在下一刻,施加在我脖子上的力度却是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我整个人跌到在了床上,额头撞在了架子床的梯子。

猛然灌入到喉咙里面的空气,让我难受的呛出了了眼泪。

我趴在床上,听到沈心惊恐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声音遏然而止。

我艰难的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男人穿着古代将军的红色战甲,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一张脸宛如千年的寒冰一般透着寒意,那骨节分明的手,正掐住沈心的脖子,而沈心整个身子被他半吊了了起来,头长长的吐了出来,两个眼眶黑洞洞的,另外一个眼球也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不断的有白色的蛆虫蠕动着从里面钻出来。

红色的血水,顺着她的舌头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唯一的声音跟寝室的安静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我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甚至是忘记了要恐惧。

面前的男人似乎在哪里见过,只是任我如何回忆,却始终想不起来跟他有过什么关联。

只是看着沈心这个凄惨的模样,我心里又有些不忍。

毕竟是那么多年来,关系最好的朋友,从小学到初中,又辗转到了大学。

“你,你能不能,能不能放了她?”我有些艰难的开口,喉咙仿佛是被火灼烧过一般的难受。

声音沙哑的仿佛不是我的。

男人闻言,缓慢的转过头来,那赤色的眸子,冷冷的在我的身上停顿了半秒,又移了开去。

而他手上的沈心,宛如一个破布娃娃一般,被丢在了地上。

“你确定要放了她?”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低沉浑厚,带着与生俱来的霸气,让我心头微微一颤。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声音,居然让我有一种想要跪下来膜拜的冲动。

我缓缓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看着男人,尤其是触及他那赤色的眸子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这肯定不是人,能够那么轻易的就制服沈心的,怕是鬼界里面也算是有些实力的了。

我到底是招惹到了什么鬼东西了?不过是去钓个虾而已,现在虾没有钓到半只,沈心变成了这个样子,其他的同学也不知道到底如何了,又把一只那么恐怖的厉鬼给招惹过来了。

我真的很想哭。

只是这个时候,理智告诉我,不能哭。

“恩。”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点,其实心里早就已经害怕的要死了。

要不是因为现在躺在床上,浑身又半点力气都没有,我肯定要跳起来拔腿就跑。

他只是淡淡的看着我,赤色的眸子不带半点的温度,让我觉得整个人就好像置身冰窟窿里面一般的冷。

“既然娘子要求,为夫便从了你吧。”沉默了大概有一分钟的样子,他才突然淡淡的开口说道。

这一句话,却让我顿时觉得浑身的寒毛一下子就全部都竖了起来。

我终于想起来,这个声音为什么一开始听着就觉得特别的熟悉了。

是那奇怪的古墓里面,在棺材里面突然叫我娘子的那个声音!

那个鬼,居然追到学校来了。

我想我此时的脸色肯定很难看。

“是,是,是你。”我结结巴巴的开口,几乎咬掉了自己的舌头。

他转过头看了地上的沈心一眼,才冷冷的开口呵斥,“还不滚?”

沈心如蒙大赦一般,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甚至连掉落在地上的眼球都忘记了捡回去,就一下子消失在了寝室里面了。

我还处于震惊之中,却猛然感觉到身子一阵旋转,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落在了那男鬼的怀里了。

他身上的战甲冰冷,上面的红色宛如是用鲜血染成的一般红。

我浑身僵硬,一动不动的待在他的怀里。

却听着他用无比魅惑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道,“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

我觉得浑身又一次的无法动弹了,身体的感觉还是有的,灵魂却仿佛是被人用什么力量禁锢在一个奇怪的地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我惊恐的睁着眼睛,看着那男鬼轻轻地将我放在了床上,一挥手,原本晕倒在床上的那两个女生,就消失不见了。

我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却发现根本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

他的手指冰冷,宛如是蛇一般,在我的身上移动。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伸手一勾,我身上的衣服就轻易的被他脱了下来了。

他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冷冷的看着我,那赤色的眸子,宛如饥饿了许久的野兽一般。

我听到他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伴随着冰冷刺骨的冷意,“你这身子,还真香。”

他说着还凑过来,闻了闻,随后手指才顺着小腹缓缓地往下移动。

我浑身紧绷,紧张到四肢几乎要抽搐了,如果不是因为身体不能动弹的话,我估计现在已经因为紧张过度抽筋了。

这一刻,我无比的期待会有人闯进来,破坏这一切。

可惜,这是不可能让我如愿的。

“你可知,我已经觅你多年了。”他低声的呢喃,声音依旧透着寒意,让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他仿佛熟知我身体的每一处敏感,每当手指划过,我总觉得身体一阵的战栗。

明明心里害怕的要死,恨不得直接晕死过去,好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这样就当做自己不过做了一场梦,总是可以自欺欺人的。

可惜偏偏连这样都无法做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和灵魂仿佛被分离,身体的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要敏感,反应也是诚实的很。

他仿佛是一只抓住了猎物却不着急直接吃掉的野兽,慢慢的逗弄着掌心的猎物,非得逼着它崩溃不可。

而我也确实快要崩溃了。

呼吸越来越急促,身子也越来越热,浑身仿佛爬满了蛇,那冰冷的触感让人理智都要崩溃。

许久,他才俯身,吻了我的唇。

我原本以为他会有进一步的动作,却只听到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罢了,你如今这般害怕我,我就不吓唬你了。只是你千万记住,你已是我的妻,断然不可跟任何男人有半分暧昧,否则,终究是害人害己而已。”

他的话让我有些疑惑,却在下一刻,只觉得身体一轻,便又恢复知觉了。

而那男鬼,早就已经不知所踪。

我浑身虚软无力的躺在床上,赤裸着身子,身上还可以看到有深深浅浅的痕迹,是刚才他造成的。

宿舍的门突然被推开,我感觉到有阳光从外面撒了进来。

随后就听到一声的惊呼,一个声音,从陌生到熟悉,“苏诺,你怎么回事?怎么了?你,你这是……”

是刘瑾,我们寝室的寝室长。

她跟我们并不是一个专业的,我学的是国画,她学的却是速写。

刘瑾快速的拉了被子,将我的身体盖了起来,又看了一片狼藉的寝室,才小心翼翼的问我,“苏诺,你怎么了?刚才,是不是有男人进来过?”

就我身上那情况,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可以一眼看出来,是被人侵犯过了。

我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一天之内受到了太多的惊吓,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

而且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刘瑾解释面前这一切了。

难道我要告诉她,我这一次跟着沈心出去钓虾,还钓回来了一个金鬼婿?

说出来太过惊悚,估计很难有人相信。

至少在这之前,我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不信鬼神之说,只是现在亲眼所见,又亲身经历了,轮不到我不信了。

看我的情绪不对劲,刘瑾也不好多问什么,转身去收拾去了。

其他的两个女生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了,我也没有功夫去理会他们的事情,毕竟现在看来,比较危险的人是我。

这一次去钓虾是班上自己组织的,去了二十五个人,最后却只有我一个人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当天下午,我还在床上挺尸不愿意起来,就有人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说是校领导要见我,询问关于这一次钓虾的具体事宜。

我原本是不打算起来的,毕竟我压根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似得,醒来了,我已经回到了学校了,人好好的没有破损,而其他人,却都留在那了。

至于他们到底如何了,是死是活,我是真的不知道。

只是领导召见,我又不能不去,只有起来穿上了衣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乖乖地跟着去交代情况。

这一次的事情闹得太大了,去的人尸体也没有找到,学校也没有回来。

我原本以为只是昨天发生的事情,结果到了校长室,才发现,原来距离我们去钓虾,已经过去了三天了。

记忆好像空白了一处,不管我怎么努力就是想不起来了。

校长室里面除了校长以外,还有三个男人。

一个穿着警服,肩膀还看到有四颗红星,估计是四十来岁的年纪,一脸的正气,估计是市里公安局的领导下来了。

还有一个穿着一件亚麻的对襟褂子,戴着一个墨镜,挡了半张脸,看起来倒是有些年轻,估计不过是三十左右的样子,却让我莫名的觉得有些害怕。

再来一个是一个老人家,一头花白的头发,穿着藏青色的唐装,嘴角挂着很慈祥的笑容,倒是让人看着觉得挺安心的。

我觉得这一次的事情怕是不太简单,进去以后也没有着急说话,就安静的站在一旁。

学校的校长叫冯伟涛,是一个五十多岁大腹便便的男人。

此时他脸色非常的难看,坐在办公桌后面,那一双原本就小的眼睛,都几乎要眯成一条线了。

看我进来,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恭恭敬敬的对着那边坐着的三个人说道,“这个就是这一次去钓虾唯一幸存回来的人,你们想要知道的事情,问她大概就可以知道了。”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才站了起来,“我们需要带她离开一下,等调查有了结果,会把人送回来的。”

冯伟涛巴不得他们带走我,所以赶紧陪着笑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点头哈腰的说道,“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尽管带走吧。”

我也没有说什么,就乖乖地跟着那三个人后面出去了。

走在我后面的老人看了一眼我手上戴着的红色镯子,笑着问我,“小丫头,你手上戴着的镯子,可以摘下来给我看看吗?”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镯子,有些无奈的看着那老人家,“不好意思老爷爷,我也是摘下来给你看,不过这个镯子戴上去的时候我年纪还小,到长大了以后,才发现根本就摘不下来了,只有一直这样戴着了。”

我下意识的想要去隐瞒这个镯子的来历,只希望这个老人家不要看出些什么来才好。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他那眼睛的时候,我总是有一种什么秘密都被看透的感觉。

这个该死的男鬼,莫名其妙的给我戴了个镯子也就算了,还害得我被人这样盘问,也不知道他们要带我去哪里,我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害怕的。

他们带着我下了楼,又拐到了停车场,才让我上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

这面包车看起来有些古怪,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看样子反而像是自己改装的。

我一进去,就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浑身的皮肤都刺刺的疼,胃里更是翻江倒海一般,一直想吐。

其他的三个人跟着一起上车,最年轻的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负责开车,而那老人家则是坐在了我的隔壁,那公安模样的男人,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我不适应的挪了挪身子,心跳的有些快。

关于钓虾的事情,我始终觉得心虚,而且遇到的一些事情,是不敢直接的说出来的。

那个男鬼说我是他的娘子,说不定我跟他之间还有什么特别的关系,要是被这几个人知道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把我当成是男鬼的同伙一起给灭了。

我可还不想死,我还年轻,而且要是我出事了,我母亲指不定会难过成什么样子呢。

我下意识的摩挲了一下手腕上戴着的镯子,却在那一瞬间,耳边响起了那男鬼的声音,“别担心,你只管把你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他们,他们不会伤害你的。”

我心无端的跳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老人家,才稳了稳心神。

刚才那个声音,似乎是在我的脑海里面响起来的。

我直觉自己可以通过这个镯子用意识跟那男鬼交流,估计是因为我们之间有那一层特殊的关系。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在钓虾场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有些着急,手指紧紧地捏着那玉镯子。

只是那男鬼的声音,却是再也没有响起来。

我正纳闷,却突然觉得背后一凉,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却正好对上了那老人家似笑非笑的目光,我听到他笑着问我,“小丫头,现在你还不肯说实话吗?”

【篇幅有限,小伙伴们可以选择如下方式继续阅读全文】

1. 微博或微信关注“朵米阅读网 ”私信发送数字“21”,就可以看到后续内容了!!!

2. 百度搜索“朵米阅读网”进去后搜索《傲娇冥夫么么哒》,从 第7章 开始阅读就可以喽!

敷面膜也要讲姿势,敷对了事半功倍

敷面膜也要讲姿势,敷对了事半功倍

敷面膜谁不会,面膜已经成为大多性女性每隔几天都要用一用的日常护肤用品了。但是,不要说你会敷面膜!你知道涂面膜的顺序和敷面膜的姿势吗?并不是随便往脸上贴一片面膜就万事大吉了。敷对了才会事半功倍。

水瓶座女该由哪个星座男来心爱?

被射手男宠爱最夸姣   他从不会在你耳边提起,你要承当多少家庭职责,怎么做一个好女友或好老婆。他也从不请求你去成心巴结或姑息他爸爸妈妈,假设你与他爸爸妈妈不合,他便带着你离远一点。容纳你的晚归,容纳你的兄弟众多,在他面前他只需你做你想要做的自个,没有捆绑,没有束缚,那么对等地存在着,让你的每一天都轻松自在!   排行第二夸姣的星座:天秤座

水瓶座女应当由谁来疼

水瓶座——被射手男宠爱最夸姣 他从不会在你耳边提起,你要承当多少家庭职责,怎么做一个好女友或好老婆。他也从不请求你去成心巴结或姑息他爸爸母亲,假设你与他爸爸母亲不合,他便带着你离远一点。容纳你的晚归,容纳你的兄弟许多,在他面前他只需你做你想要做的自个,没有绑缚,没有绑缚,那么对等地存在着,让你的每一天都轻松安闲! 排行第二夸姣的星座:天秤座(完)

水瓶座一人一句表达

水瓶座 我不信任持久的爱,由于我只会一天比一天更爱你 比友谊更进一步即是爱情,可以感动前卫的水瓶,不是夸大的甜言蜜语,这只会使他们觉得太书面,乃至恶感;地老天荒太悠远,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去等待。是的,我不信任持久的爱,由于持久太过于的飘渺,持久终究是有多远,谁也不知道,或许是一辈子,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一天比一天更深的爱,这么就够了,在一同的每一天都是值得爱惜的,由于会越来越爱。(完)

看水瓶座怎么玩转微博吧

水瓶座 天马行空的水瓶座可谓微博界的闻名段子手,而且他们是很有内容的段子手,写的段子具有继续的生命力,这是由于水瓶座大脑里的东西千奇百怪,思想也不是正常人能了解的,老是给人意外的惊喜,或许惊吓?但不论如何说,重视水瓶座的微博,会让你每一天都惊喜惊吓不断,日子也会添加点颜色。 尽管在日子中,水瓶座不是太会表达,存在感步枪,可是到了网络里就真实成了他们的国际了,不光喜爱跟人互动,还爱发自拍,爱把日

水瓶座女的满意郎君

水瓶女:热心日子、热心爱侣 随性、开畅又睿智的水瓶座特性就像安全套相同的性由情起,情由心生,为所欲为。水瓶的日子心境是生动与达观的,她们很懂怎样去享用日子,去方案人生。水瓶耐久都是多姿多彩的,她们的每一天都是不重复,布满热心的。所以,水瓶的挑选爱人的时分也会有一个根柢地针,那即是对方必定要有生动的日子心境,不能愚钝和单调。因为,没有颜色是日子是水瓶做不来的,平平的日子也是让水瓶感到惊骇的。因而

摩羯座“渣男友”的体现

 摩羯座   摩羯座“渣男友”的体现:不联络是由于我正在为将来尽力   摩羯座男生对女兄弟,口中永久只需“将来、将来、往后”,没有“如今”。诉苦他们几天都不联络你的时分,98%的摩羯座男生会通知你“我如今正在为了咱们的将来,拼命的尽力中”,正本意思是——本大爷很忙,没空理睬你。   摩羯座男生的心里戏很丰厚,他们通常能把你看穿,但是不会点破你,就像看戏相同赏识着你对他耀武扬威。那种“高级生物看

摩羯座渣男友的体现

摩羯座 摩羯座“渣男友”的体现:不联络是由于我正在为将来极力 摩羯座男生对女兄弟,口中永久只需“将来、将来、往后”,没有“如今”。诉苦他们几天都不联络你的时分,98%的摩羯座男生会通知你“我如今正在为了咱们的将来,拼命的极力中”,正原意思是——本大爷很忙,没空答理你。 摩羯座男生的心里戏很丰厚,他们通常能把你看穿,但是不会点破你,就像看戏相同赏识着你对他耀武扬威。那种“高级生物看低等生物”的目